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在璇宮發亮的日本鋼琴家——高野耀子

2020/11/15 — 11:38

整整64年前的1956年11月15日,一位鋼琴界的明日之星在璇宮戲院(aka 皇都戲院)舉行了她的香港首演。

她是高野耀子。(不是紺野洋子,不是紺野洋子,不是紺野洋子)

曲折求索之路

廣告

1931年10月20日,高野耀子生於巴黎。她的父親是日本著名畫家高野三三男,憑著其art-deco風格創作於巴黎藝術界闖出名堂。

父親會演奏小提琴也是音樂愛好者,母親卻對音樂一窺不通。因著家中時常播放Alfred Cortot的唱片,4歲那年,高野耀子突然向雙親發下宏願,說長大了要當鋼琴家、作曲家與指揮家,於是父親開始教授高野耀子音樂。到她7歲那年,父親自覺已無法幫助進步神速的女兒在音樂上前進,徵詢朋友意見後,讓她隨當時已移居法國的巴西鋼琴家Magda Taliafero學習。

廣告

法國於1939年向德國宣戰,局勢愈見緊張。翌年,高野一家回到日本,在東京馬込住下來。那時候的馬込仍屬鄉郊地區,一個梳著Bob頭、穿著洋裝皮鞋、法語比日語流利的9歲小孩,頓成同輩眼中的異類,高野耀子性格倔強,衝突難免。隨後父母把她送到規管甚嚴重視教養的白百合女子學校。15歲考入東京音樂院(現為東京藝術大學),師隨安川加壽子

終究與日本社會格格不入,三年後高野耀子決定退學,重返出生地巴黎繼續學習。她考入巴黎音樂學院,師隨Lucette Descaves及Joseph Benvenuti(她至今仍在教室掛著Benvenuti的畫像,可見影響深遠)。1952年畢業,因著一位德國小提琴家友人的緣故,在其豪宅認識了剛好作客的德國鋼琴家Hans Richter-Haaser,她對Richter-Haaser的演奏相當著迷,自薦成為他的學生。聽過高野耀子的演奏,Richter-Haaser,帶她到德國,免試成為他任教的代特蒙特音樂學院學生。

經過三年學習,1954年,23歲的高野耀子在意大利維奧蒂國際音樂比賽獲得冠軍(第二名包括了法國鋼琴家Cécile Ousset,她要在翌年再次參賽才贏得冠軍;而同屆參賽者還有14歲的Daniel Barenboim)。因著「首位贏得國際大賽的日本鋼琴家」名號,各地演出邀約(特別是日本)如雪花暴至,頻密的演出,體力消耗加上各地演出場地條件參差,她漸漸對如此演奏生涯感到厭倦抗拒,更令她懊惱的是她不再滿意自己的演奏,總像欠缺甚麼似的。

1954年的高野耀子,於意大利Vercelli演奏
(Source: Centro di Documentazione «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

1954年的高野耀子,於意大利Vercelli演奏
(Source: Centro di Documentazione «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

高野耀子的迷失一直維持到1965年。那一年,比她年長11歲,意大利傳奇鋼琴家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首次到日本演出,高野耀子深受那場演出的震憾,立時意識到Michelangeli是可以帶她走出困局的人。一如13年前在巴黎向Richter-Haaser自薦,她從演奏會主辦者讀賣新聞打聽到Michelangeli下塌的酒店,找上了Michelangeli,直說要跟他學藝。Michelangeli當下也沒有答應,高野耀子卻認定她一定能當上他的學生,憑著一服傻勁到Michelangeli在意大利西恩納的大師班地點,演奏了一曲拉威爾《小奏鳴曲》打動了Michelnageli,開始了四年的私人學習,期間更擔任他的助手,也數度參加了他的大師班。在Michelangeli的指導下,高野耀子找回演奏音樂的感覺,漸漸重新建立演奏事業,也投身教育工作。

1977年高野耀子於倫敦Wigmore Hall演出海報
(Source: JapaneseClass.jp)

