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海誠《言葉之庭》: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

2021/2/17 — 12:56

從《你的名字》,浪漫的時空穿梭,新海誠之名,廣為人知,不再陌生。那些動人配樂,唯美畫面,為愛奔跑的情節,新海誠式打動了許多人的心,希望自己也是主角之一。

相對新海誠的近作,如《天氣之子》等,《秒速五厘米》、《言葉之庭》,貼近生活,沒有神話,沒有巫術,情節恰如你我人生。或許不夠Drama,像喝一杯好茶,回味再三。

2013年上映的日本動畫,《言葉之庭》約四十多分鐘,故事淺白平實,卻敘述得如詩般美妙、短暫。十五歲的高中一年生,秋月孝雄,遇上了二十七歲,雪野百香里,年長許多的女子。

廣告

單看背景,他們彷彿是兩個世界的人,卻在新宿御苑,即東京庭園,此地相遇成為了連繫兩者的橋。庭園讓他們脫離固定身分,暫別日常行程,相知相惜。

廣告

庭園乃所有人能進入的空間,必須施上魔法,新海誠特意安排的雨天,是時間的約定,也排除了他人介入。秋月在雨天蹺早上的課,由忙碌日常的地鐵,走進庭園小亭,遇見雪野,自此相逢在雨天。

雨中庭園,排除了現世,世界餘下彼此。首次偶遇時,秋月覺得雪野似曾相識,雪野看見他的校服,唸出詩歌,就此回應: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

秋月即使知道出自《萬葉集》,仍不得其解。情深深雨濛濛,神秘女子,浪漫和歌,只在下雨的季節性邂逅,庭園的悠閒散漫,諸種重疊的要素,構成了脫俗唯美的約會。

隨著情節推進,陽光的現實也漸漸揭曉。秋月家庭的父母和平離異,哥哥即將搬遷,他和父母的互動,反顯得其遠超同齡的成熟,放學專心返工,皆因有一個製鞋師的夢。

秋月眼中,聰明、成熟的雪野,並不完美。她暫失味覺,恆常飲啤酒、食朱古力的重口味;月台嘆息,皆因被壞學生針對,無法回校面對;還有戀情的挫敗,令她失去了走下去的力量。

兩人祈求明天下雨,在庭園撫慰彼此的心靈。雪野吃了秋月分享的便當,重新感受食物滋味,秋月對雪野首次訴說夢想,決意為她造鞋。

為了尋找靈感,雪野讓秋月量度、繪製腳掌。首次的身體接觸,秋月既有製鞋師的專家,同時又有幾分戀人的溫柔,撫摸、輕放,希望製造一對,能支撐她走下去的鞋。

故事推進,雨季結束,秋月在學校撞見雪野,原來雪野是該校國文老師,因學生針對離職。在雨天之外,兩人沒有對話,默默對視。之後,秋月激動得和三年級生打架,滿身傷痕。

在沒有下雨的一天,秋月忍不住走進庭園,心有靈犀一點通,雪野早已在此,久別重談。秋月知道雪野當初唸詩,乃其身分的提示,他亦查閱了這首詩的答歌,為她誦詩: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若汝願相留,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

此時,一陣比以往更強烈狂風暴雨襲來。鏡頭一轉,秋月進入了雪野的家,如此親近,乾衣、煮食、談笑,發乎情而止於禮。

雙方認為,這一刻,或許是最幸福。秋月向雪野告白,她卻說自己即將搬回老家。年齡、師生,是巨大的社會障礙,難以跨越。秋月馬上道別離開,留下雪野獨自哭泣。

相對新海誠愈來愈誇張,無限氣的長跑情節,雪野回憶兩人相處,想及秋月誦讀答歌,本是身分的謎題,卻驚覺秋月早已借此表白,她在樓梯間奔馳和跌倒,重拾有力堅定的步伐。

秋月在樓梯間的轉角,流著淚責罵雪野。他一直以來遙望著她,一廂情願追求自己的夢想,孤單的痛苦,勉力成熟的無奈,反駁的愛意。

雪野緊緊擁抱了他,在雨中,訴說真情。她害怕恐懼,因和秋月相遇,才得到力量前行,兩個世界,庭園間言語開支散葉,如斯浪漫。

《言葉之庭》留下開放式結局,分別兩地。彼此亦有書信連絡,秋月希望有一天去見她,而新海誠後來補完的小說版,Happy ending,四年之後,再度相約於下雨的庭園。

其實,不論秋月、雪野最後有否重逢相戀,兩個本應遠隔千里的世界,在雨庭的彼此療癒,身分、庸俗之外,心靈的邂逅,詩歌的問答,早已成為他們的鞋,支撐他們,邁出腳步走向未來的人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