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撰抗爭天書、繪CCTV地圖、基建清明上河圖 專業園境師的香港願景

2019/7/12 — 20:27

「我哋成日覺得專業係種『收成期』、『偽中產』,書讀咗咁多,試又考埋,薪高糧準。但係咪好似其他人所講,(反送中運動)『打亂我收成期』?」

一班成立專頁「At-grade 2.0 園境 • 願景」的 70 至 90 後園境師,和陳健波一樣,是香港中產,有安穩生活,正值「收成期」,但他們沒有斥責反送中示威者「搞亂香港」、「破壞自己的收成期」,反而深明自己擁有專業身分的同時,也多一份社會責任。

「希望其他專業見到我哋咁嘅時候,可以一齊 join 返香港人。」其中三位園境 • 願景成員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說。他們又稱希望保持低調,故不願透露身分,只以園境師自稱。

廣告

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

「At-grade 2.0 園境 • 願景」專頁成立於 6 月尾,正值反送中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

廣告

短短半個月,這群園境師製作了「Landscape 閃閃書」,聚焦從灣仔到金鐘一帶 8 個與政治議題有關的特別地標,包括從象徵殖民威權統治到民用空間的皇后像廣場、雨傘運動時變成民主教室的夏愨道,以至一夜之間成為解放軍軍事用地的中環海濱長廊等。

「似乎每個公共空間都是政治議題或政治事件的轉捩點」。

還有「痴 survey 之天眼追蹤」,他們活用園境學最基礎的 Mapping 技術指出金鐘一帶以及 7.7 九龍大遊行路線中的天眼位置,讓大眾知道其實看似自由的公共空間,權力監控卻無處不在。

最新傑作「大中華交通指南」,乍看之下以為是《清明上河圖》,殊不知是中港融合基建圖。

網友瘋傳,驚嘆連連。 

Landscape 閃閃書

Landscape 閃閃書

天眼追蹤

天眼追蹤

大中華交通路線圖

大中華交通路線圖

究竟「At-grade 2.0 園境 • 願景」團隊有多少人?「唔方便透露,其實香港註冊園境師都只有 260 人左右,總之我哋有一班人。」從人數到個別成員稱呼通通保密,他們只願透露這次是再度「出山」。

At-grade 2.0 前還有「1.0」。「園境 • 願景」最早成立於 2015 年,他們指雨傘運動後很多專業團體都希望可以運用自己身分為社會多出一分力 ,於是便成立了「At grade 園境 • 願景」,作為一個園境及公共議題的資訊交流平台,專頁大概維持了半年至一年左右。直到這次反送中運動,「我哋應該返番嚟」。

四年前,四年後,有何不同?傘後的「園境 • 願景」的定位比較「正經」,多為文字宣傳、介紹,但這次反送中他們希望用比較幽默的方式,「好似笑中帶淚咁」,讓大眾更容易去消化社會議題,例如中港關係、政府監控、社會抗爭等。其中一名園境師強調:「We Connect 呀嘛!」

At-grade 2.0 自覺不像法律界可提供有關《逃犯條例》修訂的專業知識,也無法像前線記者或醫護人員即時協助,「所以當我哋去考慮自己身位時,就用城市空間與政治之間的關係來切入」。然而每個專業都有他們能貢獻的地方。「好似我哋嘅專業,每日都要接觸公共空間,好容易睇到公共空間和政治之間嘅角力或關係。我哋想將呢個訊息帶畀市民:其實每樣嘢都有關政治,公共空間更甚。」他們強調,「政治是眾人之事」。

看似風花雪月,其實事事關心

但「At-grade 1.0」只維持了半年至一年,「2.0」是否也有期限?「冇話幾時完嘅,我覺得做得就做啦,始終專業角色就係盡一切所能去幫助社會。」他們補充指,「1.0」之所以會結束,是因為雨傘運動時的「所謂大台」都已分散,大家只好回到各自崗位。但來到這次「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反送中浪潮,「有時大家組合起來一齊發聲,推到啲 message 出嚟,係會更加強,Be water 囉。」

這班園境師又形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份內事」,「因為我哋係一個專業,有一個技能去幫助(社會運動),我哋只係做返份內事,亦都希望其他專業可以一齊咁樣為香港。」他們察覺很少專業學會肯為這次反送中運動發聲,「我哋唔想大眾覺得原來專業係咁冷漠」。其實有自己的事業,也可以在不同環境下幫助大家。

談及園境師與社會間的關係,他們用一句概括:「看似風花雪月,其實事事關心。」

園境 願景

「不過,都唔一定要用返呢個身分。」因大家都是香港人,生於斯長於斯。

園境,願景。這班園境師的願景之一是「香港可持續發展」,指的不單是環境保育,而是公民意識。「有時好多人會話安居樂業就算,但其實係應該發聲時發聲,係應該做嘅事時,勇於行出嚟,同大家一齊奮鬥,其實都係我哋嘅願景」。他們慨嘆,沒有香港人的話,園境也只不過是「浮雲」、「奢侈品」,因為任何事都應「以人為本」。

「人係最重要的重心,我哋工作中營造一個環境、空間最終都係畀人用。」政治亦然,「一個社會、一個政府服務的是人民......所以無論係設計、空間或者政制上,大家都有充分的發聲權,呢個係我哋長遠願景。」 

這群處於「收成期」的園境師,還有一個非說不可的願景——「真普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