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1/3/1 - 23:23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

電影《狂舞派 3》劇照

電影《狂舞派 3》劇照

當天,那些為了夢想曾經去得好盡的人,今日在霸權所搭的台上,跳着自己不相信的舞步、高喊毫無意義的口號、擠起蠟像一樣的笑容、念誦自己心裏唾棄的台詞。

聽說,電影院光影流聲,帶領觀眾暫且擺脫日常枷鎖,探索陌生地域、鑽進歷史暗角、馳騁仙境幻象。從這點而言,《狂舞派 3》很冷酷,再沒有超現實熱血夢想,沒有每個舞步都充滿笑容的青春;你走進電影院,卻看見了自己,看見了真實的香港。

《狂舞派 3》帶領人跳進當下香港的痛苦與鬱結,寫實得太殘忍。

廣告

當夢想凋零變質、再加生活逼人、旁人不理解,你努力找尋出路,結果變成幫兇;我們可以給自己一萬個投靠權力的理由,你以為成就自己、貢獻社群,其實助紂為虐。就如一頭老虎,你為了證明自己是老虎,卻走進了動物園……

這齣電影,適合每個香港人。那些掙扎中的人,會明白同路人就在街頭、在後巷、在抹不掉的塗鴉背後,縱使困苦,但從未死心;那些半醒的人,初衷未忘,靈魂被無止境被拷問;那些站穩權力一方的人,可看清楚自己那副嘴臉,就是給時代的留影。

導演黃修平拒絕重複八年前《狂舞派》的成功元素,用極為反傳統的說故事方式,直面真實,但昨日之日不可追,當我們要告別過去,又何妨顛覆傳統、反轉自己,不懈嘗試。

近日心情欠佳,看完《狂舞派 3》,也許心情更壞;但霸權肆虐,死結無法解脫,佯作樂觀亦無意義。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面目全非新香港。「如果你想知道幾時望到明月,我只係知道腳下是我起點。」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