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衡無腦 Chick Flicks,世界將會更加美好

2020/11/17 — 17:57

《Emily In Paris》、《The Queen’s Gambit》劇照

《Emily In Paris》、《The Queen’s Gambit》劇照

【文:走文青呀,唔該】

近來 Netflix 有兩套美劇爆紅,稍早的《Emily In Paris》和《The Queen’s Gambit 后翼棄兵》。

有一種電影 / 劇集類型叫 Chick Flicks,大概意思指為目標觀眾是女性,內容都是情情塔塔或姐妹情誼。這樣分門別派,實在不尊重又物化女性,十分可憎。#曲

廣告

《Emily in Paris》就是典型的 Chick Flick,典型的換湯不換藥 setting:女主角陽光積極但無腦(劇中男人除了同性戀之外,都會對她一見鍾情)、百般刁難的未婚老女上司、賤咀的男 / 女好朋友、隨時偶遇男主角,更狡猾的還會置入:個人意識抬頭、口號式女性主義等政治正確價值來提高立意,創造網上傳播可能。目標觀眾群已經相當固定,所以它不用探討深刻的議題,只方便 content farm 出幾篇宣傳稿就足夠了。

存在即有理,《Emily in Paris》本質上沒有問題的。只是來來去去都是個幾味,真的好無聊。

廣告

默默感謝 Netflix 推出一啖屎後,會補償一啖砂糖,後來《The Queen’s Gambit》就出現了。

西洋棋天才女主角 Harmon 性格陰暗、多愁善感,對周遭事物經常感到不耐煩與憤怒,重點是女主角終於可以有腦袋,真好。更好的是劇中沒有男主角,沒有用掛羊頭賣老套的愛情情節來干擾故事主線,真是功德無量。

《The Queen’s Gambit》不停讓我想起有一本書中寫的 “There is only one heroism in the world, to see the world as it is and to love it.” 劇中很多人都沒有 Harmon 那樣的才華,平凡人是天才 Harmon 的對照組:自甘墮落並不能解決問題,即使是個天才,更何況只是平凡人。

童年時的黑人室友 Jolene 知道自己因為膚色無望被收養,長大後靠自己存錢讀書當律師,她同時是一名情婦,但說起這件事時毫不掩飾,因為她充分明白為夢想付出的代價,也願意傾注所有積蓄只為送 Harmon 去莫斯科比賽。

第一次與 Harmon 交手的女棋手後來放棄了下棋,轉去讀醫科,她的最後結局如果成為了一名醫生,也是符合世俗成功的標準。

Harmon 的前男友 Harry 是曾經的州冠軍,他在天才面前幾乎清零,跌回凡間,成為超市經理,做一名正正經經的上班族。但當最後莫斯科的終極一戰集結成 Harmon 的前男友戰隊的其中一員,為她出謀劃策。即是代表他從來也沒有放棄西洋棋,只是在「搵食」前,稍稍讓位,變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明白自身的侷限本身就是一種天賦。人最難的就是面對自己,只要對自己誠實了,接下來才能夠勇敢生存。重點在於撕開「以為自己好醒」的假象後,沒有因此自暴自棄,依然熱愛這個世界,這就是那一種 “one heroism in th world”。

很多偏執狂的 ego 都很大,通常也是因為不肯承認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好,看完《The Queen’s Gambit》後有兩件事是肯定的:

  1. XXX in Paris 之類 “Chick Flick” 劇集老是常出現,好像又一次出現在大賣場的集體意淫,肯定不了。
  2. 肯定自己不是天才,只希望能夠像最後一集的蘇聯老人,就算一輩子做平庸的棋手,仍然早早來到天寒地凍的露天賽場。因為熱愛下棋的人總是在下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