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淮遠、廖偉棠、關天林等十詩人 「疫詩」網上讀詩會朗誦疫時近作

2020/7/17 — 11:37

武漢肺炎疫情近日反彈,市民又得在家工作、減少外出,重過居家避疫的生活。瘟疫重臨,人類可以如何應對?

瘟疫,向來都是常見的文學題材。由卡繆著名的《鼠疫》到改編成電影的當代小說《末日之戰》等,文學家總在疫症之中獲得啟示和靈感,繼續寫作。詩人亦然。

社區文化發展中心邀請十名詩人,包括:阮志雄、淮遠、廖偉棠、曹疏影、劉偉成、黃潤宇、羅樂敏、洪慧、關天林、林希澄,整輯他們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所著新作,並舉行「疫詩」網上讀詩會,由詩人親聲演繹詩作。

廣告

閱讀十名詩人的作品,尤其可見香港獨特處境。就像 1950 年代出生的前輩詩人淮遠的《再見英倫及其他》,既提及瘟疫,又有說到社會抗爭。

《再見英倫及其他》淮遠

邊坐巴士邊想為甚麼有人刻意
要讓所有六十歲以上的人民被瘟死呢?
因為他們無事可做無詩可寫?

邊坐巴士邊想為甚麼有人刻意
要讓所有三十歲以下的市民被打死呢?
他們既有事可做又有詩可寫。

然後我聽見背後談電話的中年女子說:
「人的規律變了。」
然後我關上自己,準備下車。

廣告

另一邊廂 90 後年輕詩人林希澄,其作《人百其身》不謀而合地呼應這點觀察,她寫道:

這不是隨機的天災,不是公平的屠殺
這是他們又一次要我們相信強壯的人更值得活
要從人群裡分離出來,一輩子並不夠用
有些人很輕易就被人群分離出來了
卻還是要承受人群

距離不夠,公義也不夠,兩者是沒有關係的
憤怒使我們不輕易被雨打穿
也讓人顯得憤怒、苛求、不適合
但無論有沒有憤怒,我們都不會顯得適合

——撮自《人百其身》

抗爭又抗疫,這是香港特殊、也特別困難的狀態。難怪,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在活動介紹著形容,這些詩人正在「面對兩場瘟疫」。作品內容涉及生活、政治、大自然各方面,反映「詩與詩人,缺一不可」。

是次「疫詩」讀詩會原訂明天(7 月 17 日)下午舉行,由詩人現場親身聲演作品,惟疫情再度爆發,活動不得不改回網上直播進行。詩人朗讀近月因應瘟疫、社會現象創作的詩歌,繼而以視像會議與讀者討論分享。討論部分將以Google Meet 進行,有興趣參加者須預先報名,方可取得連結。

 

「疫詩」讀詩會

日期:2020年7月18日
時間:下午2時30分至5時
報名:2891 8482 / [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