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圓》「重置」對談五:我們是AI的玩偶還是自由的人?

 

《方圓》編按:文學及文化季刊《方圓》,每期都邀請各領域的創作人、評論人就文化主題對談。「重置」一期請來四位香港作家、文化人交流生活體悟與創作靈感。以下節選部分內容,原文約一萬五千字。

 

時間:2021年5月24日

地點:艺鵠ACO

主持:

鄧小樺(作家,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方圓》總編輯。以下簡稱「樺」。)

與談人:

紅眼(專欄作家,影評人。《藝文青》總編輯。以下簡稱「紅」。)

朗天(作家、評論人、文化策劃及論述推廣者。以下簡稱「朗」。)

陳燕遐(獨立學者,一直從事大學語文及文化教育,研究動物文學及自然寫作。以下簡稱「遐」。)

鄧烱榕(前《號外》主編,現兼職編劇。以下簡稱「榕」。)

 

榕:Elon Musk研發了腦內晶片,聲稱可以讓盲人看見、聾人聽見東西,雖然未到人體試驗的階段,但也不遠了。他聲稱研發是為了醫學用途,但這必會牽涉到意識轉移,譬如我把自己的數據轉移到電腦,那麼這部電腦會不會有了我的意識?是不是還可以下載到另一個人身上?我是不是會有永生?我們當前的科技已經發展到虛擬世界的意識轉移這些地步,像《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一樣。如果這些科技實現了,並被應用於監控上,那麼一切都在掌權者控制之中了。

還有另一種說法,現在這個世界其實已經是AI創造出來的虛擬世界,我們都是實驗體。如果人類的科技繼續發展下去,一定會創造出虛擬世界的。如果人類接下來行差踏錯,背後操控的AI隨時都可以將這個人類文明重置一次。

朗:這和宇宙常數、人擇原理相似。宇宙有無限的可能性,之所以會成為現在這樣,是因為人選擇成為這樣。但最重要的問題還是發生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現實層面。即使有星球衝擊過來,人類還是會製造出一個shelter來避難。

榕:大家會付錢買這個shelter,然後飛去火星重新開始,發展火星資本主義(眾笑)。

樺:應該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這些趨勢?把它當成必然嗎?

榕:你不會看穿它到底怎樣發展的,它一定是step by step地實行。就像外星人問題一樣,特朗普之前簽署了法案,要求今年六月公布相關的機密文件。如果外星人真的存在,或者其實是某個國家的高科技飛行技術也好,此前幾十年荷李活不斷拍這個題材的電影,讓大眾習慣它的存在,早已經為公布做準備了。Elon Musk也一直在向我們預告要上火星、植入腦晶片。從Bitcon到狗狗幣也是同理,讓人猜想是否會產生一個新的虛擬貨幣體系,不再用鈔票、硬幣?而大家其實已經在購入這些虛擬貨幣,只要有利可圖就輕易接受了。這些潛移默化、溫水煮蛙的方法已不斷地應用,讓大眾可以欣然接受、過渡、甚至期待新的世界秩序。

樺:所以不用擔心適應不良。

榕:如果你是有所謂獨立思考的話,就會不適應。做港豬是很容易適應的,既得利益者也會主動參與這個遊戲,但如果你想抗衡的話,就會成為異類,難以融入這個新的世界秩序。

樺:人類科技似乎是看不見出路了,那麼在神秘學、宗教方面又有沒有重置的可能?

榕:以色列得到特朗普的支持,打算在聖殿山上興建聖殿,而聖經預言當人第三次興建聖殿,就是基督降臨之時,也就是末世了。New Age的揚升是追求靈性,但我不是很吃這套。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全息宇宙論。一些物理學家透過數學推論現在這個宇宙只是從一個二維表面投射出來的,這也可以和量子力學、相對論結合起來解釋,當然當中還有很多東西有待驗錯。如果這個設定是真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一切事情都是命定,所有人都沒有自由意志,只是那個二維表面的扯線木偶,一切都寫好在上面了。

到了這個地步的話,我就可以接受了,既然一切都已經被安排好,那我就go with the flow吧。我們會覺得自己有選擇的自由意志,是因為未來仍然是未知的,但如果我的人生完全有劇本可循,我反而覺得很有安全感了。我如果注定要慘死的話就慘死吧,反正再輪迴就會有其他安排。對我來說,輪迴不是線性的,或許也可以回到過去做秦朝人,下一輩子可以體驗其他時空的話,那就下一輩子再算吧。我因為有這個信仰而沒那麼懼怕現世。全息宇宙論仍未被完全證實,所以對來我說還是一種信仰。

紅:這很有趣,如果人生一切都是命定的,你是怎麼去寫劇本?

榕:因為自身還不知道下一步會是怎樣,所以覺得還有創作的空間。為甚麼創作有時會靈光一閃?可能就是從那個二維表面下載到了一些東西,就像榮格談的集體潛意識,透過某些法門突然成功接通。我有時覺得自己的寫作像扶乩一樣,當然一開始會設置大框架,但寫的過程中,內容會像有生命一樣自行發展。

紅:我也有類似的想法。我會覺得自己是一部殘缺的機器,而故事其實並非我自己原創的,本身就存在於某個空間,我只是將它下載了下來,但因為我是廢的,只能下載到一小部份,狀態好時就能下載到多一些。

朗:但這樣才反證得了我們有自由意志。正因為仍然有不確定性,我們仍然不知道這個下載的機制是怎樣的,那麼我們就是自由的。問題在於我們採不採納一個模型來將這些不確定性解釋成確定性。無論靈感是從哪裡怎樣拿回來,都不是我們能夠猜透的,在這裡人就有選擇。因為靈感不是站著白等,而是要去捕捉回來,所以自由意志是存在的。量子力學也支持自由意志,但不知為何科學家偏好統一場論,企圖論證上帝不擲骰,上帝擲骰這個講法是對愛因斯坦很大衝擊的,而我也傾向偶然性是存在的。

 

《方圓》文學及文化專刊 二〇二一年春季號 總第八期
出版:香港文學館

總編輯:鄧小樺
專題編輯:鄧小樺 查映嵐   創作編輯:鄭政恆
評論編輯:朗天         學術編輯:張歷君
視藝編輯:查映嵐
執行編輯:賴展堂

網上訂購:http://www.hkliteraturehouse.org/shop/rre423937pngsajaw522exsrmp9gz4-ehcal

《方圓》網站:https://www.fyosquare.com

臉書主頁:https://www.facebook.com/FY.OSquare/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