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搭配的三個建議:中文怎麼搭英文?

2020/2/24 — 10:07

圖片出處:《香港北魏真書》

圖片出處:《香港北魏真書》

人生充滿很多搭配的煩惱。煩的地方在於:搭配是申論題,而不是選擇題。沒有標準答案的事情可真累人!不過就算是寫作文,也有一些套路可以參考。

本文擷取自「字體嗑什麼」第三季「字體嗑珍奶」的講座內容。justfont 多媒體設計師陳巧育從手搖攤必備的中英文菜單出發,談論中英搭配必須思考的課題。

搭配是一種思路

出門穿衣要搭配,吃飯做菜也要搭配。字體之間,也講究搭配。對常識來說合理與否,是關鍵。

廣告

請讀者們想像一下「珍珠披薩」這種新興的獵奇珍饈。

圖片來源:達美樂披薩。真的很好吃(非業配)

圖片來源:達美樂披薩。真的很好吃(非業配)

廣告

你是能接受呢?還是不能接受呢?實際體驗後還是不能接受嗎?談到搭配的時候,必須要做這樣的思想實驗。珍珠加披薩就是乍聽令人惱怒、對台灣人而言是幾近叛國行為的搭配。但是實際吃了一下,許多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體驗。「這東西⋯⋯怎麼會這麼好吃?我不能接受!」

這件事映照出「搭配」本身就是沒有標準答案的申論題。答得好與壞,有很大的主觀成分。有時你覺得沒道理,但沒想到搭起來效果令人驚艷;有時你乍看不合理,但人家說不定是想要表達一些事情。

不過,雖然搭配沒有標準答案,但基於社會約定俗成的默契(例如吃香腸必須配蒜頭、筒仔米糕一定要加香菜),仍有既定模式是許多人都有體驗、也能接受的。以下為大家介紹三種常見的搭配方式:

長得很像,所以很搭:和諧法

中文與歐文是截然不同的書寫系統。來自不同世界的生物,本來是不會同框的。但因為歷史課本上都有教的一些原因,現在所有人或多或少都面臨中英搭配的問題。其中一種永遠不敗的萬用搭配法,就是把氣氛相近的字搭在一起。

這就是許多讀者都已經有的認知:明體搭配襯線體(Serif),黑體搭配無襯線體(Sans Serif),圓體搭配 Rounded。這就是基本款。再怎樣都不至於出錯。但如果讀者覺得膩了,想來點變化,還有更進階的搭配。

誰說明體不能搭配無襯線體呢?台北捷運的站牌就是極佳範例。以客製化的粗明體搭配經典歐文字型 Optima,和諧而不落套。或許是因為 Optima 的「羅馬比例」也具有典雅古典感,因此與明體十分契合。外觀雖沒有完全對應,但點到為止、不刻意追求僵化的形式統一,可為城市帶來更鮮明的個性。

羅馬比例示意

羅馬比例示意

羅馬比例的來源:羅馬建築上的雕刻字體,可將 Trajan 字體視為一個例子。

羅馬比例的來源:羅馬建築上的雕刻字體,可將 Trajan 字體視為一個例子。

設計師田修銓與顏暐倫的金門縣政府標誌提案(為 graphictaiwAn 計畫之內容,2017 年版)也是一個例子。中文標準字為小塚黑體,但歐文搭配帶有襯線的 DIN Next Slab。用一般的無襯線體自然是不太會有問題的搭配。DIN Next Slab 的本體就是無襯線體 DIN,但多了粗厚的「板襯線」。這讓搭配少了點龍生龍、鳳生鳳的無聊,自然多了點驚喜。

金門縣政府標誌提案。圖片來源:田修銓提供

金門縣政府標誌提案。圖片來源:田修銓提供

和諧法的精神不在於追求細節百分之百一樣。當然,相似的細節是好的,但或許讀者可以嘗試的是抓出明確有一致性的軸線,例如厚重感、古典感、可愛感上的類似,去實驗不同的組合。可能很驚艷,可能會失敗⋯⋯但這本來就沒有標準的答案。

紅花也需要綠葉幫忙:襯托法

不是所有的字體都一定找得到完全和諧的對象。如果硬要和諧,反倒還抓不到重點。例如漢字的行書體,或更充滿變化的草書,很難找到歐文可以搭配——但台灣業主卻真心喜愛以書法當作標題、標準字,又想追求國際化,這怎麼辦呢?