1977年高野耀子於倫敦Wigmore Hall演出海報
(Source: JapaneseClass.jp)

1979年,高野三三男逝世,高野耀子回到父親的東京故居住下來,直到今天。

高野耀子@璇宮戲院

1956年11月15日晚上九時半,高野耀子在璇宮戲院舉行了她的香港首演。

這次演出由歐德禮主辦。一如以往,歐德禮不時四處打聽有何傑出音樂家到訪亞洲,然後邀請其順道在香港獻技,當他知道高野耀子將由日本出發作亞洲及歐洲巡演(新加坡、馬來亞、檳城、曼谷、孟買、科倫坡、倫敦、法蘭克福),不惜親自前往日本邀請,終於成功加插香港成她的亞洲巡演第一站。

當時的宣傳文稿把高野耀子的名字誤譯成「紺野洋子」,其實在稍後的報道以至樂評,都已改正為高野耀子。可惜到今時今日,好些媒體在提及皇都戲院歷史時,依舊誤用錯名。

從當時的報道可見,高野耀子是偕同新婚夫婿、圓號演奏家千葉馨(1928-2008)到港。不過二人早就離異,千葉馨後來再娶鋼琴家本莊玲子為妻。

(左起) 歐德禮太太Sophie、歐德禮、高野耀子、千葉馨

(左起) 歐德禮太太Sophie、歐德禮、高野耀子、千葉馨

是次演出曲目如下:

Bach: The Chromatic Fantasia and Fugue in D minor, BWV 903
Mozart: Piano Sonata in D major (K.284、311、576?)
Mendelssohn: Variations sérieuses, Op. 54
-中場休息-
Prokofiev: Piano Sonata No. 3 in A minor, Op. 28
Chopin: Ballade No. 1 in G minor, Op. 23
Chopin: Nocturne in F major, Op. 15, No. 1
Chopin: Scherzo No. 3, Op. 39, in C♯ minor

新聞報道的錯漏有時真的很惱人,不過比起《工商日報》11月15日亂說有貝多芬作品,莫扎特的奏鳴曲只寫D大調已算「專業」了。

新聞報道的錯漏有時真的很惱人,不過比起《工商日報》11月15日亂說有貝多芬作品,莫扎特的奏鳴曲只寫D大調已算「專業」了。

 

當年樂評(不禁慨嘆-我到底看了甚麼?):

在一眾曾經在璇宮戲院演出的古典音樂家當中,高野耀子應是仍然在世的最後一人。不禁幻想,今年已是89歲高齡的高野耀子,能夠在皇都戲院重開成表演場地一天重登相隔七十年前踏過的舞台嗎?

這當然是離譜的奢望,但要是成真,這絕對是令人感動的重逢:既然只是一廂情願的夢,為何要自我設限?

(本文主要參考自Nikkei Style文章《高野耀子という生き方 輝き続ける87歳のピアニスト》

------

**皇都戲院系列**

皇都戲院未死,只是沉睡-給鄭志剛的信 
2016/09/08
https://leonchu.net/2016/09/08/20160908/

雙城記-南京大戲院與皇都戲院
2016/09/10
https://leonchu.net/2016/09/10/20160910/

璇宮戲院點將錄--數訪港古典音樂大師 
2016/09/12
https://leonchu.net/2016/09/12/20160912/

中英樂團在璇宮(1954-55)
2016/09/13
https://leonchu.net/2016/09/13/20160914/

歐德禮的音樂夢——談皇都戲院作為音樂廳的過去與未來
2016/12/13
http://www.iatc.com.hk/?a=doc&id=90897

喚醒皇都戲院的靈魂
2017/12/11
https://leonchu.net/2017/12/11/20171211/

皇都戲院 不日甦醒
2020/10/09
https://leonchu.net/2020/10/09/20201009/

和風商藝共生--東京音樂地圖
2020/10/24
https://leonchu.net/2020/10/24/20201024/

平行時空的藍田音樂廳
2020/11/01
https://leonchu.net/2020/11/01/2020110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