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種武俠小說,叫做金庸

2018/11/2 — 18:07

金庸,圖片來源:金庸江湖網微博

金庸,圖片來源:金庸江湖網微博

一代文壇宗師查良鏞於養和醫院病逝,享年 94 歲,消息傳出,一時間 FB、IG 充斥著感慨之言,全城嘆息。

原因無他,不論你是老中青、偽文青、MK 男、教育界、還是建築巨子,我相信總有一部金庸作品憾動過你的心靈。

筆者的友人,港女 Lucy 從不看書,也忍不住拿著一本《射雕英雄傳》自拍,打了句 RIP,hashtag 寫著「#飛雪連天射白鹿真係好小說」,可見查大俠的文字威力巨大,影響遍及數代。

廣告

衛斯理先生說金庸小說好看的程度是中國「五千年第一」,古今中外,無雙無對。小弟慚愧得很,一直到升上中四才感受到金庸的魅力。

咸豐年會考時代,當時 iPhone 毒癮未起,網上遊戲剛剛嶄露頭角,學生閱讀風氣仍然熾熱。

廣告

當時,我的班主任是個視障人士,有一日,我見到失去近七成視力嘅佢,聚精會神咁睇緊小說,睇到老僧入定咁。

但見他額頭低傾,雙目和書紙只有半指距離,接近連成一線,淵渟岳峙之勢維持了至少半個時辰,莫非是在練甚麼絕世奇功?

OK,FF 發完癲。老師 feel 到我𥄫實佢,抬頭望一望我,講咗句:「係你呀,同學!唔好意思,啱啱睇到狗雜種練成《羅漢伏魔神功》,睇到有啲肉緊,冇留意你喺度添。」

如是者,好奇心驅使下,我正式入坑,看的第一本金庸小說叫《俠客行》。未睇猶自可,一睇就立刻欲罷不能。

當時,我認為謝煙客很有型,可以鼓蕩掌風,令到萬千松針隨身而舞,同時又認為第二女主角丁噹很索,不過就是不明為何她對渣男石中玉情有獨鍾。

《俠客行》看畢,我接著挑戰《射雕三部曲》,跟隨大師帶領,穿過蒙古大漠,再入絶情谷底,然後與無忌孩兒同步見証六大派圍攻光明頂。

看完幕幕驚奇、氣勢磅礡的三部曲,我在同學介紹下,走去讀充滿佛學思想的《天龍八部》。

隨後,我像著魔似的一部一部看下去,由北宋宋神宗年間,穿越到清朝康熙年間,目睹無數江湖廝殺、奇遇險事,直至看完最後一部《鹿鼎記》,才能抽離出這個多姿多彩的武俠世界。

金庸小說吸引之處在於揉合了各方元素,將愛情、歷史、政治、懸疑、俠義,多種寫作佳餚共治一爐。

查先生的風格偏向行文淡雅,着重細節,敘事能力極強,常把史實和虛擬結合,拼湊出引人入勝的劇情,讓讀者不自覺地廢寢忘餐,沉醉於文字裏面。

難怪九把刀說:「金庸小說真是他媽的好看,不過看完之後,期中考也真是他媽的不會考了。」

回想那年暑假,我真的不太記得自己學過什麼東西,只記得小說裏頭的浪漫遭遇和熱血情節。

從前睇唔明,覺得殷離的「不識張郎是張郎」非常無稽,但當自己分過手,重遇舊愛,就明白時間會徹底地改變一個人,當日的笑臉再難尋回,只能活在思憶裏。

從前睇唔明,覺得程英單戀楊過痴咗線,先會話:「你瞧這些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但人大了,經歷摯友離逝、職場險惡,先明白離合本無常,世間沒有永遠的戰友,有聚有散先係人生。

從前睇唔明,覺得趙敏放棄郡主身份和家庭,去追一個優柔寡斷嘅 MK 教主好不智,「我偏要勉強」嘅情感好唔 realistic。但原來多巴胺來到時,每個人都避不了,為了愛侶,原來真是可以不惜一切,這就是愛恩斯坦也解釋不到的愛情。

我很喜歡義薄雲天的蕭峰,明知前來少室山救阿紫是九死一生,仍然率領「燕雲十八飛騎」豪邁登場,天龍三兄弟的結義之情也叫人動容。

我很喜歡瀟灑不羈的令狐沖,交朋友不問出身,只看投不投緣,明明戴了綠帽,又被師父岳不群出賣,用情極深的他卻三番四次營救舊情人和放過仇敵。

我很喜歡大愛爆燈的郭靖,明明差一步可以和女神黃蓉共諧連理,偏要斷送珍貴的願望,捨己為人,阻止鐵木真屠城,這就是真·俠義精神吧。

真的很喜歡,很喜歡看金庸小說。多謝查先生的作品一直伴著我成長,提升我的文化修養。

回到現實世界,有不少人批判查良鏞沒有文人風骨,說他臨老投共,愧對他創作的俠義人物。

最大爭議位是,查先生曾在 1988 年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並於當時拋出了極為保守的「雙查方案」,事後他被指向北京低頭,出賣民主派,更有學生到《明報》報社燒報紙示威。

對於此事,我不敢定斷查先生是否跪低。我只知道評論一個人是正是邪,不能以單一事件蓋棺定論。

1989 年,北京爆發民運,查良鏞痛心疾首,憤而辭去草委,以示抗議,這是投共,還是抗共?

03 年 71 大遊行後,查良鏞大聲狠批董建華硬推 23 條立法,將大陸法律帶來香港,是違反《基本法》精神,這種行徑又是親中,出賣港人嗎?

在眾人口誅筆伐的同時,大家又是否記得查良鏞曾因為以社論批評紅衛兵,預言林彪垮台,而遭到共產黨仇視,登上過暗殺榜?

一切是非功過,就讓時間和歷史去作定論吧。

然而,無可否認的是,金庸作品確實衝擊了幾代人的思維,演示了何謂急人之難的俠義精神。

今時今日,我相信有不少香港作家,也曾受過查先生的啟蒙,因而走上文字創作的道路,影響力可說是空前巨大。

查大俠,無論你此刻身處何方,作為骨灰級讀者的我,很想在此向你說聲多謝。

你開拓出來的武俠世界,比起 Marvel 漫畫還要驚奇,今天的我能有勇氣和創意執筆寫文,全因有你做先驅導航。

謝謝你,江湖再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