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洗太平地」從來都血腥 別過臉不看 也改變不了自己踩著滿地鮮血的事實

2020/10/18 — 15:42

「Design District Hong Kong 設計香港地」今日在臉書澄清,他們使用的 #通州街天橋 場地「已閑置兩年多,主辦機構為推動本地創意設計的小型機構,我們沒有能力影響及促使讓任何人、團體及政府部門為我們只舉行九天的臨時活動而進行清理露宿者行動,兩者本身根本完全沒有因果關係」;其後又強調他們為了使用條件甚差的場地花費許多人力物力,似乎對於排山倒海的批評頗感委屈。

在此我想重提一件往事。幾年前我曾在一家藝術機構參與策劃工作,機構一向倚賴政府資助,資源緊絀,任職的同事一直努力找尋更多資源。一次開會,有人提出想申請一個市建局資助,內容為美化一個市區重建項目的圍板。其實去到有圍板的階段,整個收樓程序已經完成,該市區重建項目事在必行,無論是哪個藝術單位去美化地盤圍板,和重建都是「根本完全沒有因果關係」,但我當時極力反對,認為申請這樣的資助,等於為該重建項目、甚至是市建局背書。

不是想說自己有多麼高尚,我是覺得在視覺藝術範疇,大多數人都對這種東西本能地抱有懷疑,即便有機會獲得某些資源、使用某些場地,也會慎重處理。

廣告

當代藝術常被大眾嘲笑離地,也許很多表達手法確實說不上平易近人,但是針對創作倫理的思考大概比許多藝術形式來得深刻和普遍,自我批判的力度也特別強。

社區介入藝術101: 先要考察、了解地區,不能把地區和社群當作抽空脈絡的藝術佈景版,這是「藝術」對「活生生的人」最基本的尊重。我其實不熟通州街附近的社區,但稍為搜尋一下就知道,去年初已經有人提過通州街豪宅入伙之時,天橋底一定會洗太平地,美其名是「處理衛生問題」、美化社區;果不其然,該處的無家者不消多久就全部被逼遷。如今使用同一地點「搞藝術」,其實就是為整個「豪宅化」大project接力。剛又看到 阡陌之間 專頁指出,原來今次主辦的 #香港設計中心 將於市建局通州街、桂林街項目,營運一個「設計與時裝基地」。整個展覽的本質更加呼之欲出。
如果說通州街天橋的無家者被清洗在先,所以之後使用該場地都沒有任何倫理問題,那麼我們又會如何看待美化囍帖街、高鐵站的藝術活動?你站立在一片土地之上,大大聲對那裡的歷史說「唔關我事」,到底這背後是怎樣的創作倫理,觀眾能接受嗎?別說搞展覽,我甚至覺得,即使只是去深水埗消費、打卡,其實也就成了該區的stakeholder,不能說對那裡發生的事情不聞不問。
最後還想提一下,前幾天在小欖自殺的黎民十(阿十),生前是無家者,居於通州街公園,年初在該處被警員襲擊,並砸毀家當,最近在還柙候審中吊頸自殺。「洗太平地」從來都是血腥的,你別過臉不看,也改變不了自己踩著滿地鮮血的事實。

廣告

 

#數碼龐克號
#ddHK
#設計香港地

(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