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波提切利展 — 作為藝妓的自豪

2020/11/3 — 18:13

【文:走文青呀,唔該】

週末看了香港藝術館 的波提切利展,專業點評當然輪不到我,想講的是 Botticelli 本人。

文藝復興大師 Botticelli  受金主所托畫下《三王朝聖》,受人錢財當然要大大力擦鞋才算是一個出色的吹奏師。

廣告

所以畫中理應是主角的耶穌在比例上縮小得幾乎淪為背景,Botticelli 把金主 Medici 一眾家族成員畫成去朝聖耶穌出生的「一大堆聖人」,低調地高調。最有趣的是 Botticelli 身為畫家不只是簽個名,還把自己畫進畫中,成了少數面向觀眾的人物。

其實我還是第一次看真跡,不知是否先入為主, 總覺得 Botticelli 才是畫的主角,size 最大,站在最前,披着金黃色大外套,比「一大堆聖人」暗紅調來得更顯眼。

廣告

後來的拉斐爾也把自己畫到《雅典學院》中,敢於與大師柏拉圖(其實是同時期前輩達文西)同框出現,心底裡還是有對自己足夠的自豪,但卻是低調得多,只把自己的頭畫在人堆裡。

Botticelli 是名副其實的藝妓,從他簽名 (自畫像) 中的自豪,可見藝妓在當時是值得炫耀,是光榮的事。藝術家是銅臭的又如何,一買一賣,說是「文藝復興」,其實比香港之類的資本主義社會來得均真、實際,因為藝術家是實在的有價有市。

香港本身就是一個不著重文化輸出的社會,免費藝「奴」是常態,有償勞動才是少數,尤其在商業操作上,不知是有意或無意,都以為文藝創作的人都自行以光合作用維生,所以那些 meme 「幫你儲 portfolio」「幫幫手㩒個掣」「紅咗咪幫你慳埋 marketing」 總是能在網上永續流傳。

有時能收到與投入極不成比例的報酬已可當是恩賜,客人也收獲到一些自我感覺良好。但實質上只是知道這一類「文人」不懂得商業計算,可以再壓榨多點,讓本已不平衡的天秤更再不平衡一點。

難聽的話就是滿足有些人的嫖客心態:即又要消費賣藝的文人,心底裡又要看不起他們,因為賣藝為生終究不會成為香港主流的發達方程式。

記得後生時學習 Botticelli 那幅《維納斯的誕生》,基於香港教育制度十分鼓勵批判性思維,身旁就有人問:「女神又點會有肚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因為地鐵站廣告上的女神又確是沒有肚腩的。

香港的問題從來都不只是土地,更多的還是口味問題罷。

說遠了,文青風雅也是一門日常消遣,看畫的真身總是比只揭揭書更有一種儀式感。既然現時都飛不去歐洲博物館打卡行禮如儀,路過尖沙咀到藝術館看一下也是好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