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建築】建築師也有紅白之分 ─ 「野武士」安藤忠雄的例外

2018/8/15 — 11:57

一年去幾次日本的香港人,可以說大部分都已經到了專家的水平。香港人喜愛日本的程度之深,甚至有人戲稱日本為故鄉。吃悶了拉麵壽司,自然捐窿捐罅,甚至捐到去日本大學食堂識飲識食。Free-ride罪大惡極,唯有多多消費,以稅金幫補一下日本政府。

飲飲食食之外,日本文化獨特,還有很多值得欣賞之處。其中一個日本獨特的文化,必然是日本的建築設計。中國和日本的傳統建築同根同源,在當代卻有渾然不同的發展。日本建築師成功發展出自己的一套設計語言,在國際舞台獨當一面。戰後的日本建築,逐漸受到國際建築界的重視。1987年,被譽為建築界諾貝爾的普立茲獎,頒授給日本建築師丹下健三。此後日本建築界人才輩出。到了安藤忠雄的一代,日本建築可謂達到頂峰。

一個完全不懂英語,連大學學位也沒有的大阪小子(日本建築師多出身自東京),竟然可以靠工餘自學成為建築師。在事業才剛起步的時候,就得到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哈佛大學的垂青,邀請擔任訪問教授。安藤忠雄的建築究竟有甚麼魔法,可以吸引到人們的欣賞呢?

廣告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司馬遼太郎記念館, 2001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司馬遼太郎記念館, 2001

廣告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司馬遼太郎記念館, 2001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司馬遼太郎記念館, 2001

參觀他的建築,往往會遇到同樣被他的空間攝著靈魂的遊人。大家都仰起頭,露出驚訝的表情而又不作聲。彷彿置身於安藤忠雄精心策劃的戲劇之中。每穿過一個門口,或者繞過一片牆體,又是另一個完全嶄新的空間語言。建築空間的層次帶來多重的閱讀,正就是安藤忠雄的拿手絕活。如此的重視感覺和體驗,而並非建築的風格和樣式,或者和安藤忠雄的「素人」背景有關。1960年代,二十歲的安藤忠雄,在大阪生活和工作的時間,結交的朋友都是京都大學哲學系的學生。因此,安藤忠雄深受京都大學哲學系教授西田幾多郎(即是京都哲學之道那個哲學家)的影響。安藤忠雄對於空間的思考,建築經常探索虛無卻又充滿張力的空間,這些都是受到西田幾多郎的直接影響。四十年後的安藤忠雄,為西田幾多郎設計了一座紀念館,可以說是一個完美的配搭。

日本建築師非常重視出身。某程度上亦十分排外。知名的建築師,大都出生於幾個「山頭」。師承東京大學的名師,事業的發展就自然有人照顧。這個情況到今日仍然存在。安藤忠雄沒有受過大學建築學系的訓練,卻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打」上去建築界的舞台。

日本建築史學家將他歸納為「野武士」,一路走來沒有靠山,只有自己一雙手的強人。90年代,建築史學家藤森照信將日本建築師分成紅白兩派。白派講求理性,作品大多較抽象、純粹,是方方正正的現代主義建築。紅派則崇尚自然,建築線條隨性,個性比較輕鬆,往往帶一點傳統鄕村的風味。安藤忠雄的建築,卻同時帶有紅派和白派的特色。

典型的「白派」建築 - 谷口吉生的京都國立博物館新館(2013)。谷口是大師槙文彥在哈佛大學的師弟,又曾在丹下健三的工作室工作。出身名門是「白派」建築師的典型標記。

典型的「白派」建築 - 谷口吉生的京都國立博物館新館(2013)。谷口是大師槙文彥在哈佛大學的師弟,又曾在丹下健三的工作室工作。出身名門是「白派」建築師的典型標記。

例如1989年的光之教會,線條上非常的純粹,只有方正的混凝土盒子和牆體,是典型的「白派」技巧。然而佈局上卻充滿著「紅派」敏銳度,小心策劃參觀者行進的路線,一步一步的慢慢引導觀眾進入建築。教堂內利用了十字架形的開口,配合染上深色的木板地板和暗暗的室內空間,陽光刻畫的十字架,形成強烈的對比。這個特色在安藤忠雄的眾多建築,如水之教堂、風之教堂、狹山池博物館、姬路文學館等作品中都可看到,建築空間充滿與自然元素的感應。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光之教會, 1989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光之教會, 1989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光之教會, 1989

安藤忠雄, 大阪市, 光之教會, 1989

可惜的是,單靠筆墨形容和幾張照片,難以傳達安藤忠雄的建築的奧妙之處。安藤忠雄建築空間的戲劇性,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安藤忠雄的作品充滿靈性,彷彿是在和參觀者的內心在對話一樣。相信這亦是他經常得到宗教性質的項目委任的原因。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的建築師,大概只有安藤忠雄一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