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3/31 - 11:54

有無人在疫情開始後盡情發呆,什麼都不做?

最近思考多左leisure(閒暇/休閒)這個概念。有趣既係,因為疫症,好多媒介會趁機「搶灘」,去邀請大家用更多休閒的時間在佢地之上。但應該唔係好多人,真的多了leisure的時間,因為要花在衛生、家務與照顧的時間多了、而在家工作也不見得工時減少了。

所以人們想像中發生緊既可能係expansion of leisure,但實際上也許只係reorganization of leisure,或者連reorganization都沒真正發生,而只係re-imagination of leisure...休閒的時間依然好少,但因為出少了街,某些活動的選項看來消失了,對於可能既選擇自覺多了之餘,網絡上大量想趁機吸引人花時間在其中既選項,亦令人發現了更多可能性。

在家不代表leisure的時間就多了,但這「丁咁多」既時間被高度注視,人就開始比較有意識地諗有咩選項、要做咩先係「有意義的leisure」。

廣告

我喜歡觀察leisure的選擇,各種選擇給人的體驗可以極唔同,但在「時間的意義」上,可說是「平等」的,而時間就是leisure最大的限制。同樣兩個鐘頭,唔同階級、性情、年齡、職業、教育程度等的人,會有唔同取捨,亦好見到人點樣諗「意義」同「娛樂」係乜野。

困在家中有咩選項呢?

- 同人傾談和社交分享 (從電話到social media到dating apps)

- 睇屏幕上的moving images (電視、電影、各類影片)

- 睇文字和graphics (從書到content farm、從漫畫到網頁)

- 聆聽 (從音樂到收音機到podcast)

- 遊戲 (電子、玩具、實體game、玩手指、甚或是賭博)

- 堅持在家中做的運動

- 煮食 (填肚之外的煮食 ,也包括在家沖咖啡和調酒)

- 看風景 (depends on居所是否有窗、是否有想看的風景)

- 打扮 (見到有人會在家試衫和練化妝)

- 執拾 (不是housework那種,而是純粹視收納為消磨時間)

- 當然應該還有porn and sex (一個人都可以)

(仲有其他不能盡錄,沒寫在此的請話我知,想知還有什麼!)

在這些選項之外,原本在閒暇文化中佔越來越重要地位的靜思和meditation等,與流行的mindfulness論述,反而忽然很少被提及了,人人都很想對抗沉悶,預設了「不離家」有可能是代表沉悶的。這反而讓「發呆」和「沉思」一下子變得非常不主流。"Hea"好像暫時被邊緣化了,在疫情中,連leisure也要變得特別productive 😛。

忽發奇想...好想問大家,有無人在疫情開始後,留在家中時,使用的leisure時間,其實反而是盡情發呆和什麼都不做?

(hea寫一下,有緣待續...leisure跟空間、城市、群體也有好多野可以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