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題】教班不符藝發局補貼申請資格 業界嘆﹕藝文界向來靠教班搵飯食

2020/3/12 — 11:25

民政事務局早前獲政府防疫抗疫基金撥款 1.5 億,其中 5,000 萬元撥予藝發局,加強原有的「藝文界支援計劃」。惟計畫細節公布後,業界批評聲音不斷,直斥「完全唔到位」。個人藝術工作者申請資格更引起不少爭議,許多自由工作者反映未能受惠。問題之一,在大部分藝術工作者主要收入來源是教學工作,但計畫卻列名「私人授課/坊間的音樂、舞蹈及藝術學校之藝文教學活動」不包括在合資格申請者中。

有九年資歷的自由舞臺劇演員、戲劇及舞蹈導師向《立場》表示,受社會事件與疫情影響,演出機會及藝術教育工作大減,近半年幾乎是「食穀種」,最近開始兼職蛋糕烘焙學徒。

除自由身藝術工作者外,亦有非藝發局資助的團體或組合表示自己不符合資格參與「藝文界支援計劃」。由於計劃列明,申請團體過去兩年須曾與藝發局、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民政事務局「藝能發展資助計劃」、九大藝團、香港藝術節、西九文化區、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等有資助/聘用/合作關係,因此許多自負盈虧的藝團便不合資格。以劇團「福戲網絡」為例,他們因從未與上述機構合作,所以無法申請是次「藝文界支援計劃」。 

廣告

究竟這次加強版「藝文界支援計劃」,誰可受惠?自由身工作者又面臨什麼難題? 

個人藝術工作者申請資格

廣告

5 日,藝發局公佈「藝文界支援計劃」(加強版)的詳情,受惠人士共分為 A、B、C 和 D 四項,A、B 項是與受藝發局資助的團體或計劃有關,C 項則是非藝發局資助舉辦之藝文計劃,而 D 項就是受疫情影響的個人藝術工作者。詳情公布一天後,藝發局再更新了個人藝術工作者申請資格的部分,現申請條件如下:

(取自藝發局文件:「藝文界支援計劃」(加強版) 常見問題)

如何符合個人藝術工作者的申請資格 ?

申請者須為香港居民,而其參與的藝文工作機會因受疫情及場地暫停開放影響而被取消或延期,有關工作機會並不包括

-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文活動及場地伙伴計劃活動;
- 九大藝團或香港藝術節的活動;
- 民政事務局藝能發展資助計劃活動;
藝發局年度資助藝團、優秀藝團及文學平台計劃藝團活動 (最新安排請參閱 D10)
- 藝發局資助計劃,包括「計劃資助」、配對資助計劃、文化交流計劃、 學校與藝團伙伴計劃、文學發表媒體計劃、香港文學大系之活動;
私人授課/坊間的音樂、舞蹈及藝術學校之藝文教學活動。

3月6日 新增 D10 項:本人參與的藝文工作屬於藝發局 2019/20 年度資助藝團所舉辦的活動,我是否可以就相關活動提交申請 ?
藝發局 2019/20 年度「年度資助」、「文學平台計劃」、「優秀藝團計劃」 的藝團,在本計劃下直接獲發$80,000 資助......如果$80,000 資助尚未足夠補助所有支出,藝團應向藝發局申請最多$50,000,即共$130,000 應急。本局明白藝團也有一定負擔,因此若前線藝術工作者未能從藝團方取得全部或部分薪金,亦可就其個人工作酬金損失申請「藝文界支援計劃」資助,成功申請者最多可獲得上限共$7,500 資助。 申請者可參考以下例子 : 

情況A
李小明先生的受聘薪金為$10,000,劇團 A 從資助中分配$10,000 予李先生作 爲薪酬,李先生無須就相關活動向藝發局申請資助。

情況B
李小明先生的受聘薪金為$10,000,劇團 A 從資助中分配$5,000 予李先生作爲 薪酬,李先生可填妥申請表及獲劇團 A 負責人簽署證明尚欠$5,000 薪金,然 後提交表格到藝發局,藝發局經處理後發放資助$5,000 予李先生。

情況C
李小明先生的受聘薪金為$10,000,劇團 A 未能分配任何資助予李先生作爲薪 酬,李先生可填妥申請表及獲劇團 A 負責人簽署證明,然後提交表格到藝發 局,藝發局經處理後發放資助最高上限$7,500 予李先生。

