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影 PhotogStory

顯影 PhotogStory

顯影( https://photogstory.com/ ) 是個關注影像及攝影師故事的平台,採訪香港及國際攝影師之餘,也會從日常生活入手,重溫經典照片背後故事。

2020/6/23 - 10:24

文革攝影師李振盛逝世 終年 79 歲

文革攝影師李振盛日前在美國逝世,終年 79 歲。

1966年,26歲的李振盛任職《黑龍江日報》,除了報社的攝影任務外,他也把批鬥、槍決、紅衞兵打砸搶燒——他稱之為「抹黑文革」的負面照片一一拍攝下。紅衞兵批鬥的畫面,其他記者都視為沒用的照片,一來不僅不能登報,更有可能會惹來被批鬥之禍,當時李振盛要等報社的同事下班後,才敢在黑房裏沖曬底片,再藏於抽屜暗格裏。他一直把攝影老師吳印咸的話記在心中:攝影記者不僅僅是歷史的見證人,還應當是歷史的記錄者。文革期間,他感覺自己有一種朦朧的歷史使命感,「所以我的想法是先把它記錄下來,留待後人評說。」

廣告

1974年,哈爾濱鐵路局人員在火車上與群眾一起開展「批林批孔」活動。

1974年,哈爾濱鐵路局人員在火車上與群眾一起開展「批林批孔」活動。

1966年,《黑龍江日報》職工批鬥省委派駐報社的「文革工作組」組長駱子程,這樣的場面在文革初期日日上演。

1966年,《黑龍江日報》職工批鬥省委派駐報社的「文革工作組」組長駱子程,這樣的場面在文革初期日日上演。

十年間拍攝近十萬照片,包括許多敏感畫面,當年他有預感自己將被批鬥,於是將底片藏於家中地板底。九十年代移居美國後,這批敏感照片才得以重見天日,並於2003年編集成六種外語的文革攝影集《紅色新聞兵》(Red Color News Soldier),中文版在2018年面世。「記錄苦難是為了不讓苦難再發生,記錄歷史是為了不讓歷史悲劇重演。」他在書中如此說道。 《紅色新聞兵》有別於一般攝影集或歷史書,李振盛將自身經歷與文革歷史結合,讀來更引人入勝。當時兩位攝影大師Robert Frank與布列松閱讀此書後,均主動邀約見面,布列松還破天荒地與他合照。

1968年,紀念毛澤東暢遊長江兩周年活動時,眾人在下水前閱讀《毛語錄》,以防在水中迷失方向,李振盛說當時沒人願意捅破這荒唐行為。

1968年,紀念毛澤東暢遊長江兩周年活動時,眾人在下水前閱讀《毛語錄》,以防在水中迷失方向,李振盛說當時沒人願意捅破這荒唐行為。

1969年,駐守黑龍江的空軍飛行員,在停機坪前學習《毛主席語錄》。

1969年,駐守黑龍江的空軍飛行員,在停機坪前學習《毛主席語錄》。

兩年前推出中文版時,筆者曾有機會與李振盛先生越洋傾談兩個多小時,印象中的他非常健談,說起文革往事細節歷歷在目。舊事重提,他也覺得好笑,他一早明白,當一切為政治服務時,新聞工作者也要為黨服務,「見報就是政治需要,不見報就白白拍攝了,而且多見報還能多派發菲林呢。」當時人人讀《毛語錄》,游泳健兒下水前、飛行員起飛前都要讀,李振盛在書中寫道:兩名空軍飛行員在起飛前一起學習《毛主席語錄》,以免在飛上藍天後迷失航向。如今讀來覺得荒唐,可這就是當時的政治現實,「人人都穿着那皇帝的新衣,誰也不願去捅破。」

1967年,哈爾濱十萬群眾雲集松花江邊,紀念毛澤東暢游長江一週年。

1967年,哈爾濱十萬群眾雲集松花江邊,紀念毛澤東暢游長江一週年。

1976年,哈爾濱市十萬群眾在廣場集會,慶祝文化大革命十週年。

1976年,哈爾濱市十萬群眾在廣場集會,慶祝文化大革命十週年。

1968年,哈爾濱;一般攝影記者不會拍攝槍斃的畫面,李振盛出於好奇也把它拍攝下來。

1968年,哈爾濱;一般攝影記者不會拍攝槍斃的畫面,李振盛出於好奇也把它拍攝下來。

被埋藏的菲林 重現文革荒唐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