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金馬映後會,圖片來源:金馬影展 TGHFF

《時代革命》金馬映後會 周冠威:這是一部香港人的作品

編按:入圍康城影展卻在香港被禁映的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昨日(25 日)於台灣金馬影展進行放映。導演周冠威出席線上映後談,對答內容筆錄如下。

主持:看到《十年》的預想變成更誇張的事實,感覺如何?《時代革命》是什麼時候決定拍的,經過怎樣的心情轉折?

周:這麼多年前的預言,沒想到這麼快便見到,甚至痛苦更大。但有另一種很極端很相反的情緒,就是在同一時間,看到 2019 年的香港出現很多人性光輝。我們不是看結果,而是看到裡頭的勇氣 — 那是永恆的。不是看贏或輸,像《十年》裡一句話:「唔係睇得唔得,而係啱唔啱。」很多香港人在 2019 年為公義、自由、民主、良知犧牲了,這對我來說,傷痛之餘也有振奮一面。我不是從一開始便拍攝,是到 2019 年 8 月才籌備的。某程度是抗爭者的勇氣鼓動了我,尤其是 7 月 1 日,很多抗爭者在立法會拯救留守的人 — 這些犧牲須要付出勇氣。於是我問自己,我可不可以為香港犧牲?我可以為香港做什麼?我是電影人我拍電影,就拿攝影機走上現場。

主持:哪個部分最困難?譬如取得受訪者信任?

周:最困難是,太多了……(沉吟一下)可能是我自己。很多受訪者因為我拍過《十年》而知道我,對我有很大的信任,有一個很大的心意:很多東西想要講給全世界的人知道。他們找到信任的人,便坦然讓我跟他們到現場,講述內心世界。所以信任不能說是最大的困難。

反而是自己。我是有家室的人,那時太太懷孕,我吸入很多催淚彈影響到身體,也影響妻子。太太身體有少許狀況,我很擔心胎兒。那是我唯一想放棄紀錄片的階段。

觀眾:感謝影片呈現 nobody 這個群體。最想知道導演在香港可安好?另,在今日香港重看此片,跟最初想呈現相距多遠?

周:我和家人在香港安好。雖然失去很多工作。記錄片曝光後,新電影資金和演員都有退出,很多人害怕再跟我合作,即使出席講座也有芥蒂。

如果問希望影片怎樣、最後是否成功,或者該交給觀眾回答。我最希望貼近運動的精神,或靈魂,那就是無大台無領袖,所以我選擇記錄這麼多人,像你說的 nobody。另一點是香港人豐富的抗爭,我想在影片中呈現那種豐富,而非單一事件,很想宏觀地講述過程。

除了宏觀,也想微觀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這要靠訪問。像剛才說的,很感謝受訪者敞開心扉。尤其蒙面的手足,我很想大家看到他們的分享,感受到每個的人性軟弱和勇氣,最希望拍到「人」。

觀眾(表明自己是影片受訪者之一「阿媽」,現場爆發掌聲)在那期間,有沒有哪個日子令你決定用另一種做法拍攝?多謝影片記錄了這個時代下勇敢的我,然它又記錄了怎樣的你?

周:(很開心見到「阿媽」,表示要稍稍平伏情緒)最初想拍攝每個手足,想拍攝他們的家庭,想觀眾了解他們背景,記得他們。我想過很多方法,怎樣在隱藏身份的情況下,仍然讓觀眾記得你們,並且拍攝到抗爭以外、你們的另一面,但我做不到,因為風險太大。可是有人看完影片對我說:「我記不得誰跟誰也沒所謂,他們是整體。」這令我豁出去,放心繼續跟他們留在現場。因為最能顯現你們的人性的,就是現場,以及在信任之下的內心剖白。我就靠這兩者來成就這齣影片。原來我最初想做的,不一定要做到。

至於想記錄怎樣的自己?我倒想把自己退去,只成為平台或媒介,傳遞抗爭者的心聲。我希望自己像一塊反光板,把他們的光反射出去。這才是我的責任,而未必是強調我想講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這是一部香港人的作品。

觀眾(第一位提問觀眾回來,表明自己是片中受訪者之一「阿爸」,現場爆發掌聲)對不起,我覺得自己比你更懦弱,因為我在台灣,而你在香港,有點覺得對不起你。我不懂說,但感謝你。你把我們堅強的一面播放出來,但我覺得自己很不配做「阿爸」,不配做「勇武抗爭者」……(現場響起鼓勵「阿爸」的呼聲)

觀眾:參與抗爭是我人生最開心最光輝的時刻。特別記得電影中一個片段,說一起計劃行動時,望着其他手足,雖然不知道名字,仍會放心把性命交給他們。我有很深感受。那時我跟幾個人在一起,他們大部分現已在獄中,我至今還是不知道名字,但很記得透過眼罩望着他們的眼睛,覺得可以把性命交給他們。這感覺,這世人未必會再有另一次……

觀眾:拍攝時有沒有想過會被捕或接近死亡?

周:片中有一個鏡頭,在理大,攝影師鏡頭突然搖動,有人問「有無事」,有人答「頭盔頂住」,那就是我。如果說最接近死亡的危機,那刻我便最能感受。該是橡膠子彈(他指着一邊前額),慶幸我戴了頭盔。那是令我最驚恐的一刻。

觀眾:假設性問題,如果有天共黨抓住你的家人,要你放棄影片,你會放棄嗎?

周:但我已經拍了……(大家鼓掌,爆發笑聲)(主持人請導演最後發言)最後要說,「阿爸」你不是不配,你們做過的、我們做過的東西,是有價值的,一定不會浪費,值得肯定。我們香港人說了太多「對不起」,但最該說「對不起」的不該是我們。我們不如多說「多謝」。多謝大家。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獲授權轉載。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