為避免雙重資助情況發生,上限為 7,500 元的個人藝術工作者資助會先發放予沒有參與康文署、民政局或藝發局計劃的受疫情影響的藝術工作者,但若藝發局 2019/20 年度「年度資助」、「文學平台計劃」、「優秀藝團計劃」 的藝團未能支付個人工作者全部或部分薪金,有關工作者可就「藝文界支援計劃」個人藝術工作者部分申請資助。

但計劃列明,私人授課/坊間的音樂、舞蹈及藝術學校之藝文教學活動的個人藝術工作者,不符合「藝文界支援計劃」的申請資格。局方解釋有關安排是因為坊間的私人教授各類藝術課程、訓練班、校外課程眾多,暫時較難辨識及針對真正有需要的藝術教育工作者,因此在現階段暫時未能即時惠及此範疇對象。局方又指得悉教育局已發出指引,建議學校照顧課外活動受影響的藝術教育導師。此舉遭業界質疑是「將『個波』交給教育局,希望對方會處理」

《立場》向教育局查詢有何「具體措施」可保障受影響藝術教育導師、會否支付他們部分薪金,局方回覆指,如學校有興趣班等聘請校外導師,或資助學生參與由學校舉辦的培訓項目,可與有關導師商議安排;如該導師能提供適切服務(如停課期間電子學習、復課後加強培訓、安排相關分享/表演/比賽等),學校可從相關撥款支付有關開支。教育局的回覆,變相等於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補償受影響導師的損失,並未提出實際措施保障藝術教育工作者。

自由工作者﹕業界維生靠教班而非表演 政府補貼表演而不補貼教班 

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入行近 18 年的李景昌為自由身藝術工作者,主要參與中小型劇團演出,以及從事戲劇教育工作,2008 年更創辦了自負盈虧的小型劇團「人間搞作」。他向《立場》表示自己並不符合是次「藝文界支援計劃」個人藝術工作者資助的申請資格。

李景昌直斥:「政府支援完全唔對位,佢哋唔清楚業界發生咩事」。他解釋指八、九成業界人士都是以教學校興趣班、社區中心課程等藝術教育工作維生,「但依家個補貼完全落唔到呢一班人度」。他認為對於自由工作者而言,表演取消的損失也許不及教學工作上的影響。

「表演係搵唔到飯食,係靠教班搵飯食,呢行咁多年都係咁,你賠一個搵唔到飯食嘅錢我哋。唔係話唔多謝,但幫唔到我哋。」李景昌慨嘆。

細閱過「藝文界支援計劃 (加強版) 常見問題」多次的李景昌指,藝發局稱計劃暫時未能惠及有關藝術教育工作者,而教育局方面又交由學校自行決定補償導師,「學校可能有佢哋嘅諗法,叫學校決定,我哋有補貼嘅機會好低」。以他自己為例,原定今年共有五個教學課程,涉及約十萬收入,但日前已收到校方通知全部課程取消,並不會有任何補償。李景昌指,對自由工作者而言,「其實好難抱怨學校,因為一向做法都係有上堂就畀錢、冇上堂就唔畀錢」。

至於向劇團追討取消演出損失,李景昌坦言:「根本都唔忍心係乞衣兜再嗱飯食」。他指許多本地藝團尤其是中小型藝團根本沒有商業贊助,本身已經財政拮据,「我心知肚明佢哋畀唔到」。另一方面,藝團亦未必會立即賠償予自由工作者,「因為會話演出延期、再 book 過場,有啲可能快啲,但有啲可能係明年嘅事,咁就等於我今年冇左呢部分收入」。

現時政府對業界的補助不但「不到位」,李景昌認為更造成業界被分化的情況,「我甚至覺得業界有少少被分化,即藝團本身已經有政府資助,但都分到比較大嘅補貼,但平時已經冇資助(的藝團),依家更加係乜都冇 ,更加有冤無路訴。」他遂道,「但我又唔會怪罪同行,因為都係同行努力先可得到資助」。

任演員、導師近十年 現兼職蛋糕烘焙學徒

除了李景昌以外,另一位自由身工作者譚芷翎亦面對類似困境。譚芷翎 2011 年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畢業後,一直從事自由身舞臺劇演員、戲劇及舞蹈導師,但近半年因社會事件及疫情關係,工作機會大減,自嘲「可以話係食穀種」,現兼職蛋糕烘焙學徒。

