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析評近年港產片回歸的人文主義精神與變奏

2020/11/6 — 13:05

《金都》、《叔.叔》、《幻愛》電影海報(網上圖片)

《金都》、《叔.叔》、《幻愛》電影海報(網上圖片)

【文:廖志強】

港產片的人文主義精神可以說是個優良傳統,由五六十年代港產片的第一個黃金期開始,到七八十年港產片的新浪潮興起,到九十年代港產片的國際知名,每年都有不少人文主義精神的電影作品叫好叫座,在本土和海外獲獎。

所謂人文主義,是指「以理性為思想基礎,以仁慈博愛為基本價值觀。個人興趣、尊嚴、思想自由、人與人之間的容忍和無暴力相處等。」[1]而人文主義精神電影則是指作品中以關注社會上的弱勢社群作出發點、對社會的不公平作出鞭撻、勾畫腐敗極權的壓迫、甚至對資本主義的不義抒發不滿的作品。這個傳統與其說是承傳自中國電影,不如說是間接承傳自「五四」新文化運動。[2]

廣告

九七「回歸」後,香港電影工作人員在高資金和報酬的吸引下,成群結隊的北上製作中港合拍電影。本來,將香港電影文化帶到大陸,結合大陸電影文化,對提高兩地電影質素都有幫助。不過,礙於大陸文化管理的壓力影響劇本的發揮,而高額資金投資的電影為追求高回報,要迎合觀眾,電影要多加入主流娛樂元素,港產片本來的特色便未能順利自由發揮。中港合拍片的元素受限制,質量就受影響,中港合拍片的人文主義精神難以延續。

直到近年,香港電影新一代工作人員出台,在藝術追求和低成本限制下,加上本土主義抬頭,不少不以大陸市場為目標的港產片紛紛出現。雖然香港電影金像獎有近半的「香港電影」其實是合拍片,但以本土出發的電影製作也有不少。這些港產片未達到全部叫座,但也有不少叫好的作品,吸引喜愛港產片的觀眾入場支持。

廣告

2020年香港電影業受到肺炎疫情影響,電影院從3月到7月期間被頒令斷斷續續關閉一段時間,到今天仍然只能在限制人數的條件下營運,很多高成本的荷里活大製作,如老牌系列間諜類型片《007:生死有時》(No Time to Die)、拍到第九集、以飛車特技動作為賣點的《F9狂野時速》(Fast & Furious 9)、由《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系列延伸出來的英雄片《黑寡婦》(Black Widow)等都延期上映,以防票房受影響,低成本、本土化、不追求高票房的港產片反而有機會受到觀眾青睞,可算是一個時勢造英雄的機緣。

2020年1月上映,由棟篤笑巨星黃子華自導自演的《乜代宗師》寫假功夫大師失敗後的反思和重新上路,本來是以小人物認清自己、希望改進的故事,符合人文主義的精神、關注弱勢社群的宗旨。不過電影情節拖沓,製作簡陋,是第一敗筆;電影寫香港人自以為是、終會失敗的的諷喻,也難令觀眾受落;加上反思後的師父仍然是小家子氣,未能令觀眾感受到人文關注,令電影在一片惡評下黯然落幕。相對黃子華的前作《一蚊雞保鏢》,將屯門小人物寫得生動有趣,充滿本土味道的關注,相差實在是天淵之別。

2月上映由羅守耀導演的《人妖阿發》相反是在沒期望中有點甚麼感受的作品。電影以主流動作艷情元素作招徠,寫在香港不務正業的阿發淪為男妓,遠走泰國變性接客,遇到香港妓女在異邦受黑社會欺凌,冒險出手拯救,但最終未能成功。電影製作水平不談,但在人物的安排上,寫出邊緣底層小人物的悲慘,以及激於義憤而冒險救人,甚至父子不和的感情,都是人文主義精神的關注。雖然電影不算佳作,但也可以算是發揮了港產片的特色。

在人文主義精神中,關注女性的弱勢也是重要主題,6月上映的《金都》和《熟女愛漫遊》都是以女性反省自身作主題的作品。《金都》是新進導演黃綺琳用「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資助拍攝,成本相對較低,但電影以當代女性對自己的愛情婚姻反思作主題,寫出職業女性在職場和家庭生活的選擇困難,也是關注當代女性的自我反思。電影情節平淡寫實,在心理描寫上細緻有趣,只欠一點醒悟的感動。電影以香港知名婚禮服務購物中心金都作背景,本土味道十足,可見導演對香港這個城市的愛護,令電影更吸引香港觀眾。

