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查建英 對談 加藤嘉一】《自由不是免費的》書摘:第十日(上)

2020/10/29 — 11:55

編按:本文為查建英、加藤嘉一新書《自由不是免費的》第十章(第十日)節錄,兩人談及特朗普和美國大選。此書代序另見連結

書籍簡介

這是一位美籍中國人和一位人在中國的日本人的「新十日談」。

廣告

查建英,《八十年代訪談錄》《弄潮兒》《中國波普》的作者,《紐約客》等雜誌的撰稿人,這是她往返於中美之間將近四十年的心路歷程和反思。四十年來,她用英文給美國人講過很多中國故事,現在用母語對中文讀者講美國和中國的故事。她說,談了整整十天後,突然覺得美國的話題是談不完的,而中國的話題已經不想談了,感覺是幻滅。

加藤嘉一,即將離開香港的日本人, 寫過《愛國賊》,經常感到憤怒,但他說憤怒很重要,尤其這兩年在香港,從未如此憤怒過。憤怒成了他活着的動力。他會繼續關注香港、關注大陸,研究中國,

廣告

他們都相信,目前的問題不管多麼嚴重,人類的基本制度和核心價值觀沒有變,人們捍衛自由的勇氣依然強悍,追求平等的激情依然飽滿,其間的張力也會繼續使整個社會充滿活力。他們還相信,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一個轉捩點,可以走出危機。他們知道,自由不是免費的,他們相信自由必勝。

————————————————————————————————————————

《自由不是免費的》第十章(第十日)

查建英:查

加藤嘉一:加

加:查老師,我聽您說過的惟一一句髒話是“We are America, Bitch”。這句話是甚麼意思呢?

查:這不是我說的,我只是轉述美國《大西洋月刊》上的一  篇報道,標題就是這句話。記者採訪一個高級官員—  特朗普政府的核心成員之一,他說,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我  們這一屆領導要彰顯的美國氣質,那就是“We are America, Bitch”。Bitch這個詞的本意是母狗,在英文裏也有婊子之  意,用它來罵女人的時候,帶有一種男權的粗野味道,也  可以借用來罵軟弱的對象。特朗普的態度和政策,確實可  以用這句話來解讀:我們美國是世界老大,實力最強、拳  頭最硬,你們這些狗娘們兒最好乖一點兒,否則別怪我們  不客氣。嗨,用北京土話講就是:孫子( 讀zei,四聲) ,你大爺回來了,快跪吧!

特朗普對奧巴馬政府的「軟弱」極其反感,所以一上台就不斷高調退群、解約。他認為奧巴馬任上做的一切,都讓美國人感覺不好,和其他國家苦苦談判,顯得美國太軟弱,老是在退讓,老是在認錯。在敘利亞衝突中,對方越過了紅線,奧巴馬卻沒有還擊,特朗普認為這也太不美國了。

“We are America, Bitch”這句話表現的是一種粗魯蠻橫的男子氣概—  首先要讓敵人怕我們,而不是讓它愛我們。美國一直有兩面性:軍事實力遙遙領先,軍費開支世界第  一;而美國的軟實力(  自由民主、開放包容、高等教育、大眾文化等) 又讓全世界嚮往。但是特朗普現在不軟只硬, 強調「美國第一」。他手下的一些鷹派官員讓我想起當年  小布殊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九一一事件發生後,小  布殊政府不顧一切攻打伊拉克,要出一口惡氣,報仇雪恨  都來不及找準靶子。我至今記得拉姆斯菲爾德在電視上的  樣子,永遠皺着眉頭,永遠一臉陰雲地威脅着甚麼。結果  呢?魯莽出擊,捅了一個大馬蜂窩。現在,特朗普反其道  而行之,一上台就急着到處退群、撤軍。這種從四處出擊改為退守本土的戰略思維本身是有道理的(  實際上奧巴馬的一些外交政策也是調整與退守)  ,但共和黨鷹派那種簡單粗暴、單打獨鬥的毛病好像又犯了。

美國人有個說法,認為共和黨是爸爸黨,民主黨是媽媽黨,一硬一軟,需要合作互補。現在,儘管很多共和黨大佬都受不了特朗普這個人,覺得他瘋瘋癲癲,還有很多道德瑕疵,但他畢竟是共和黨,在經濟政策和很多社會文化問題上與共和黨保守派基本一致。而在中國問題上,不止共和黨,現在民主黨也支持他更強硬的態度,這幾乎是目前兩黨惟一立場一致的地方。在特朗普看來,中國一直在佔美國便宜,耍了美國很多年,現在是給中國這個bitch一點顏色的時候了。

加:如您所說,美國從兩黨到議會,從政府到智庫,在對華政策上不軟弱,不斷要求中國遵守國際規則,已經成為最大的甚至惟一的共識了。特朗普希望中國接受教訓,讓它又怕又愛。中國在崛起過程中以及在中美貿易戰的長期拉鋸中該如何應對,是一個考驗,也充滿了變數。我也相信,在特朗普第一任執政期確定下來的對華新戰略於2021 年1月之後也將持續下去。您覺得呢?

查:同感。這次大選無論誰勝出,美中關係都不會再回到舊軌道上去了。或許這是特朗普上台的最大功績,就是終於徹底和中共政權撕破臉了。

據《大西洋月刊》這篇報道透露,那位將“ Tr u m p Doctrine” ( 特朗普主義,指特朗普的外交理念) 表述為“We are America, Bitch”的高官是一位可以直接見到並非常瞭解總統想法的人。當記者請他解釋一下這個表述的含  義時,他說:「奧巴馬為所有事向所有人道歉,他對所有事都感到愧疚。特朗普總統不覺得他需要為美國做的任何事道歉。」另一位特朗普的朋友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述得更加直截了當:「有奧巴馬主義,還有『操奧巴馬』主義,我們就是『操奧巴馬』主義。」

那個記者還向特朗普手下的另一位高官提到了一部搞笑木  偶片《美國隊:世界警察》( Team America: World Police ) , 問他是否看過。這部影片用調侃的手法描繪了一個美國反  恐民警小隊四處奔波充當世界警察的故事。那個官員笑着  回答:「當然看過。總統相信我們美國人就這樣,你們要  麼接受,要麼拉倒。」話說得挺霸氣,不過影片其實也調  侃了這種美國式霸氣。片中最大的壞蛋是獨裁者和恐怖分  子,但它也諷刺了天真糊塗的好萊塢左派藝人和一幫大大  咧咧、簡單魯莽的美國牛仔英雄—  這兩撥人都自以為在拯救世界,卻常常把事情搞砸。影片主創是美國經典電視  動漫系列South Park ( 《南方公園》,港譯《衰仔樂園》) 的創作者,他們的美式自嘲和辛辣諷刺不放過任何人,不論  是商人還是政客、左派還是右派,都在他們的射程之內。  新出爐的一集《衰仔樂園》諷刺的就是那些為了到中國賺  錢而對中國政府卑躬屈膝的美國企業,包括球星和好萊塢  製片人。這類「自黑」的文藝作品在美國多得很  — 比如中國觀眾熟悉的《紙牌屋》,公眾和政府對此都習以為  常。這恰好是美國式的文化自信。

《自由不是免費的》

《自由不是免費的》

(《自由不是免費的》將於十一月初出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