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與香港人的成長

2020/5/24 — 9:13

動畫《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截圖

動畫《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截圖

成長的電影往往是會讓你心如刀割的,因為不單只故事中的主角因成長而帶來的身份及責任而被逼「斷捨離」,與故事中的主角一起成長的觀眾們亦會沉溺於這個令人戚戚然的悲劇之中。《反斗奇兵》如是,《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也如是。

有誰想到原本在享受烏托邦般的「被選中的細路」,會因著成為成人後失掉了無限的可能性而被逼與拍擋多時的數碼精靈作出分離。成長不是罪,亦是無法逃避的。但是,現實就是要如此的剝奪人一直認為屬於自己的東西。若你是香港人,你定必深明於此。

面對失去,故事中的反派就作了一個「留戀」的選擇,留戀於過去的片段及感受,將之後失去了數碼精靈的記憶嘗試進行封印。說實話,這是相當的「人性」。有誰想作出改變?有誰想面對失去?有誰想面對傷口?但是,吊詭的是,如此的封印,豈不是正正把未來的可能性完完全全的捨棄掉嗎?

廣告

記憶最為迷人的地方是,會因著接腫而來的事件而慢慢的變得不同,優化或是扭曲。所謂優化,就是將記憶帶給你的意義,隨所發生的事而昇華。所謂扭曲,就是可能隨仇恨、抱憾而妖魔化他人。

封存記憶,起碼,可以讓自己不用向前的面對人生,沒有被優化及扭曲的可能。或許這也是不少人的願景。

廣告

但是,就如反派所建構的「烏托邦」般,沒有靈魂的思想,只有以往跟數碼精靈一起的片段如「魚樂無窮」般重播,痛苦、失望,甚麼也不用經歷,這真是人所需要的嗎?當然,這是動漫所描繪的超現實,但在現實中,這「反地心吸力」的「浪漫」為人帶來的只會是不斷的失望而引致的記憶扭曲。

太一及亞古獸選擇的卻是繼續堅持當初作戰冒險的精神,哪怕要付上代價,但這起碼是繼續的延續及創造數碼精靈和數碼世界所渴想,關於人及數碼精靈共生的可能性,結果就出現了再進化的新可能性。除此以外,這更可以為自己跟數碼精靈的經歷繼續編寫故事及編寫人生中的意義,不斷的昇華自己的人生,並在他日優化自己的記憶。

《馬可福音》第一、二章的耶穌亦是如此,當馬可在記述完了耶穌戰勝了污靈以後,就是描寫耶穌「一出會堂,就同著雅各、約翰,進了西門和安得烈的家」,而耶穌在西門及安得烈家裡所做的事就是醫治西門的外母。

一個醫治接著另一個醫治反映的不單單是耶穌的能力如何的驚人,亦不只是馬可的筆鋒如何的凌厲,鏡頭轉接十分快速,這是在側面的刻畫耶穌的性情及取態,祂就是不會留戀在自身的能力及所作成的神蹟所帶給祂的記憶及感受身上。

反之,誰有需要,祂就會馬上的撇下手頭上的東西、滿足感而進到有需要的人的當中作成祂要作成的工。祂所作的就是不斷的創造可能,哪怕不知何時受逼迫,何時要離開。

說到這兒,身為香港人的你或許也明白我的立場。留戀過去所享有的是否吸引?當然吸引。更有屈服而換取的衝動。換個平台再繼續留戀?相信也有不少人如此選擇。

然而,趁著所擁有的仍未完全消失,在能力上可行的空間中繼續奮力而戰,或許為自己的未來也可以創造更大的可能性。

香港人,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