《熟女愛漫遊》則由同樣是新進導演蔡潔玲拍攝,寫女子被男朋友背叛拋棄,為收拾心情,到日本漫遊解憂,在寄住的民宿認識幾個「怪」男子和民宿男主人,以及邂逅新男朋友,重拾自我的經歷。本來寫女性在愛情受傷,作出反省,也是人文主義精神的關注點,但是到日本後女孩的反省戲份被幾個同住民宿的「怪」男子的特別性格搶去了焦點,沒有表達出女子在情傷後的治療和反省,而且邂逅新愛的安排太簡單表面,欠缺感情。反而女子在日本重遇閨蜜,閨蜜的那段三角感情雖然篇幅較短,但情感反省更吸引。

同樣探討愛情的電影,有5月上映的《叔.叔》和7月上映的《幻愛》,不過兩部作品的人文關注精神和傳統的有些變奏。由楊曜愷拍攝的《叔.叔》寫中年人的婚外情,但主角是兩個有家庭妻子兒子甚至孫女的中年男子,在愛情和家庭間難以抉擇。寫婚外情的無奈和不捨,面對家庭責任和溫馨,作為男人,要面對後來遇上真愛的困局,既有社會倫理的壓力,也有中年人自身對下半生的反思,本來是人文主義精神電影的常見題材,但寫兩個基層中年男性的愛情,就比較少見。電影拍得平實細緻,感情淡然,加上幾個主要演員都表現出色,是部不錯的作品。

《幻愛》由拍攝過《十年》其中一個故事的年輕導演周冠威執導,寫年輕人的愛情,不過男主角是個精神病人,而女主角是處理他的病的輔導員,本身就是一場「禁忌」戀愛,寫這些不受社會倫理道德接受的愛情關係,在人文主義精神的關注下,一般寫在壓力下的掙扎反抗,但這部電影也有點變奏。這段愛情先由男主角在自己的幻想上開始,到女主角知道後,也對男主角產生愛意,雖然不是只集中在精神病人的戀愛困難上描寫,但寫出愛情可以突破限制,兩個人為對方想過放棄,也有足夠感動,故事以開放式結局讓觀眾自己決定的處理不錯。導演手法可算逐漸成熟,處理真真假假的愛情發展,能牽引觀眾情緒,表現不錯。這部電影有超過一千五百萬的票房,是港產片叫座的代表作。

9月上映、大概是最受觀眾關注的《麥路人》,由黃慶勳導演。電影獲知名演員郭富城、楊千嬅支持擔演,加上寫無家可歸、夜宿通宵營業的快餐店的貧苦大眾故事,當然有一定的吸引力。這類寫本土社會低下階層生活的電影,也是人文主義精神電影最常見的題材。這部電影故事情節感人,能表現本土特色,人物生動有趣,寫大家互助又各有難處,節奏有起伏,劇情發展流暢,確是可觀。但這部電影部分人物安排有些過度,寫得過度英雄化、過度偏執、過度悲情。金融才俊失敗後連累家人,一方面消極逃避母親妹妹,但另一方面又積極義無反顧的幫助落難無家可歸的宿友,英雄化形象矛盾。喪夫寡母為婆婆償還賭債日夜兼職,甚至出賣身體,是有情但愚孝偏執。金融才俊助人卻不肯治病回家,只能死在回家巴士上;喪夫寡母過勞而死,都是不合理的悲情。不過,寫流浪漢怕餓寧願入獄、消防員愛妻情深、小女孩自愛堅強、離家出走少年改過自新,這些關注社會低下階層小人物的描繪都很有本土關愛,為電影增添不少色彩,電影整體成績還算優秀。

2020年的港產片雖然不算豐碩,但希望關懷本土文化的電影製作人繼續努力,承傳港產片的人文主義精神,不怕低成本、條件缺、檔期差等困難,攝製出叫好叫座的、有港產片特色的作品。 

(原載於2020年10月,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頁專欄「藝評筆陣」,連結

--

[1]:定義引自維基百科網頁「人文主義」解說。
[2]:有關港產片與「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關係,請參考拙作《一個時代的光輝——「中聯」評論及資料集》(2001,香港:天地圖書)的〈前言〉部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