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不忘抗爭 抗疫等同抗爭

2020/3/17 — 19:24

《英雄本色》(網上圖片)

《英雄本色》(網上圖片)

文:李俊亮

接上文《藝術何價?疫症下消失的藝文界》的後話,筆者在一月底在首爾避年度歲,除觀光消閒加額外活動「搶購」口罩之外,不忘把握機會去看音樂劇版的《英雄本色》。

《英雄本色》是我輩80年代成長必看之物,曾牽起一陣風潮;五短身型學穿黑長大褸,光天白日戴「黑超」,慢動作、咬牙籤、扮Mark哥跛,甚至劇中對白「我冇做大佬好耐」、「做兄弟……」、「我發誓之後唔會俾人用枝槍指住個頭」……句句都琅琅上口。那時同學之間有樣學樣,叫做「模仿」﹔電影圈爭相仿傚叫做「跟風」。就此,連續多年的警匪片,變成港片的類型、模式、風格、潮流、代表……之後呢?變成「老本」。「跟風」、「翻炒」、「借鏡」、「靈感來自」,甚至「致敬」都可以是創作的一個源起,當年吳宇森的《英雄本色》都以導演龍剛在1967年執導的《英雄本色》為原型,而Mark哥的造型亦「參考」日本電影《追捕》中高倉健的造型。或者,真的是識「英雄」重「英雄」,之後印度、韓國和中國大陸都翻拍《英雄本色》。這個「本」,一做三十年。

廣告

模仿是藝術創作的手法之一,但透過一個「私人場合」,令廣大市民知道原來做差佬是學成龍、講口材要跟曾志偉。坊間亦推介大家以後學醫可考慮跟吳啟華、學揸飛機搵張智霖、學賭錢大你三千萬唔駛問當然是周潤發了。紀律人員透過看港產片、電視節目及唱卡拉OK,從「藝術」中活學活用幫到手,理應可以提升藝術的價值,甚至可以考慮將撥款分一些給藝文界。但相反,整個在80年代製造出來的「英雄」及「神話」就此完完全全被粉碎,一舖清袋。只是過去的成就,有幾「巴閉」也只是回憶或是懷緬,算不上經典。經典必須有一種價值、水平、洞見,甚至風範,讓後世學習及追隨,令人仿傚,以此為典範。就如近期在NETFLIX播放的 《The Irishman》,誰膽敢不識貨說那一眾演員和導演是甘草,他們絕對是荷里活中的黃金組合,典範中的典範,我相信他們沒有打算退休,因為藝術就是他們的生活,是終生的。

在過去的三十年,藝人慣常借用大台出力,衝出來呼籲大家共襄善舉。朋友,今天仍千載不變地沿用《滔滔千里心》的形式,以「歌」抗疫:《我知道》、《堅信愛會贏》、《讓世界充滿愛》、《我們一定會勝利》、《你要相信這不是最後一天》。將部分歌名串連,就如李居明為口罩加持後可加強抗疫,活學活用,《保重》。

廣告

當全港市民浸在troubled waters中,需要的不只是口罩、不是公益金、不是300億元分餅支援基金,更不是全民「回水」的一萬蚊。本來,我們都不需要以上的「水泡」,何以會陷入今天「停擺」的光景?抗疫不忘抗爭,或者,抗疫等同抗爭。

參考資料請詳見原文

(原文題為《接上文的後記》,現題為編輯擬,載於2020年2月,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頁專欄「藝評筆陣」,連結:http://www.iatc.com.hk/doc/10627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