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浪漫淒美,東坡愛情:十一年緣盡,賢妻良母王弗 — 兼讀東坡亡妻王氏墓誌銘

2019/1/15 — 11:24

陸劇《蘇東坡》林心如演王弗一角。

陸劇《蘇東坡》林心如演王弗一角。

【文:戈登】

王弗、東坡相戀故事

話說東坡青年在家鄉時,跟隨中巖書院的王方老師求學,王方正是王弗父親。東坡文采出眾,深得王方欣賞 。

廣告

有一日,王方想幫書院內的池塘取個好名字,即場問學生,改什麼好呢?

學生A自覺才高八斗,搶先講:「藏魚池。」

廣告

學生B創意十足,舉一反三話:「引魚池。」

學生C想到鯉魚,大叫:「跳魚池!」

東坡這時冷笑一聲,不如叫做「喚魚池」啦!

王方一聽,馬上覺得此名最佳。同時之間,原來王弗在閨房亦都想了一個名字,丫環把王弗題字的紙讓王方看:

「喚魚池」!

王方即刻說:

「此乃天緣之合,韻成雙璧。」

吾女非許配給你不可。

真情何必誇張?悲傷本應無語

十一年婚姻,東坡、王弗都過得非常開心,性格互相補足。王弗協助東坡各種事務,只可惜只有十一年,王弗就因病早逝 。

治平二年五月丁亥,趙郡蘇軾之妻王氏,卒於京師。六月甲午,殯於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葬於眉之東北彭山縣安鎮鄉可龍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軾銘其墓曰:

君諱弗,眉之青神人,鄉貢進士方之女。生十有六年,而歸於軾。有子邁。君之未嫁,事父母,既嫁,事吾先君、先夫人,皆以謹肅聞。其始,未嘗自言其知書也。見軾讀書,則終日不去,亦不知其能通也。其後軾有所忘,君輒能記之。問其他書,則皆略知之。由是始知其敏而靜也。從軾官於鳳翔,軾有所為於外,君未嘗不問知其詳。曰:「子去親遠,不可以不慎。」日以先君之所以戒軾者相語也。軾與客言於外,君立屏間聽之,退必反覆其言曰:「某人也,言輒持兩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與是人言。」有來求與軾親厚甚者,君曰:「恐不能久。其與人銳,其去人必速。」已而果然。將死之歲,其言多可聽,類有識者。其死也,蓋年二十有七而已。始死,先君命軾曰:「婦從汝於艱難,不可忘也。他日汝必葬諸其姑之側。」未期年而先君沒,軾謹以遺令葬之。銘曰:

君得從先夫人於九原,余不能。嗚呼哀哉!余永無所依怙。君雖沒,其有與為婦何傷乎。嗚呼哀哉!

一篇寫得好的墓誌銘,必須出於真情。絕大多數的墓誌銘都空有文字,正因欠缺與死者之深交。

東坡這篇墓誌銘,沒有堆砌詞彙,為文造情,反用平淡語氣,簡樸字句,表達了他深切的悲悼之情。

“Silhouetted branches envelop a couple sharing an intimate moment at sunset” by Everton Vila on Unsplash

“Silhouetted branches envelop a couple sharing an intimate moment at sunset” by Everton Vila on Unsplash

解讀墓誌銘,細看愛情之動人

「生十有六年,而歸於軾」,王弗十六歲,嫁給東坡,正是最青春美好的年華。

「其始,未嘗自言其知書也。見軾讀書,則終日不去,亦不知其能通也。其後軾有所忘,君輒能記之。問其他書,則皆略知之。由是始知其敏而靜也。」

王弗才學不比大文豪東坡,但她仍會陪東坡讀書,只因愛情二字 。王弗陪他時,非常專心記住東坡的讀書進度,每當東坡一時想不起來,她能夠馬上提醒對方。這份愛情的專注,真偉大啊!

「子去親遠,不可以不慎。」王弗為人精明、行事細膩。東坡常對小事粗心,都因王弗一一提醒,才沒有出錯。

「軾與客言於外,君立屏間聽之」,東坡是成名人物,更是出了名的好人,總相信人性本善。王弗很怕自己老公會其他人欺騙,常偷聽東坡和客人談話的內容,再和東坡說:這個人根本不可相信!

「婦從汝於艱難,不可忘也。他日汝必葬諸其姑之側。」東坡父親曾和東坡說:王弗在你還沒有什麼成就時,就開始就跟你同甘共苦,要記得要將她和你的母親合葬啊。

「君得從先夫人於九原,余不能。嗚呼哀哉!余永無所依怙。君雖沒,其有與為婦何傷乎。嗚呼哀哉!」東坡說:你現在能和吾母一起,但我呢?我將會永遠沒有依靠, 你雖身死,但都有人陪你,請不要傷心!

東坡安葬愛妻的山坡,種下了三萬棵青松。玫瑰易凋,青松常翠。 或者這正是他忘記傷痛,對逝者表達愛情的唯一方法。

東坡對王弗的深情,在他再婚之後仍然長存。十年之後,他寫下一首出名的詞作懷念王弗。下一篇,就等我們一起細讀這首詞吧!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