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樹窿太平洋 facebook page

    收集抗爭者心聲提煉成詩 居美港人手製明信片海外派發

    香港反送中運動繼續升溫,世界各地響應運動群起。在美國,有香港人發起名為「樹窿太平洋行動」的計劃,在網上收集港人心聲,製成詩句明信片,逐張親手用打字機打出來,送給當地人,冀將香港聲音傳達給他們。

    發起「樹窿太平洋行動」是一香港女生,於 2015 年移居美國。她接受《立場》訪問時說,由於不希望計劃有個人宣傳成份,因此匿名,僅自稱「香港詩人」。一直關心香港情況的她,曾於 6 月 12 日香港爆發大型衝突後買機票回港,卻發現自己不知為何難以緊貼局勢。

    「雨傘那時我也在,都是食催淚彈,我又不是好老,為何追不到前線呢。」

    七月初,她返回美國,漸漸想到這次抗爭與 14 年那次的差異之一,就是主動性。「大家是要想到甚麼就自發去做」。

    於是,她在運動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最有信心就是文字。」

    計劃最初只是她自己寫詩派發。後來,她邀請港人將自己的不安、悲憤、恐懼、孤獨,以至對社會和未來的感受,以他們「認為是詩」的方式寫出來,傳到加密電郵地址 [email protected] ,再由主辦人將收到的內容,製成明信片。徵集內容要求簡單,只要寫四、五句即可提交。就算投稿者寫不出詩,也可以簡單短文代替,由「香港詩人」代替提煉出來。徵稿語言包括中文、英文、法文、俄文,然最終出品均是翻譯成英文之作。徵稿沒有截止日期,亦無上限,「直至你舒服一點」。

    製成的明信片會派發給美國的陌生人,包括美國其他異見團體人士,如美洲原住民、黑人人權組織等,「把香港帶到國際抗爭的平台上,連成同一陣線。」

    We are Hong Kong's post-2000s,
    apolitical, apathetic, using only Chinese software
    This brutal state power wakes us
    We are exhausted, hopeless, but won't give up on our last option:
    Rising. 

    Age 17
    Shatin
    Hong Kong 

    樹窿太平洋 facebook page

    樹窿太平洋 facebook page

    樹窿太平洋 facebook page

    樹窿太平洋 facebook page

    除收集香港人心聲外,「香港詩人」亦會「偷字」,在網上尋找香港人的聲音,加以翻譯後製成明信片傳播,如這一段﹕

    I fear pain
    I fear death
    I fear being unable to see my wife again
    I fear being unable to see my kids again
    But what I fear most is that
    My kids cannot see a future. 

    I am a father. 

    Father
    Hong Kong 

    計劃現於柏克萊和三藩市進行,明信片已有五款。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明信片不是影印或印刷而成,它們每張都是「香港詩人」買來硬卡紙,自己親手用打字機打出來啲。至今她已派出約 500 張。

    「這些語句不是傳單,是人們的心聲,我覺得要好好珍惜,所以不想大量印刷,希望是自己親手打出來。」

    已進行派發活動的地點包括柏克萊書店 Moe's Books、Revolution Books、加洲奧克蘭的 Intertribal Friendship House。「香港詩人」表示,計劃反應不錯,特別是有色人種,看見明信片,都會接下,以至停下腳步理解香港發生甚麼事。

    香港詩人:「我們的人民在太平洋的另一邊吃橡膠子彈。我要在這邊做點事,不能再躲在家裡流淚了。」
    Moe's 書店:「我們也有在看香港的新聞。請告訴我們我們可以如何配合支持。我們可動員這裡的人,做些行動。」

    香港詩人:「我們香港的年輕人那種無助和絕望是難以形容和比較的,是無有退路的抗爭。」
    Revolution 書店:「我不明白在香港的人這麼勇敢,行動是這樣堅決。這裡美國的人卻走不上街,不能動員像香港一樣的群眾集體運動,對抗這裡的極權。」

    她說希望,若計劃反應良好,可「遍地開花」,在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地舉行。她並指,以照片拍攝記錄每張明信片後,或能在美以港人集體身分結集出版《香港人抗爭詩集》,把香港的聲音傳得更遠。

    「香港詩人」指,她希望計劃可以「把香港和香港人以為世界沒有聽見的聲音,有血有肉踏踏實實一對一的告訴外國人」,一方面舒緩港人情緒,另一方面在國際社會上呈現一個優雅、真誠、有血有肉的香港。

    「我不會放棄用我所長、用我所思所想去為香港出力。然而我不是領袖,我只是普通人。和大家一樣,我只是黑池中的一滴水。」

    樹窿太平洋 facebook page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