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智齒》劇照

《智齒 Limbo》— 肢離的黑白美感 破碎的劇情走向

美學風格具首位的港產電影

《智齒 Limbo》給我的感覺跟《手捲煙》非常相似,兩者都是港產電影,同樣以美感風格化設計居首,劇情角色居次的電影。而且,兩者同樣由林家棟擔綱。當然,《智齒》所貫徹的是鄭保瑞導演風格的暴力美學,加上全片以黑白製成,成品自然比《手捲煙》更為震撼。

暴力風格鮮明 黑白刻畫強烈絕望感

論美學風格,《智齒》確實是近年港產片數一數二的作品。單是取景與場境佈置,電影中以廢物、舊樓、垃圾袋、佛像、假手所堆砌而成的侷促和絕望感,配上黑白調色,已經足以為觀眾帶來近乎叫人窒息的壓迫感。即使你知道電影在香港中取景,但鄭保瑞導演的鏡頭卻仍然可以讓你看見一個鮮為人知地骯髒、被人冷落遺忘和冰冷的香港。《智齒》雖然是三級作品,但其實畫面未至於過份血腥,反而是它的場境氣氛卻最叫人心寒絕望。而在鄭保瑞導演手執導筒加上高調地以本色回歸之下,預期中拳拳到肉、痛徹心扉的劇鬥場面絕無缺少。簡單來說,整部《智齒》,其實就是一部港產風味,演繹「暴力美學」的示範作。

主角反派一貫平板 欠缺深度

電影風格鮮明,可惜缺點也一樣鮮明。電影中的角色和劇情塑造明顯不足,導致整部電影雖然外表吸睛,但內涵卻顯得空洞無力。在角色上,電影所交代的只有斬哥和王桃的恩怨,一人執著仇恨,一人執著尋求原諒,然後故事就沿著二人的恩怨表面發展一段你追我逐的劇情。二人的執著到底從何而來,故事並沒有交代到,因此兩個角色只是兩個擁有平板性格的角色,各自執著到底,讓觀眾不太容易對角色產生共鳴。因此,男二和反派的塑造更是少之又少,所以雖然電影不斷你來我往地緝兇,但因為角色過於空洞,導致故事到了中段開始已失去了理應由角色推展的張力。

劇情空洞 不合格的探案故事

另一個故事的缺點是劇情鋪排。經典電影《七宗罪》對於主角描寫也不詳盡,但勝在故事引人入勝,懸念十足。而作為一個探案故事,基本上要處理的元素包括「手法」、「動機」、「兇手」。《智齒》對於以上三點的處理都非常粗疏,而警員的反應也是一貫戲劇性地遲鈍和令人費解(或者是為了要反映現實?),總之手法沒有懸念、動機沒有明確解釋(基本上兇手就是瘋子,沒有理由)、兇手更是由林家棟一句「應該都是在這一區的了」,然後跑完一區就及時找了出來。因此宏觀整部電影,它以變態殺手作為包裝,但其實整部電影之中卻沒有什麼推理元素,更多的只是不斷地追逐、頹廢的場境、一而再再而三的打鬥……

「智齒」命名原因的猜測

當然,《智齒》雖然劇情空洞,但某程度上,我覺得空洞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導演只顧著美感設計,而是因為導演過於專心去鋪陳他想要帶出的信息。「活著比死亡更讓人無能為力」是電影的文案,「無能為力」,以我對電影的解讀,是指出活在仇恨或罪疚感的人,比死亡更讓人無能為力。因此在電影中,斬哥對王桃的復仇、王桃執意的贖罪、以及恨與疚兩者角色互換的過程,拍出的哲理性頗有《殺破狼》宿命與因果循環之感。因此以我個人粗略的解讀,《智齒》一名看似與故事內容並不相關,但若要扣連,智齒就似仇恨,存在就是不時為人帶來痛楚。只有忍痛拔掉,方能讓人重得自由。

期待暴力美學再圓滿昇華

多了以上的解讀,《智齒》的意涵是豐富了,可是也無改我對它在劇情和角色設計上的失望。總結來說,《智齒》確實在視覺上創新了香港電影的可能性,但徒具形式,劇本欠缺內涵的問題卻也相當明顯。只不過,鄭保瑞導演回歸香港拍出本色風格的電影也是一件可喜可賀之事,期盼他將來繼續維持風格創作,拍出更多內外兼備的暴力美學作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