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掂到與掂唔到之間

2019/2/4 — 11:16

《非分熟女》電影宣傳照

《非分熟女》電影宣傳照

《非分熟女》很值得看。阿Sa 做得很好,完全做到港女的「侷」和壓抑,最可惜是電影中所有性愛場面都拍得有點令人失望。所有做愛的場面就像是由男人拍的一樣,性愛的目的就只是侵入,是男人把陰莖插入女性陰道。也像是一個從來沒有真正享受過性愛的女人拍的,在她能想像的性愛中,一個到法國留過學的台灣仔吳慷仁,只要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時候,給她兩分鐘前戲,然後很快就要把她送上豬肉枱,隨便親吻幾下,再加 30 秒口交,便到了插入的時間。幸好這算是一個稍有尊重的分階段插入,而不是純粹的暴力。他的節奏算是慢了一點,比一般的麻甩佬/老公勝了一籌,彷彿這已經能消除百病,阿 Sa也不會計較什麼身心靈滿足、要什麼高潮。哎,幾經艱辛,總算是「破了處」,已經笑逐顏開。

這個與吳慷仁的第一次之後,大家也沒有認認真真地探索甚麼,問題在一夜之間已經解決了,從此生活就能夠展開新的一頁。後來怎様?原來又變成了某一種市面上的愛情,那種只有用妒忌來定義的所謂愛情。港女又再回到性壓抑的生存模式。

如果我不指出這些問題,真的對不起所有港女和師奶,因為男觀眾會真的以為女人做不到愛是因為怕痛,只要稍為慢一點就可以了。對於女觀眾,我們沒有啟發她們,讓大家可以怎樣探索和體現自己的慾望,當她們對愛情失望之後,她的出路最後都只是經濟獨立,找一門手藝,做個小生意再加跳鋼管舞就可以了。

這套戲令我回想自己在情慾方面的跌跌碰碰,曾經經歷過半生漫長的道路,所以不得不馬上寫個短訊,高度表揚自己條仔對我的百般愛護。小三的性生活有很多限制,卻因而有另一種風光。因為他可以陪伴我的時間不多,所以他常常說:「當我和你一起的時候,你想做什麼都可以,I am your slave! 」勞役一個男人,當然沒有太大難度,我們港女總不會太過失禮。最可憐卻是,即使一條仔願意做你的 sexual slave,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得到的是什麼、要他做甚麼。結果,你都是只想自己成為他心目中的一條「索女」。淫?真的很難。

而我和 Louis 的起點,就是我什麼都不用做,只是享受一個高潮。真的是什麼都不用做,不用馬上作出回報,只是袋袋平安。這一個我和他的first sex 經驗才是我對自己的身體和情慾真正的第一課。就是有一個人專心地取悅我,完全沒有要求回報,還說自己很開心。太好了,不需要平等,不需要照顧人,我就是世界的中心。在一條女一生人的性關係之中,幾時有咁着數過,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

因為這一些新的經歷,我才漸漸相信自己值得被愛,值得被這樣殷切的愛護和照顧,甚至無需面對被插入的暴力和恐懼,無需假裝被插入是一件愉快的事情,What a relief! 因為這不是性行為中必要的部份。講完。

插入對阿 Sa 是一件什麼事,為什麼要搞了四年?女性對這一個插入的感受,男性固然一直都沒有面對,女人也只是將將就就的就過去了。因為在大家的概念中,性行為就是男上女下和插入,無論是口交或是其他各種各樣的性交往,都只是作為預備插入的前奏,因為重心始終是性交。這是女性多年來沒有辦法改變的論述,所有的色情影片、性教育都沒有挑戰這個主流的論述,所以即使是女性導演,她們拍出來的電影也是一樣。於是我發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因為我條仔稍為好一點。

其實他當然都不夠好,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我所希望有的複合高潮(multiple orgasm)也不是常常能夠得到啊!要我清楚地提醒他,指明他不要直接用任何方式插入,包括手指和陽具;他要用最輕微的力量,不是陽力而是陰力去撫摸我,直到我非常強烈的希望得到插入。If it takes forever,他都要等;即使我已經快要瘋了,他也不能很方便很就手就「搞掂我」。因為這樣我才有機會把自己的不能滿足,轉換成更大的慾望,最後才會一發不可收拾!

最重要的不是任何插入的動作,卻是撫摸和在「掂到與掂唔到之間」的糾纏,兩個人甚至不需要脫清光。這不是關於男人可以得到他的高潮,也不是關於他有多厲害可以賜予女性高潮,這是關於一條女懂不懂得自己的快樂,讓自己的快樂不儲在方便的插入中被遺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