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期望達明一派能夠繼續為港人「唱出我夢」

2020/11/21 — 22:5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喜有此派》

歌者代譜社群心,豈同媚俗與賣萌。
偽人藝師差幾線,伎伶技匠憑誰分?
神經天問皆非夢,賣夢買酒有幾人?
願此一派長為派,更導流長貫往今。

雖然都看過不少演唱會的影碟,但很少到現場觀看演唱會,對上一次已經是十多年前 The Brothers Four 了。但這一次真的沒有不去捧場的理由。

老實說,我不能說自己是達明一派的歌迷,我可能水平不夠,還不大懂得享受他們的音樂風格。但也說真的,他們走入樂壇視線不多久,我便很留意他們的作品,特別是他們的歌詞及想傳遞的訊息。我覺得他們不同於香港的很多所謂「成功的藝人」或被政權吹捧為所謂「新一代演藝人的模範」的那一類「偽人」,他們才是真正的藝術家。他們也是很有社會情懷的藝術家,就如 60 年代在西方樂壇的社會派歌手 Bob Dylan、Peter Paul & Mary、Jone Baez、Simon & Garfunkel、Joni Mitchell……等等。為什麼在過去香港最風光的那歲月,總不能數到多幾個本地的例子?有人說,最接近的可能是尹光!

廣告

香港以前沒有這種文化土壤,在達明一派之前,印象中從來沒有這一類。今天其實是多了,但在主流被商業利益壟斷了的音樂文化平台,很多演偽人都習慣了被金權畜養。能夠始終不失本色,以藝術介入社會,建立達明一派這一個地位的,30 年來始終不變的,似乎仍然是只此一家。

香港那些所謂當時得令的藝人或歌手,大部分除了一身銅臭味之外,還不時只懂得向權貴賣弄自己的奴才相。近年,重新回潮到紀律部隊的那種江湖文化,在香港的演藝文化界可以說是從來都沒有改變過!大哥大姐式的江湖秩序,認叻認屎認屁的市井素養,一直都是造就天王天后的唯一依據!

廣告

從電視台的節目,從影碟所見,香港大部份歌手,甚至是那些所謂天王天后的表現,甚至可能連「媚俗」都談不上。他們在台上很多時都是相互慰藉的互相吹捧、自瀆式的自娛、充滿低級趣味的所謂幽默、或者是意淫市井至極的所謂搞笑!我無意貶斥這種大眾文化,有什麼土壤便有什麼果,這點我從來都是明白的!我從來都把大眾文化當作是社會本質呈現的一個重要角度。

因此,看到近十年多了很多很有誠意的新進音樂人,多了不少具有社會擔當的新晉歌手及電影人,雖然他們很多仍然未必能夠打進主流的平台及視野,但仍然是十分可喜的。慨嘆的是為什麼總是要在社會氣氛最低沉的時候才出現這樣的清新可喜,反而在人人大魚大肉的時代,娛樂圈文化卻總是那麼沉淪墮落。

達明一派能夠在人人大魚大肉,追逐沉淪的時候冒起走紅,本身已是一個異數!類似的例子其實只是鳳毛麟角,或者曇花一現。我記起了太極的不幸早夭,想起了 Radius 的短促,也記起了城市民歌的無以為繼!

到冒起走紅之後,何韻詩及達明一派這少數異色,沒有像成蟲阿 B 阿倫般扮起阿哥來掩飾自己墮落沉淪,就更是另一個異數!而那些在成蟲阿 B 阿倫之後才水鬼升城惶的新興阿姐阿哥,例如千嬅之流,就更可以說是不值一哂了,這些只配在權勢賣弄意志的場合向權貴賣萌及展露婢顏!

真的很慶幸,這晚突破了自己一向對香港樂壇及演唱會這類活動的淡泊與淡然。事實上,也很感謝達明一派,他們為香港人提供一個很不一樣的、很有 heart 的,甚至是很治癒的一個晚上!不單是一個娛樂活動,也不是另一個演唱會,而是一個提醒、一個鼓勵、一個警惕、一個充滿激勵的溫馨提示!沒有媚俗的笑話,沒有互相吹捧的自娛,沒有志偉阿叻式那一種市井的意淫。

有的是把 30 年前的六四,與今天在泰國及香港發生事串成了似是偶合、也似是歷史輪迴的聯想;有的是「如何面對暴政」的讀書報告;有的是談到日前三位被捕的前議員;還有談到被扣帽子的黃色工廠。一再提醒大家要互相倚望依靠。讀出的那一份來自四川 00 後歌迷的信件就更是神來之筆,令人擊節。什麼才是搞分化?那一類人在搞分化?誰才是在呼喚團結共融?還不夠清楚?

「共你淒風苦雨,共你披星戴月」幾句,自然是道盡了香港人今天的心境;唱出「賣掉痛苦買美酒」、「賣掉了所有,來期待以後」,「賣掉理想買借口」這幾句的時候,可說充滿了嘲諷,也是個警惕!現在究竟是誰在發「神經」?「我寫我講我要唱出我夢」也為「天不容問」提供了答案。

雖然只是 Replay 了他們八張專輯的其中兩張,但已經足以令人反思歷史是如何作弄香港,也明白為什麼有些道理總是歷久常新。明哥說這是他們 Replay 的 Season 1,還會有 Season 2、3、及 4。只盼望他們這夢可以成真!因為對於一個墮落的政權,只有阿叻那種墮落,才能被視為可取可獎勵的!誰曉得政權的卑劣,會不會對抗拒墮落的首樂及娛樂文化繼續窮追猛打,加重力度去迫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