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松谷武判與他的溫柔氣泡

2021/1/15 — 6:41

作者:波利

具體派是日本戰後重要的流派,代表人物白髮一雄的作品在拍賣會和畫廊上賣得多貴也不用我特別去說明;惟一個流派的興衰是由時代所決定的,在以後的數十年裡並不算有大量年輕的藝術家去追隨,始終革新便是西方藝術的最重要傳統。

但今天要談的松谷老先生作為具體派二代在港第一個個人展覧,老先生並不是波利跟開的藝術家,但看到網上文章大多是從畫廊新聞稿上複製貼上的文字,難免不燃起我心中一點使命感,始終他氣泡的張力我相信每一個人看到都至少會有自己的感想。

廣告

甫入展廳最吸引人的工藝自然是乙烯氣泡,不禁令人好奇如何炮製。上層的展廳以乙烯氣泡的作品為主,而下層則較多裝置繪畫作品,中層的樓梯就播放着松谷老先生炮製藝術品的影片展現着過人的工匠精神。

松谷武判 – 橢圓思緒

松谷武判 – 橢圓思緒

廣告

《橢圓思緒》在小城藝術館的Instagram裡得到不少讀者喜愛,實然作品相較其他同層的作品有其特別之處。正如下層展覧所展出,松谷不少裝置作品其實運用了日常的素材加上顏料構成。而橢圓思緒正同時展現著乙烯氣泡作品的張力與日常物品系列的材質性,連結著兩層作品的主題性。

松谷武判 – 內向漂浮

松谷武判 – 內向漂浮

對我而言《內向飄浮》總有點street art的色彩,氣泡就像是大大的香口膠粘在藝術品之上,藍色的圈則像是隨意的塗鴉。但仔細看便發現作品的編排遠比此複雜:迷夢的灰黑事實上覆蓋在藍色字上這意味着開始隨意的氣泡位置其實早有編排而且是分寸不差的落在現有的方位。

對我而言感想是深刻的,具體派成創之初某程度便是要打破當時抽象表現一時間藝術中的一種壟斷,以及控訴其無序空洞。多樣的試驗之中當中甚為有趣的便是材質本身的探究。在極簡主義的角度,材質與形式(Form)的純粹表現似乎是通向美最快的路徑;但在松谷老先生手下表現主義和極簡在美學上居然殊途同歸,在賦予材質生命的同時最深層的情感同樣由此表達了。

誠然氣泡溫柔與否只是波利的主觀見解,在我眼裡匠人提著輕管吹氣,控制氣泡的大小貌如孕育著充滿未知的生命。而氣泡本身的形態與血紅顏料的應用亦令我聯想到子宮或是花蕾的狀態。於我而言,這一種未知回報的虔誠等待就是溫柔本身。

註:松谷先生近照取自豪瑟沃斯,作品© 松谷武判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