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智齒》劇照

《智齒》影像衝擊官能,黑暗暴力本色之作

【文:劉蘭】

先說一下,《智齒》不是合拍片,所以創作上比較自由。然後,鄭保瑞是在內地拍了幾部西遊記的商業大作後,存了點「本錢」,才可以放手放任地拍《智齒》。

《智齒》是鄭保瑞用來「省招牌」的,也是盡顯其暴力美學和展露其世界觀的本色之作。

改編自內地犯罪心理學家雷米的同名短篇小說,鄭保瑞把故事背景搬來香港,在他眼中,在繁華的邊緣,那髒亂和頹敗的角落才是真實的存在。故事在這個都市發生連環兇殺案開始,一老一新的刑警,追踪神出鬼沒的變態殺手,又與街上如老鼠般生存的嘍囉和毒販糾纏。老差骨斬哥(林家棟飾)在查案中,重遇因開車害死了他妻子的仇人王桃(劉雅瑟飾),並對她公報私仇。但王桃因自己的誤殺而心中愧疚,願意協助斬哥破案,最終被捲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在這一場警/魔/鼠的追逐中,無論是追捕者,還是逃亡者以至反抗者,都背負著深重的罪疚感,並為此尋求救贖。斬哥因太太之死而無法原諒王桃;王桃也為了贖罪而甘願被斬哥控制,受盡身心的折磨。至於連環殺手也是為了彌補失去母親的愛而走上成魔之路。片頭開宗明義說出:「活著比死亡更無能為力」,生存就是一種魔咒,生命在堆滿拉圾的城市廢墟中,更顯虛無。

鄭保瑞在《智齒》一片中,苦心經營他的暗黑人生觀世界觀。片中充滿富於隱喻的風格化影像:破落的窮街陋巷,永遠下不完的大雨,地上無處不在的積水,滿街滿巷的垃圾堆,和隱藏其中的殘肢與斷掌,以至多次出現的佛像和聖母像等宗教象徵。除了影像,音響效果突出了在垃圾堆旁飛動的蒼蠅的滋滋聲,令到垃圾的臭氣,彷佛會從銀幕直透而出。更不用說,連場人與人,人與魔的埋身搏鬥,凌厲緊湊的節奏,令觀眾看得透不過氣。然後,貫穿全片的音樂,卻是用了宗教味道的女子詠嘆調,彷如聖母悲憫地俯瞰著凡間的一切痛楚。

《智齒》可能是港片史上,影音意象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作品,盡得「黑色電影」類型(Film Noir)精髓,與德國的「表現主義電影」遙相呼應。它把一般華語片慣於用劇本對白說故事,還原為用影音直接衝擊觀眾感官的電影。《智齒》沒有所謂說的故事,只有一幕接一幕驚心動魄的殘酷風景。亦因為太逼真太殘酷,影片無法不由原來的彩色轉為黑白影像來呈現。這一記神來之筆,把片中醜惡的視覺畫面,一下子被抽離,讓觀眾得以從遠一點的角度,審視這一片人間的腥風血雨。《智齒》並非完全黑暗絕望,鄭保瑞在片末總算提供了出路,觀眾一如最後存活的年輕警官,觀影後尤如從地獄邊緣裡爬出來(Limbo,本片的英文名字),脫掉了令警官痛不欲生的智慧齒,並經歷了成長。

 

作者自我簡介:影評人,曾是電影評論學會會員。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