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油庫新邨 梯底補鞋

2019/12/27 — 10:06

主持何駿傑(左一)跟老闆蘇永權(左三)的合照

主持何駿傑(左一)跟老闆蘇永權(左三)的合照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狗爬徑下,蝴蝶谷飛,長沙灣旁,孻子腳印,圓形海角,樂園歡欣,波樂粼粼,橋跨荔灣,油庫新邨,置業安居,舊日情懷,相片追尋,昔日岸邊,今立公園,青年才俊,髮鬢斑白,社區漸老,活力猶在,人來車往,熱鬧哄哄,放學時段,笑聲不斷,街坊窺探,彎腰問價,低首凝視,巧手縫線,力扯快揼,技藝熟練,舖呎六十,鞋量如山,三櫈兩口,分工合作,藍圍裙上留下層層膠水漬,剪小塊膠布黏指頭以防受傷,視修補鞋技為藝術工作,他乃補鞋店第二代傳人蘇永權,即使骯髒,仍不忘父親教導,「沒有強迫接手,想兒女學門手藝養家過活,自己亦希望將傳統文化延續並發揚,更不會讓修補位再次爛掉,這乃做人原則」。橋上車流水不停,梯下狹處修理間,鞋破敬惜能重用,立地踏遍求真理。

光管照着白底紅字,粉牆繪上蝴蝶壁畫,橫樑貼細小發黃膠牌,近看為創辦人名字,他說以前屋邨要求將持檔人姓名貼在門口上,邨內有數十小檔,如磨刀、配匙、賣花、報攤等,現只剩約十檔,「父親十多歲到山寨廠學師幫灣仔上岸美軍造皮鞋,生意不俗,一九六五年自立門戶,在家旁的荔枝角海灘築補鞋檔兼造鞋,同時拿補鞋箱去深水埗、長沙灣擺檔,當時常補男裝皮鞋及女高踭鞋,接着見美孚新邨落成,人流漸多,故決定遷往第一期街市近垃圾房天橋底做街坊生意,現址原成年興米舖作單車停泊位,悉他們另覓停放,加上原址環境不佳,七七年搬到這處」。海灣成油庫,油庫變屋邨,滄海桑田,見證發展,他憶起到荔園遊玩,荔枝角海灘乘風棹艇,「小學四年班已落檔幫手,逢放假做半日,他教換鞋踭、揸膠水、揼釘及擦鞋,店內只得父親和夥計二人,間中山寨廠師兄弟也來幫忙。中學畢業後沒想過接手,從事廣告業五年後他年紀大及患病,且回來傳承家業,了解打前後掌、扯線及鞋料認識,一晃眼二十七年」。

廣告

每對鞋掛上小黃圓數字牌,舖外層架放鞋墊、鞋油及鞋刷,左牆掛白、紅、黑、綠、螢光黃線轆,中柱置膠水加熱焗爐,爐下擺鞋底膠料,爐旁吊六部加壓虎鉗和風筒,舖右有七部作打磨雕刻電動工具,三部打磨機、壓底機和鞋面車各司其職,頭頂層架白膠小盒藏拉鏈、撞打配件,身前見揼鞋鐵腳,看似混亂,秩序井然,夫妻對坐相濡以沫,「所有鞋皆可補,視乎價錢而定,鞋不要買太多或存放太久,鞋面破碎不能補,另換鞋面因涉及造鞋工序而不懂補;皮鞋着舊可自擦鞋油,鞋面不需濕布抹,用鞋擦塗鞋油直擦,穿後放廁紙入內吸濕氣,若發霉落消毒火酒抹;運動鞋可清洗,若有皮成分實不可,因皮濕水變硬欠軟,容易變形,另鞋爛不要亂用萬能膠自行處理,這或越黏越爛,其買可針線處理」。往日附近有四間補鞋檔,十年前只此一家,他認為現時生意比以往好,惟欠缺新人入行,「補鞋不只面對鞋,要學面對人,初時邨內多上海人、潮州人住,他們比較野蠻無理,講價及要求快靚正,今則斯文講道理」。

回首片段,歷歷在目,懷想老父,耐心教導,「他最耍家換男裝皮鞋皮底,工序繁複,牛皮硬,要裁剪、車線和收線,技高難學;父沒有收徒弟,假若有時間和地方,亦樂意授教」。茁苗成樹,根生土地,盡心幹事,履厚承傳,爛處修補,痕跡隱在,破鏡缺圓,撕裂永遠。

廣告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樓梯底的風光》帶領大家尋找社區已買少見少的樓梯舗,訪問不同行業的舗主,細談他們見證過的香港光輝歲月。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