有些讀者會說:歐文也有草書!18 世紀英國上流社會流行的「銅板草書(copperplate script)」不就正好能對應中文行書的飄逸自如?關於這點可能要再想一下。如果一定要把行書與浪漫的銅板草書搭在一起,看起來就會像:

沒錯。歐文標題跟中文標題都很搶眼。兩個都搶眼,就會沒重點。在這個情境中,許多設計師會採取讓其中一方當配角的襯托策略,如銅板草書體搭配仿宋體。

例如大戶屋、樂麵屋這些日式餐廳品牌,採取的策略就是讓漢字標準字特別突出,個性也因此彰顯。一旁小小的歐文就居於輔助地位而已。又例如設計師黃柏熹製作的「明好味」品牌識別:因為有較誇張的楷體書法作為漢字標準字,下面就用較為低調的、明顯更小的歐文無襯線體搭配。

圖片來源:大戶屋、樂麵屋

圖片來源:大戶屋、樂麵屋

圖片來源:黃柏熹的Behance

圖片來源:黃柏熹的Behance

可以再多方嘗試。好比說以日本 Ksw 泥姬書体當標準字,已經很有個性。如果用它內建的歐文來搭配呢?或使用又有部落感又有未來感的 Papyrus(讓 Ryan Gosling 崩潰的那套字)?把這些同樣有個性的字搭配上去,似乎都不比單純地搭配一套襯線體、無襯線體來得更有品味。

時代的遺跡:特例

只有一人這麼做,是特例。所有人都這麼做,就會變成一種語言。最好的例子就是香港。特殊的歷史,讓香港的中英搭配成為一種獨特的風格。

想到香港,就想到招牌上充滿力道的書法字體。通常是「北魏楷書」,我們也曾報導「李漢港楷」的故事。但這些漢字搭配的歐文都與書法無關,也通常不搭配同樣為古典人文風格的襯線體。香港招牌上與中文混搭英文的反倒是同樣也性格顯眼的瘦長 Grotesque 風格無襯線體。

圖片出處:《香港北魏真書》

圖片出處:《香港北魏真書》

既不符合找到共通點的和諧搭配法,也不構成互相襯托的手段。但是,只要一使用這種視覺語彙,就讓人想到香港。例如涂設計的涂閔翔幫「興記菜館」設計 logotype 時,就把有北魏楷書特徵的標準字搭配了 Helvetica Condensed,致敬香港街頭的獨特視覺印象。

圖片來源:涂設計提供

圖片來源:涂設計提供

電影《一代宗師》的台灣版、國際版與日本版的海報,都找出了一套瘦長的 Grotesque 作為英文標題。其中台灣版、日本版的漢字都是書法創作。以極有個性的書法創作,搭配極有個性的瘦長歐文,既不是和諧的作法,也不是襯托的作法,但會讓人想到香港街頭的生猛氣味。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種書法搭配歐文瘦長 Grotesque 字體的作法在台北市也有很多。松江南京、忠孝復興一帶的大樓特別常見。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中英文搭配就是這麼回事:安全的作法是存在的,例如上述的和諧搭配法、襯托搭配法,都有基本牌可以打。不愛落俗套的設計師也會想要來點驚喜,不那麼符合常規,但又合情合理。正所謂:「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不過回到珍珠披薩這個獵奇珍饈上。初次嘗試珍珠披薩時,我有感而發地說了:「心裡無法接受,身體卻很享受。」或許他們真的發明了一道了不起的新甜點呢。所以關於搭配,最好的忠告就是要靠自己實驗:你永遠不知道兩者搭在一起的時候會擦出什麼火花。

原文刊於Justfont 

Justfont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