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化承傳這事兒

2020/2/10 — 15:23

正在跟同學們研討的…. 阿平 (譚偉平)

正在跟同學們研討的…. 阿平 (譚偉平)

回流香港剛滿十周歲,由於撮寫藝術評論,每年嚴夏總跑遍五台山,觀摩不同院校畢業展,漸漸歸納得好些印象:無論學生數量、作品悅目水平和完整性,浸會大學藝術系正努力追趕並企圖超越中文大學!

年廿九應譚兄偉平邀請列席中大MFA 課程,乃節令收爐前最後一場研修,內容環繞Boris Groys 跟孫周興vs.司徒立兩篇文章落墨,與會還包括何兆基老師;孫司二者就Cezanne和現代文化之剖析委實叫人難以下嚥,司徒氏把「現代性」概括為「無非三個內容:民主、科學及主體性」,完全遺漏了經濟這決定性板塊,漠視Modernism 不外乎工業革命之表徵,忘懷近代資本家斂財,剝削出翻天覆地的Communism,放任馬克思自Das Kapital突圍,掀翻世界均衡,徹首徹尾改變過時代局勢......

嚴師出高徒,拜師儀式中除了斟茶、拍照、訂立契約之餘,未知是否有跪叩等環節?

嚴師出高徒,拜師儀式中除了斟茶、拍照、訂立契約之餘,未知是否有跪叩等環節?

廣告

反之Groys 循視覺藝術為切入點,明言西方長期倚賴矛盾作主軸,利用正反軌軋相沖迸發邁步火花,這種思維源出十九世紀Progressivism,譬如科學瞄準前人未趨盡善的定律拚勁維新,甚至推倒重來,生生不息。

廣告

文化承傳進程彷彿一座迷宮,有心人只能努力探索,卻不會預知出口在那裏。

文化承傳進程彷彿一座迷宮,有心人只能努力探索,卻不會預知出口在那裏。

上述革新狂潮彷彿不死鳳凰,讓歐美國力蒸蒸日上,亦替我提供過指引:浸大藝術系的魚躍龍門主要仰仗數字等評核標準,人多勢眾,標榜學員成功起跑,中大則擁抱華夏承傳重擔,結果人才與資源大幅陷落東西兩難的文化泥沼⋯⋯ 往深層細想,藝術跟哲學並無二致,真諦埋藏於坦誠兌現「我是誰」,鐵定進階巴別塔的門檻,通過不懈省思與自我糾正,孕育出對時代、崗位和未來具備前瞻的有心人(知識分子),釋光發熱,雖說路途艱巨, 卻能促使本土文明驕傲地踏出下一步,且說兩個教育機構方針迥異,然則百年樹人,碩果仍有待歷史作下回分解。

(原文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