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清照名詞〈聲聲慢〉:乍暖還寒,人間愛情悲劇

2021/1/28 — 10:52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港人集體回憶,雙聲疊韻詞句

一句「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很可能是香港人上堂的「集體回憶」。數百年寫下的宋詞,抵達我們的眼睛,李清照最有名的作品,讀之同悲。

廣告

主流評說此詞為思憶亡夫,乃李清照晚年之作,但近人則指出,李氏早受丈夫冷落,此詞或有可能,寫於趙明誠生前。不論何者,皆無阻我們理解悲涼詞意。

清照起手高明,「此乃公孫大娘舞劍手,本朝非無能詞之士,未曾有一下十四疊字者」,古人力讚。所謂雙聲疊韻,看似平淡實經鍛煉,掛空著筆,無一實景,全憑讀者想像。

廣告

此一想像,可以是漆黑冷清的房間,悽涼摸索出路;又或在內心不斷地尋覓,只感冷清慘戚。我們反覆誦讀,品味詩詞的「聲音意象」,聲音的來回往返,除文字外,別有悲聲。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詞人精準地捕捉了我們的生活感受,一早一晚,溫差之大,令人難以休息。凍醒,又熱醒,正是香港近來氣候。

Photo by Angela Compagnone on Unsplash

Photo by Angela Compagnone on Unsplash

一首宋詞,兩個版本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按教科書版本,此處應作「晚來風急」,但古典文學流傳過程,常有不同版本,此處若作「曉來風急」,或會見另一解讀。

梁啟超認為:「這詞是寫從早到晚一天的實感,那種梵獨晒惶的景況,非本人不能領略。所以一字一淚,都是咬著牙根咽下。」俞平伯則說,「『曉來』,各本多作『晚來』,殆因下文『黃昏』云云。其實詞寫一整天,非一晚的事,若云『晚來風急』,則反而重複。」

其實「乍暖還寒」,建基於早晚之別,朝早、黃昏以至夜晚,孤苦的漫長等待。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清照傷心時看見飛雁,勾起昔日回憶,如今雁在,當時的人,卻已經不在身邊。

Photo by reza shayestehpour on Unsplash

Photo by reza shayestehpour on Unsplash

由外至內,道盡愁情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損:極
怎生:怎麼
次弟:景況

下半片,深秋殘花,堆積滿地悲涼,恰如詞人之心境,雖生尤死。青春美好的年月,似乎早已過去,反問有誰堪摘,直指情人對待的冷漠。

守著窗兒之姿態,古代女子的等待,李清照孤守空房,望向漆黑窗外。正因曾經歡愉,才令我們抵擋不了寂寞,不是嗎?如斯景況,黑潮掩沒美好,還有多久。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化自溫庭筠〈更漏子〉「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天明」,更有聲音之美。舌、齒兩聲交加重壘,特意的碎碎唸,憂郁惝恍,分手總在下雨天的心情。

由早上等到傍晚,無雨至有雨,情路乍暖之後,正是還寒之時。陰冷濕重的氣壓,豈非令我們最難將息?由外景至內心,情人難耐獨守空房。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我們說愁,大抵只說「好唔開心呀」、「不甘心,人人不開心」,情感實在難以言傳。而這一點,正是這首清照詞的高明。

李清照將內心之「愁」,化作詞句,以貼身的日常經驗,精緻的淺白用語,表達愁情不絕,點點滴滴,直到黑潮捲至。讀過此詞,我們都彷彿能感到生命之悲,那種親愛的人都離去,留下自己的悲苦。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