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浴火的少女畫像》 - 縈迴記憶的餘音

2019/12/30 — 14:43

《浴火的少女畫像》電影劇照

《浴火的少女畫像》電影劇照

《浴火的少女畫像》是個不對的中文譯名。若不是P這樣一提,我也察覺不到這形容詞的錯配。Lady on Fire,是Héloïse在野宴的火堆前,顧着與Marianne互相凝視,望得入神,而不知自己隱沒在黑暗的藍色長裙已被火焰燃燒起來。後來,與她有過五天情緣的畫家Marianne,將當晚情景重新繪畫,名為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是「浴火少女的畫像」。這幅畫像沒有被燒毀,焚燒的是另一幅Héloïse的未完成畫像,某夜Marianne在細看畫裏她的裝束與身體時,意外把畫燒着了,那才是浴火的少女畫像,那卻不是片名、畫名所說的情感回憶,承載着一份難忘的秘密戀情。

就在那一夜,Héloïse與僕人Sophie和Marianne讀希臘神話,音樂詩人奧菲斯帶女神尤麗狄絲逃離死亡地獄的故事。她們聽得入神,當說到奧菲斯違反與冥王協議的條件,回頭望向尤麗狄絲,令她立刻折返地獄,消失於他倆對望的空氣之間,Sophie聽罷反應很大,責怪奧菲斯這樣愚蠢。她務實單純,固然以生存常理為首判斷事情。Marianne飽讀詩書、通曉藝術,說這是詩人選擇用回憶留住愛人;剛從修道院出來的Héloïse不諳這般事情,想像是尤麗狄絲在他耳邊輕喚「回頭看」,以自我犧牲成全愛情。後來,她將這想像成真,以當晚幻想的一句,猶如置身冥界深淵,魔幻地與Marianne告別,交換最後一個凝視對望的眼神。

Marianne說她還見過Héloïse最後兩次。第一次在畫廊買賣,她在擠迫的人群之間,望見Héloïse伴着一個小女孩的畫像,手持揭在第二十八頁的書本,那是Marianne自畫像的一頁。她沒有忘記。但為甚麼這幅理應掛在家中的畫像(像Héloïse母親的那幅畫,早在她未進家門一刻,便已牢牢掛在牆上),會出現在擁擠的、公開出售畫作的畫廊中?Héloïse一定是從指腹為婚的丈夫家門逃出來了。

廣告

「我還見過她最後一次。」,在演奏韋瓦第《四季》小提琴協奏曲的音樂會,Marianne見着Héloïse獨自在對座坐下,燈漸暗,響起二人泛起情愫之始的樂章——山雨欲求的《夏》,它為Héloïse打開了一道藝術與情感大門,就是那個瞬間,Héloïse愛上了她。多麼洶湧的音樂節拍、多麼可貴的五天記憶、多麼悲劇性的道別回望,回憶紛擾不斷,侵襲着Héloïse,她既哭又笑,肯定是在記憶中再見一抹紅裙的Marianne。

為甚麼Marianne肯定那是最後一次的見面?我想,奧菲斯與尤麗狄絲的悲劇神話降臨到他倆的現實。Céline Sciamma為這神話、《夏》創造另一重意義,變成Marianne與Héloïse的記憶故事,一個同性真愛的悲劇。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