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族》宣傳圖

《永恆族》 — 不再單單是保護人類的玩意

(少量劇透)

自從華人女導演趙婷憑着《浪跡天地》(Nomadland) 奪得上屆奧斯卡最佳導演殊榮之後,外界得知她將執導漫威超級英雄片《永恆族》(Eternals),大家都好奇一向實行獨立風格的她會如何與主流電影公司合作製作商業片,觀眾對電影的期望亦隨之變高。

電影在美國公映後在爛蕃茄網站上奪得的分數是漫威電影歷史上的新低。看了幾篇外國的影評,評語大多是認為趙婷並未為電影帶來革命性的突破,或者說她的格調與漫威格格不入。

不過客觀地看,《永恆族》始終是主流商業片,就算找來最具作者風格的導演執導,也許只可屈服在公式化的框架下運作。特別是英雄起源電影,還是要按「規矩」介紹人物起源及故事背景。《永恆族》的人物和故事並不簡單,涉及的英雄人物有十個之多,而故事則覆蓋長達七千年的文化轉變,不習慣處理大型群戲的,難免會顧此失彼。在電影當中,Angelina Jolie 飾演的悍將女神Thena及飾演首領的Selma Hayek的明星感最高,但是戲份編幅卻不多,有點不平均。重點發展落在男女主角身上,可惜飾演女主角的Gemma Chan的氣勢還未夠火候撐起整部電影。個人認為,電影最奇怪的選角是飾演擁有控制心智能力Druig的Barry Keoghan,不知道是否他在《聖鹿獵殺》(The Killing of a Secred Deer) 中的演出太深入我心,他在電影中的每次出現都有一種邪氣。

談到風格方面,若果期望《永恆族》出來的效果跟系列其他電影無差的話,荷里活大概也有不少人選能達至預期,找來趙婷應該是想要擦出新火花,在這點之上,電影算是成功的。

電影由一開始的序言告知宇宙有一位萬物創造者,到他派遣永恆族戰士到不同星球保護物種,再到多年的進化後,戰士開始懷疑自己的使命繼而產生不和,這些轉折早注定趙婷的視野不單單是超級英雄保護人類的玩意,而是關於更崇高的存在主義。永恆族戰士被創造出來旨在侍奉創造者,他們乖乖守候,但人性驅使他們懷疑創造者並非全能全善,他們的自由意志能決定自己的命運,對抗天命。若加上宗教層面角度,將會有另一番解讀。

英雄內訌的主題其實早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e: Civil War) 已經出現過,記得當時推出時,外界接受程度很高,認為電影內容帶出英雄人性的一面,如今,拿著《永恆族》來相比,《美》頓時變得小巫見大巫。

看過《浪跡》的觀眾也見識過趙婷拿手的紀實影像風格。她在《永恆族》也棄用不少電腦特技背景 (Green screen),直接起用實景拍攝,捕捉景色中的光影變化,她自己亦坦言有參考《復仇勇者》(Revenant) 中採用自然光的拍攝手法。配上超級英雄的畫面,沒有太大遺和感,反而為這漫畫主題添了一些實感。配以手持及特寫鏡頭,我猜導演是把角色視為真實人物來拍攝。

《永恆族》未必是Marvel迷最滿足的超級英雄片,它沒有一貫招牌式的搞笑點,沒有龐大的動作場面,但有的是如詩如畫的畫面,及能帶走的反思,這些為片種帶來了一點清新。

 

作者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