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10/11 - 14:34

改變皇都命運的民間力量

皇都戲院

皇都戲院

前皇都戲院這座建築,也是前「璇宮戲院」,由新世界投得,初步看來,整座建築將會被相對認真地保育,接下來它的保育顧問委員會中,將有何培斌、吳俊雄、吳韻怡等對文化和建築有深厚認知的專家,讓人有點信心,它不會像其他典型政府保育計劃般,被變了不倫不類的怪物。接下來除了留下外殼,它的用途和管理,可否讓公眾跟它產生好的互動,非常關鍵,消息指它有可能再成為表演場地,也是樂觀的方向,雖然仍須各方密切留意。

但除了這些top-down的計劃和皇都戲院被保留下來這件事本身,同樣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促成這一切的、鬥後的民間力量,非常強大,可說是反映了整個2010年代公民社會的精神:在這新的時代,香港公民社會跨界別而有想像力的協作,有力生產出打動整個社會的論述和意念,將一些美好城市應有的價值,傳播到不同界別,帶來真切的影響和社會改造。

皇都campaign的案例,成功將「古蹟」的傳統定義拉闊,講清楚戰後建築和庶民文化史的重要價值,本身這過程,就是一場powerful的公共教育。這場campaign,由Walk in Hong Kong(活現香港)牽頭,連結大量關心皇都戲院的人,成功讓古諮會改變皇都的評級,從三級歷史建築變成一級,不只是個「爭取過程」,更是在背後牽引出一場社會對話——而這種對話,皇都的case不是孤例,在2010年代,在城市的許多角落,其實都有近似的公民力量在努力耕耘,創造一個又一個「希望的社群」。

廣告

這種力量和連結的模式,是在利東街、天星皇后、菜園村等案例中已可見的,公民的意識一步一步在改變,到了2010年代,更在不同場域中,不斷再現和演化。

新的公共價值、具創造力的實踐、加上對香港文化更深刻的關懷,是這些「希望的社群」所建立的、屬於香港人的共同資產。這種bottom-up、民間連結、企圖將美好價值帶入香港的力量,一直在累積,但即使有這種力量,民間也並非時時「獲勝」,皇都的案例,可說是難得了。

我特別想趁機邀請各位朋友看看一份你未必讀過的文件和一頁編寫精美的懶人包。2016年,Walk in Hong Kong花了三個月,自行為皇都完成了一份研究與專業文物價值評估報告,這二十頁的文件,肯定有份改寫了歷史,促成了我們今天見到的結果。而它所編的「舊皇都戲院評級爭議懶人包」,也是上好的教材,示範如何通過好的訊息傳播,推動社會改變。

【舊皇都戲院文物價值評估報告】

【舊皇都戲院評級爭議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