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7-20/10/2019):兩周自轉

2020/2/17 — 9:49

這兩星期我由香港到了高雄,然後在非洲作結——這裡有真實的旅程,也有創作人在演出中帶我馳騁。

鄧樹榮的《死人的手機》是當代劇作家Sarah Ruhl 2007年的作品,講述現代科技如何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同時又令人疏離。黎玉清飾演的Jean因為接聽了鄰桌暴斃了的陌生男子的電話而闖入了他的世界。這個黑色喜劇寫得相當精彩,但不知是我的狀態引致我無法接通演員所交出的能量,看時腦袋是不斷放空。

跟著便到了衛武營,兩天看了兩個精彩演出。衛武營一週年了,看到了主事人的活力和努力。第一個看的柏林喜歌劇院的《魔笛》寫了評論,跟著的雲門舞集與陶身體劇場的《EXCHANGE》也寫了,雲門的前任及現任藝術總監林懷民及鄭宗龍和陶身體藝術總監陶冶,各自交出了一個短篇,當中最有意思的自然是鄭陶二人分別為對方舞團編舞,一晚看到兩個舞蹈訓練體系的碰撞。

廣告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主辦的《放逐》,由方祺端編劇及導演,馮程程出任戲劇構作。對方祺端我是很有期望的,記得演出中對當下時局的回應,當時看得頗有感受,但現在印象已經模糊。

在大館上演的《非變之舞》,由視覺藝術出身的鄭得恩創作——南非的舞者與台灣的戲曲家擔演——在他遠渡重洋去了南非的外祖父,與十九世紀絕種的斑驢的DNA如何被複製而「重新繁殖」中思考滅絕與身份的建構。場地一分為二,這一邊看完了,便到了另一邊繼續,觀眾的移動多少跟人們流徙他方有些相似,而他說外祖父 是斑驢的變身,也是對血緣與種族的探究。意念是有趣及可再發展的。

廣告

【盤點41-42_2019】  

後記:想過看完了這麼久,沒做筆記的記憶已模糊,該寫還是不寫?最後決定要堅持,留下紀錄,但希望看官不要見怪有些如蜻蜓點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