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的情書》— 致未來的我和你

2020/8/29 — 21:21

電影《最後的情書》劇照

電影《最後的情書》劇照

【文:喬納森】

疫情暫緩,戲院重開,由福山雅治和松隆子主演的《最後的情書》終安排在九月初香港上映。

還記得當年的《情書》嗎?

廣告

岩井俊二監督的這部日本電影,在灣仔影藝戲院上映了 203 天。時維 1996 年,香港正在「回歸」倒數中,維港兩岸燈火尚未變色。過了差不多四分之一個世紀後,岩井俊二為影迷帶來了情書續篇《最後的情書》。

東瀛的映畫和電視劇,很多皆改編自暢銷的流行小說,漫畫或文學作品。例如大正昭和時期作家太宰治和谷崎潤一郎等的小說,而近年叫好又叫座的,則有東野圭吾推理系列,百田尚樹的《永遠的零》,吉田修一的《怒》,還有近期上映,同樣由福山雅治主演,改編自平野啟一郎原著的《日間演奏會散場時》。當仔細比較小說文本和電影時,不難發覺日本人極度尊重原作者,既不是單純的搬字過紙,在適度剪裁下,卻能保持原著精粹,把文字精準的化為電光幻影。

廣告

《最後的情書》同樣改編自小說,但這部小說的原作者非別人,正是導演岩井俊二自己,其前作《情書》和《燕尾蝶》同樣是改編自己所寫的作品,動畫《你的名字》導演新海誠就曾以「我沒見過比他更浪漫的作家了」來評價作家身分的岩井俊二。

除此之外《最後的情書》還有一個特別之處,同樣的故事,兩年前曾被岩井俊二拍成《你好,之華》。這個大陸版,由陳可辛監制,主演是周迅,秦昊和胡歌等。近年大陸刮起了一股東瀛風,國產電影和電視劇紛紛向日本影視經典「致敬」,電影改編的有《解憂雜貨店》,由成龍出演雜貨店老闆,還有神探伽利略系列的《嫌疑犯 X 的獻身》,由演《瑯琊榜》竄紅的王凱擔正湯川學教授一角。電視劇方面,有《求婚大作戰》,而《深夜食堂》更被改編成電影和電視劇版,分別由梁家輝和黃磊主演。這些大陸山寨版 A 貨的下場通常是既不叫好又不叫座,更被網友評為「大崩壞」和「東施效顰」。

那麼《你好,之華》又怎樣?雖由原作者岩井俊二本人親自執導,卻同樣給人水土不服的感覺。以大陸二線城市大連為背景,卻明顯把大陸城鎮過份修飾,太過刻意,太過虛假,而演員亦過分矯柔做作(例如周迅寫信讀信那些場景便顯得極不自然),那一份尷尬和失真,彷如把一家深圳海底撈包裝成京都懷石料理店一樣,岩井俊二那種纖細含蓄的日本電影美學風格明顯和大陸的場景和演員格格不入。另一敗筆是飾演作家尹川一角(日本版即鏡史郎,由福山雅治出演)的大陸演員秦昊,在戲中戴了一個突兀的假髪,而且不計外貌,單以氣質論,那一份文人的儒雅,福山雅治已稍勝一籌。

一月尾在大阪難波映畫館看完《最後的情書》,步出戲院的一剎倒是放心了。這回故事的背景設定在導演的故鄉日本東北宮城縣,演員陣容除福山雅治和松隆子外,還有飾演年輕版男女主角的神木隆之介和廣瀬鈴,為動畫《天氣之子》配音而爆紅的森七菜,再加上客串的中山美穗和豐川悅司(和當年《情書》比較,兩人面容變化甚大,不禁令一眾影迷唏噓慨嘆歲月真可怕)。選對了地方場景,也選對了演員,宮城縣鄉郊小溪邊的風聲流水聲,夏天的神社,蟬鳴,祭典花火,老房子的榻榻米,荒廢的校舍,一切一切,完全為這個無可奈何的愛情故事找到了該有的感覺和味道。日本「物哀」的美學概念,岩井俊二對人物情感獨到的纖細刻劃,在《最後的情書》中皆顯露無遺,當年《情書》的那份動人又再次歸來。

和《情書》一樣,故事由一封又一封的書信展開,然而原來收信人已不在人世,妹妹裕里冒認已逝姐姐未咲回信給當年的意中人史鏡郎。《情書》最動人的一幕,中山美穗對著白茫茫一片的群山空谷,向故人呼喚「お元気ですか? 私は 元気です!」(你好嗎?我很好!)到了《最後的情書》,當史鏡郎(福山雅治飾)最後得悉未咲已不在人世,在其靈前潸然涙下,茫然面對著時間軸上的過去和未來的自己,和當年的《情書》一脈相承,原來世界本不像我們所預期,惟有逝去的日子和故人長存在記憶里,經歷過成長磨難的你和我必深有共鳴體會。

看完電影後,想寫一封信給未來的自己,該如何向數十年後的我致意?人世間的路本就崎嶇,十年或二十年後是否尚在人世尚不可知,隨意回首逝去歲月中的任何一天,串起來都是一首詠嘆調。

在這個最壞最黑暗的時代,也許對未來的自己,唯有四字,莫失莫忘。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人,任職會計師,喜愛文學和電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