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李商隱和你追月讀好詩

2020/10/3 — 19:40

攝:Fred Cheung

攝:Fred Cheung

古典傳統,詠月名作

中國詩歌傳統,「詠月」素來是一個大主題,千百年詩人共同創作,至今不息。

《楚辭章句》: 堯時十日並出,草木焦枯,堯命羿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烏皆死,墮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

廣告

專門研究神話的學者曾指出,中國「后羿射日」的故事,可能象徵了中國農民社會,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價值觀。太陽代表了星期一,「係時候返工」,當然沒有人喜歡了。

相反,月亮象徵了休息,代表空閒、工作以外的時間,因此,月亮連繫了幻想、創造的意義。文人天性浪漫,相比太陽,當然更為鍾情月亮的神秘動人,自古以來,寫下無數詠月之作。

廣告

謝莊〈月賦〉奇麗的句子:
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
臨風嘆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

東坡〈月調歌頭〉的問句: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千古傳誦,李白〈靜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張九齡〈望月懷遠〉,依然是同一顆明月: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除了上述的名作,向來叛逆的晚唐詩人李商隱,突破前人傳統,寫下一首反傳統的詠月佳作。

無形月色,似幻如真

過水穿樓觸處明,藏人帶樹遠含清。

這兩句相當縹緲,李商隱一著筆就是空中樓閣,全非實寫月亮的外形、特性。反以側筆著手,描繪一幅月亮照落人世的圖象。

月光本乃無形之物,相對實物,難以形容,李商隱捨易取難,更見其大詩人之手筆。

月光的投射具有穿透力,就算be water,這麼富有流動性,曲折美,都比不上月光足以穿過水。借助水的反射、映照,更見月光的動人。月光於水面、水中、樓閣,無所不在,就像月亮伸出雙手,撫摸留下溫柔的光線。

就連遠處樹蔭藏下的人,都離不開月光照射。正因為有距離,月光淡淡覆蓋塵世的一切事物,為遠方景色添上若隱若現的美感。

逆反傳統,月亮無情

初生欲缺虛惆悵,未必圓時即有情。

李商隱這首詠月詩全以虛筆,融化哲理與深情。

我們不妨以東坡的名句對讀:「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東坡本來出自實在的情感,以懷子由的心,輔以人世間發生聚合離散,把月亮的自然變化,投注人生希望。這本是中國傳統美學,以想像超越現實,以虛構創造圓滿。東坂名句,在於由個人至眾生,將「團圓」精神充分表現。

而李商隱卻以哲理觀月。初生之月,又怎會是圓月呢?常人看見月缺,難免惆悵, 聯想到自己的不如意,當月圓時,又會因而喜悅。

這裡李商隱用一個「虛」字,點出月亮並不會因人而變,一切僅是自然變化而已。

李商隱彷彿冷酷地對我們說:月亮變化,又怎會關係到人類呢? 無論月圓月缺,人世間的幸和不幸依然存在。

詠月之叛逆作品,要數李商隱。如果說東坡之詞是詠月的典型作品,李商隱之作,則相當非典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