兼職蛋糕烘焙學徒的譚芷翎 

兼職蛋糕烘焙學徒的譚芷翎

譚芷翎原定三、四月有近24場康文署主辦的演出,但現因疫情閉館的關係,全部延期,或順延至九月進行,但仍未有確實日期,目前亦未收到任何相關薪酬。此外,譚芷翎這兩、三個月原會參與的超過30 場學校巡演,已因停課問題全數取消,未有得到任何工資。

譚芷翎坦言「freelance 模式係好冇保障,要完成 100% 先會攞到舊錢」,一旦演出或課程因事忽然取消,便很難獲發薪酬。但她強調,演出或教學的前期準備全付諸東流,亦無人會補償他們在過程中所花費的時間、心力。

她認為,「藝文界支援計劃」給予個人藝術工作者的 $7,500 資助並不多,只是「好過無」,但申請資格限制上卻謹慎到她身邊許多業界朋友都無法獲得,反問「會唔會有另外好啲嘅標準?」 

原非受資助藝團 不符申請資格

根據「藝文界支援計劃 (加強版) 常見問題」內容,非藝發局資助的團體或組合申請者須符合以下所有條件:

1. 自 2020 年 1 月 29 日至 4 月 30 日期間受疫情影響的非藝發局資助舉辦 之藝文計劃重點活動,如演出、展覽及其相關的工作坊、大師班、講座等,以及為 4 月後的演出/展覽所作的排練和準備(例如設計和宣傳 等);

2. 於過去兩年曾獲藝發局、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民政事務局「藝能發展 資助計劃」、九大藝團、香港藝術節、西九文化區、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等資助/聘用/合作(康文署場地租用的租金減免除外)。

本地劇團「福戲網絡」原定於 4 月連續兩個禮拜在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及香港文化中心劇場進行《潘霍華的情書》重演,但受疫情影響已於二月底宣布取消所有演出場次。「福戲網絡」監製 Danny 向《立場》表示,由於劇團不符合上述第二項條件,因此無法申請「藝文界支援計劃」C 項「非藝發局資助舉辦的藝文計劃」的資助。《立場》已向藝發局查詢計劃是否存在漏洞導致「福戲網絡」類似情況的出現、有何措施可幫助劇團等,有待回覆。

Danny 透露是次《潘霍華的情書》製作預算約 75 萬,目前實際損失約五萬多元,這損失數字主要來自前期宣傳工作。至於演員工資方面,Danny 坦言劇團無力支付,只好呼籲受影響演員向藝發局申請 $7,500 的個人藝術工作者資助。

此外,早前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在有關藝文界防疫抗疫基金撥款的新聞稿中提到,「因康文署關閉場地而取消的活動,政府會為相關主辦團體提供免費退票工作」。然而,Danny 表示至今仍未收到康文署任何有關退票工作的細節,目前由劇團自行辦理觀眾退票事宜,原本已出售的兩百多張門票,現在僅約二十位觀眾主動聯繫並提供退票相關資料。

藝發局「年度資助」藝團前進進:一筆過撥款金額不足舒緩藝團損失

據「藝文界支援計劃」內容,屬藝發局年度資助藝團的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可直接獲發 $80,000,另可再申請最多 $50,000 的資助,即最多合共13萬。前進進向《立場》表示,受疫情影響《聽搖滾的北京猿人 2021》由 3 月尾延期至 6 月頭演出,接下來 5 月中舉行的《讀劇馬拉松 2020》及 6 月舉行的新文本體驗課程,暫未知會否受影響。

前進進指「目前只是演出延期,暫未有具體的損失」,但劇團強調由於《聽搖滾的北京猿人 2021》需於 5 月下旬覆排,劇組人員需要付出額外的排練及工作時間,並因此增加製作成本。前進進又表示,若之後節目及活動均需要延期、取消或要以其他方式發播(如網上直播、錄播),很可能會損失大部份票房收入,同時需再增撥資源用於錄像製作、網上發佈等技術上。

問及是次防疫抗疫基金多大程度上有助舒緩業界面對的困境,前進進指他們最大的困惑是不知道要以這筆資助應付多長時間,如只計這個行政年度(2019 年 7 月至 2020 年 6 月),資助大致上舒緩了劇團面對的問題。然而,前進進強調如果疫情繼續,影響到 6 月以後的節目,抗疫基金又只有這一筆過的撥款的話,那不論是延期或取消,金額都不足以幫助舒緩劇團及各工作人員的損失。

前進進表示,「在眾多未知的因素下,如何在各項節目中分配現有的緩助資金,對藝團都是一大難題」。

文/鄭晴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