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一年,我們快樂 / 不快樂?

2020/1/18 — 10:36

圖片來源:Trial and Error Lab

圖片來源:Trial and Error Lab

【文:Gi @ Trial and Error Lab;圖:Andy Wong @ Trial and Error Lab;圖片設計:Gina @ Trial and Error Lab 】

「當全香港人在經歷這麼重要的事,我又怎算捱苦?」Terrence @ 香港紙膠帶 HKMT

廣告

新一年,心情有點複雜;回想過往大半年,有時哭,有時笑,但多數只能苦笑。對於以文創產業的朋友,當社會同經濟狀況跟過往不能同日而語時,如何渡過 2020 年?Terrence 分享他過去大半年的經歷:「當全香港人在經歷這麼重要的事,我又怎算捱苦?」

2018 年初,Terrence 主力創作富本土特色的紙膠帶(Masking Tape),創立品牌香港紙膠帶 HKMT,巴士站、電車站、路牌等皆為其 signature 圖案紙膠帶。他同時為 Trial and Error Lab 今屆的非駐場實驗室伙伴。

廣告

去年秋冬收入驟減

Terrence 這幾年經常擺秋冬手作市集,據他觀察:「每年 11 月至翌年 2 月的手作市集對手作工藝師很重要,因為聖誕節、新年為全年主要收入來源,年輕人會去市集買獨一無二的手作來送禮。」紙膠帶價錢門檻低,他指生意一直不錯,「記得前年同期我連續六個週末擺市集,很忙碌,生意亦很好。」

但去年 9 月之後,不少市集取消,例如大型的 Pinkoi Market、MTO 紙膠帶市集都沒有了,不單令市集愛好者失望,檔主更加大失所望。「其實我已一早報名,也預備好貨品。另外去年我只成功在 JCCAC 市集擺檔,但人流相當淡靜。」手作市集於去年 12 月下旬至現在,才似有復甦跡象。

他未計算去年實際收入跟前年差距多遠,但預計少兩至三成收入。「我全職做紙膠帶後,收入比以前上班少,其實影響頗大。」他惟有開源節流,生活再樸素節儉。

專心嘗試更多再上路

Terrence 有否因為收入驟減而擔憂?「那又沒有,畢竟反修例運動是全香港人的事。有人跟家人關係破裂、受傷,甚至一世也不能返家;我所面對的,只是很小很小的事。

當市集取消,訂單亦大減時,他的清閒時間多了,意外地能夠做好兩件事。「之前我一直忙於跑市集,沒時間鑽研技藝。其實我一直希望學好用紙膠帶拼貼成畫,現在可以看書、多嘗試、做練習,發展這香港較少人做的手藝。因為紙膠帶除了黏貼以外,其實可進一步成為作品。」

另外去年 10 月他開始參與為期大半年的 Trial and Error Lab 一系列課程之「小型手作品牌營銷技巧提升實驗課程」,「我並非讀設計同藝術出身,這課程很多理論跟應用,例如品牌設計、包裝及顏色使用等我也不熟悉;如果像去年般,每個週末都要擺檔,那就一定沒時間溫習。這段日子,我可以花時間做功課,好好了解品牌忽略一直的地方。」

生計對手作工藝師是一大挑戰,但 Terrence 知道他不急於一時去追生意額,現階段想多作嘗試:「今年我想 rebrand 品牌,重新設計 logo、咭片、包裝等;又想學好 pantone 令用色更精準,總之很多東西想做。」畢竟文創事業需要慢慢累積:「不如我先做好自己,長遠而言,自己與品牌才有未來。」

「我的新年願望,是改變香港人的消費模式。」小宛 @ 墨皮

簡單一句「新年快樂」,今年可能很難說得出口;身為手染皮革師嘅小宛頗有同感:「去年下半年,心情一直不好,這麼多年輕人過身,真的很傷心。」而令她感到無力的是,除了罷工與遊行,如何改變現狀?

訂單驟減的意外收獲

小宛成為 Trial and Error Lab 實驗室伙伴近兩年,主力營運品牌墨皮,創作客制化手染皮革銀包、皮袋等,以獨創的「極光印象」、「墨之流動」系列見稱。每年大時大節,皆為其旺季。但去年秋天開始,她坦言訂單減少,而當有罷工日,她都會停工:「這段日子,大家都很難過,沒有事情重要過彼此仍然安好。我會坦白向客人解釋未能出貨的原因,感恩客人都很體諒。」

以前訂單佔其整份收入 7 成,但機緣巧合下,去年下半年她轉變了營運模式,抽更多時間教工作坊:「或者是以前的客人、學生記起我,所以近來教多了工作坊,佔收入約 7 成。教班很有意義,能接觸不同團體,例如弱能人士、婦女等,當看到他們成功製作屬於自己的皮革品,我也很滿足。」

教班為小宛帶來稍為穩定的收入維持生計,她指體會了兩件事。

「市道差、訂單少的確艱難,但正正考驗有否打好基礎;如果我沒有一直用心創作、做貨,就不會有人找我教班。另外,因為我們做的是本土創作,要是獨特的手藝,深信一定有香港人欣賞。」

嘗試團結文創力量

正所謂「生於斯、長於斯」,小宛自覺「有種責任」令所愛的地方和人更好。早前她就把部分收入捐到支持的單位;她亦首次創作帶有支持香港人信息的皮手帶作義賣;教工作坊也聘用年輕人做小幫手。

小宛最近更跟一班手作及文創界朋友,希望一起改變香港人固有的消費模式;他們計劃未來鼓勵人少「淘」平貨,更多地支持本土有理念又有水準的手作工藝。

經營個人品牌已經不容易,要表明立場,的確需要極大勇氣;但團結相同想法的創作人,並嘗試長遠改變香港人消費模式,她認為絕對值得

想起最近很流行一句話:「每一次你花錢,都是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我們想要怎樣的 2020 年?想要香港怎樣的未來?或者基本步,正正由你的錢包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