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撰武漢疫情日記 被批助外國向中方索償 作家方方專訪回應指控 翌日即被刪文

2020/4/20 — 12:46

武漢作家方方疫症期間創作《方方日記》,在網上發布,記錄疫情下武漢生活,並批評部份官員抗疫不力,要求追究責任。這批日記外文譯本將於 6 月起陸續出版。部份中國網民狠批方方,包括質疑她以文獻幫助西方控訴中國在今次疫症中的責任。方方日前接受中國媒體《財經十一人》專訪,回應指控,但該專訪文章在本月 18 日發布後,翌日即被刪除。

今年 1 月至 3 月期間,方方在網上發表日記 60 篇。這批日記將以「Wuhan Diary(武漢日記)」之名,於 6 月 4 日推出德文版、8 月 18 日出英文版。消息公布後在中國引起爭議,有網民批評方方著作等於認定肺炎來自武漢,又因著作翻譯、出版速度快,質疑她寫書是「早有預謀」,要為外國攻擊中國、要求中國負責,提供彈藥。

日前,方方接受中國媒體《財經十一人》專訪,回應質疑。不過專訪在 4 月 18 日發表後,在翌日早晨即被封,然而網上仍有流傳原文轉載

廣告

方方在訪問中表示,自己只不過是記錄日常生活和感想,無法理解為何有人對自己如此仇恨。

廣告

「國內沒有一家出版社敢出」

對於批評者質疑,該書能夠迅速翻譯,是因為方方早有預謀,要為國際反中力量添磚加瓦,方方解釋,譯者在她的日記未全部發表前已聯絡她。三月初,她已把全球版權委託予代理人。「我這邊每天寫,他(譯者)也每天翻譯前面所寫的,這並非文學作品,幾乎都是大白話,所以應該翻譯得也比較快。」「如果搶時效,在現在這樣科技發展的時代,兩三個月出一本書並不難,有的幾天就能出版。」

她又提到,中文版暫時無法出版。「本來應該先在國內出版,之前也有十幾家出版社向我提出。但是後來有人挑動公眾對我叫罵,而且誰幫我說話就去圍攻誰,從而導致國內沒有一家出版社敢出。」她說,方方日記的稿酬會全部捐出,特別是給犧牲的醫護人員遺屬。她個人很希望日記能在中國出版,「國內的版稅收入應該比國外高很多,我需要這筆錢,為武漢那些拼過命的人做一點事。」

外國若因疫症向中國索償 不需用到方方日記

至於作品譯成外文後標題變成「武漢日記」,她則回應說﹕「上海日記,北京日記,巴黎日記,紐約日記,都有人寫過(並不是在疫情期間),難道他們都代表着那個城市嗎?」她認為,《武漢日記》是指方方的武漢日記,只代表她本人的紀錄,「別人也可以寫他自己的《武漢日記》」。她又說,如果有外國人因病毒來自中國而向中國索償,這並不需要用到她的日記,有更多傳媒紀錄、官方文件可以使作證據。

「你覺得國外律師要尋找證據戰勝中國律師,他是會選用官方的正式通報或是經過記者實地調查得到的第一手資料,還是會選用一個作家在家寫的帶着自己感想的日記?」

亦有人質疑日記中部份內容與事實不符,如大量使用二手資料及圖片。方方說,今日時今日,在網上搜集資料,並不是甚麼奇事。「我當過兩屆湖北省青聯副主席,兩屆全國青聯委員,從省人大常委到省政協常委,我開了整整二十五年常委會,你們覺得我的信源會少嗎?其實,更多的內容我沒有寫,我怕嚇着大家,我記錄的,多是已經公開的事。」「除了很小的地方有錯(次日已澄清的不算),我寫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實的。」

受暴力威脅 被披露家庭住址

此外,方方亦在訪問中透露,日記發布後,生活受到「一點影響」,包括「安全問題,受到暴力威脅,尤其家庭住址被暴露,自然要小心一點。」她又說,官方又人找過她,「但是官方的人大多有文化,我談了我的觀點,至少從表面上看,他們對我的觀點表示了認同。」

今年 64 歲的方方原名汪芳,生於南京,在武漢長大,1982 年畢業於武漢大學中文系,後到湖北電視台工作,同年開始發表創作。其中篇小說《萬箭穿心》2012 年搬上銀幕。2016 年,她曾發表長篇小說《軟埋》,以 1950 年代土地改革運動為背景,遭部分左派人士指控她為地主階級翻案、意圖顛覆中共。儘管該書翌年獲路遙文學獎,卻被停印下架。此外,她曾於 2007 至 2018 年任湖北作家協會主席,屬「省管幹部」。

中國武漢因疫情 1 月 23 日封城,方方受雜誌《收穫》約稿,從正月初一(1 月 25 日)起,每天在網上發表日記,至上月 25 日收筆,共刊出文章 60 篇。內容既有描述生活點滴,亦不乏對當局政策批評,如在終篇《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她便寫:「這些年來,極左儘管水平低劣,可他們就像新冠病毒一樣,一點點傳染我們的社會,尤其他們好在官員們的鞍前馬後活動,以最快速度傳染給眾多官員。那些病毒的感染者,反過來,成為他們的庇護人,助力他們一天天坐大。大到囂張無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會的架構,整個網絡,可任由他們呼風喚雨,隨意凌辱意見不合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