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橫跨十八屆科大「老鬼」以舞明志 《革命舞序》予港人未來一個盼望 

2019/12/31 — 0:01

十二月某個寒夜,數十名身穿黑衣、黃巾蒙面的舞者凌晨4、5點開始爬上獅子山,抬著大量攝影器材和「香港民主女神像」,趕在日出時份在山頂跳一段舞,送給香港人。這支舞名為《革命舞序》,由橫跨十八屆的科大畢業生擔任舞者、製作影片,他們盼以音樂與舞蹈記錄反送中運動的點滴,凝聚每一位為堅守香港未來而無私付出的人。

「我哋希望透過呢隻舞,比個盼望全香港人,令佢哋知道呢半年有好多事情發生,但唔會打低我哋,反而會令香港人更堅定、頑強,我哋係唔會驚㗎!」《革命舞序》發起人之一 Harry(化名)說道。

廣告

在舞蹈短片正式發布的六小時前,已從科大畢業十幾年的 Harry 和阿仁(化名)跟記者相約在新蒲崗某工廈單位的鏡房。面對鏡頭,他們換上寫著「革命舞序」的黑色衛衣,戴上自備的連登豬和 Pepe 面具。2020年將至,除下面罩相見的那天,何時到來? 

廣告

Harry (連登豬)和阿仁(Pepe)

Harry (連登豬)和阿仁(Pepe)

四段舞 跳出香港的初夏到寒冬 

《革命舞序》計畫從構思、編舞、拍攝到成品發布,大概只用了兩個多月時間。這支革命之舞的誕生可從一場訴苦飯局說起。

Harry 憶述,他們的科大畢業生聊天群組中總有幾個成員常因政見與家人吵架,心中累積了鬱結,於是便約出來吃頓飯,聚一聚,抒發各自這幾個月來的感受。聊著聊著,便想到用彼此最喜歡的舞蹈,為香港人打氣,漸漸地地從4、5人組織到現時台前幕後約50人的義務團隊,年齡從二十幾歲到四十幾歲,來自各行各業,有家庭主婦、銀行職員、老闆等。Harry 感慨大家畢業後其實很少見面,「平時約餐飯都要約一、兩個月先約得成」,這次因為反修例運動以及《革命舞序》再次聚集起來,每星期排舞、拍攝至少見兩、三次,「真係好 surprise」。

但科大畢業生重聚只是其次,團隊最希望做到的是凝聚各有崗位的香港人。

「其實最想係咁,去鼓勵這幾個月來付出咗好多、社會上有唔同身份嘅人,例如護士、醫生、急救員、記者、和理非市民,甚至勇武。佢哋都付出咗很多,我哋想用跳舞嘅力量去支持、感謝佢哋,亦希望大家繼續努力。」阿仁將這支舞背後的初衷與組成娓娓道來。

全片約五分鐘的《革命舞序》可分為 4 個部份,包括有傘有聚、勇武抗暴、天使以及遍地開花,並分別以〈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LMF〈二零一九〉、方皓玟〈願〉以及重新編曲錄製的〈願榮光歸香港〉作配樂,記錄香港2019年的初夏到寒冬。每部份分別以Hiphop、現代舞等各種舞風,傳達不同訊息與情緒;舞者用身體說故事,超越言語、國籍。

《革命舞序》由6月的200萬人大遊行拉開序幕,以傘入舞,突顯「和理非」風雨同路。第二幕主角是經歷槍林彈雨的勇武,舞者用強而有力的肢體動作表達對政權的憤怒。阿仁解釋道:「係(政權)話畀我哋知和平遊行無用,再洐生到勇武呢個角色出現,佢哋先可以做到和理非達成唔到的目的;我哋希望紀錄到佢哋辛勞付出,甚至用身體經歷痛楚,用時間、將來去換取理想」。

影片有勇武,卻無警察,阿仁強調因為不想將警暴這些較負面的訊息放進舞作,他們希望凸顯的反而是第三幕「天使」中的記者與醫護。「其實永遠唔會有和理非係勇武側邊,勇武行動時,側邊永遠只有記者同First Aid,有咩事都係First Aid第一時間衝過去......無咗記者亦冇人紀錄到件事」在阿仁及團隊眼中,記者與救護是不顯眼卻很重要的角色。

整支舞作以於獅子山上眺望黎明到來的畫面作結,表達無論困難再多,香港人依然齊上齊落,用創意和靈巧,將抗爭融入生活,遍地開花,凝聚彼此,帶著「一種正面、積極推動嘅力量向前行」。 

無畏無懼 繼續往前

《革命舞序》團隊雖然希望藉由舞蹈與音樂,向港人傳達正能量,但阿仁坦言其實整個拍攝過程中,自己內心卻時常充滿恐懼。

「每一次拍都係好提心吊膽」阿仁說。在這三個人出街就會被指非法集結的時代,三十多位舞者戴上口罩一齊出沒在香港大街小巷,儘管只是在拍攝mv,也難免擔心會有被捕風險。「就算係一個山旮旯地方拍片,我哋都會驚,因為佢哋(警察)唔需要真係理解你地(出現)嘅原因;呢個情況係執法者係令你驚,而唔係法律本身唔公義」。即便是上獅子山那一晚,他們仍舊害怕會否被途人拍下面容,或有人報警。

恐懼雖形影不離,但LMF 《二零一九》中副歌那句「用十年換十年 判十年坐十年」,讓阿仁鼓起勇氣克服恐懼。「我哋做呢個所謂好有風險嘅MV 付出嘅係咩?最多咪比人拉去差館幾廿小時,當佢打你幾下,都肯定告你唔入,因為你真係拍片」。然而,已有許多人為香港付出了「十年又十年」的青春歲月,阿仁反問:「點解我地唔可以行呢步呢?」。

這半年,香港人心中或留下了許多憤怒、傷感、恐懼,但團隊希望透過舞作告訴彼此:「就算半年過去,我哋都要繼續向前,呢個唔係一個完結,就好似我哋舞名《革命舞序》——呢個『序』,係一個開始。」如這群科大畢業生在影片最後的留言:「2020年香港人會更團結更頑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