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嚐James Franco 的真係咩人睇咩野 - 荷里活爛片王

2018/1/15 — 22:00

占士法蘭高演出Tommy Wiseau大獲好評,甚至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喜劇及音樂劇)」。

占士法蘭高演出Tommy Wiseau大獲好評,甚至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喜劇及音樂劇)」。

呢一篇野唔可以寫得太認真,就姐係好似你最好唔好抱住睇一套高端藝術片嘅角度去睇Tommy Wiseau 套THE ROOM(房間, 2003)一樣(如果你唔知邊一套野係THE ROOM呢一篇野都無話唔岩你睇,不過最好你都係自己去WIKI下...)。

同時這一篇也不會寫得過份的無病呻吟,因為始終要對得起願意花時間在此篇的讀者。

.

廣告

係一啲人眼中,又好笑又爆

你唔需要好努力,因為導演已經用左好大努力令到你毫不費力就知道Tommy Wiseau呢個人有幾怪,有幾九唔答十同埋自我中心。就好似佢係第一幕劇場到自己話要走出黎表演嘅時刻,同一句對白,又典地又爬梯又嗌又叫又飛凳,拍床戲拍到文藝片都變成人動作片咁濟。

廣告

.

大家都好易入到去呢個喜劇MODE,會認為呢個叫做Tommy Wiseau嘅主角就連呼吸都可以係錯嘅,佢失敗就梗,唔失敗就新聞(咁到最後又真係成為左新聞), Tommy Wiseau任何一件事任何一個靈感都係錯晒,錯到盡。

好,到最後唔知點解,佢得左,你可以爆句_到盡頭就係型,件事最後型型地咁收工。

.

在一些人的心底,電影中的真誠足已構成傷痕

.

不難發現在電影院中也有臉露難色苦笑連連的觀眾。

這個氣氛令我想起多年前看賴聲川先生的舞台作品《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當中有很多情節令一些人大笑卻又令一些感受身受的人在同一時間落淚,對別人而言的笑話,對他們來說卻是一片又一片的傷口。

.

在The Disaster Artist(荷里活爛片王)中,一陣陣揚帆於心田的苦澀味一直為爆笑劇情護航,如果你也感受到那一份苦澀,可能是因為你不喜歡片中角色的所作所為,又或者,有一些人發現內自己多多少少和這個名為Tommy Wiseau的角色有點相通、相似;當然,每一個人也有自己專屬的原因。

.

誠如第一幕的劇場演出,旁人覺得可笑的爬梯大叫,於主角而言,那是他自己最真誠的演出,最赤裸裸的呈現;他在執導The Room 的過程中,整個用心都只是希望用盡一切法子去呈現自己心目中認為最好的畫面(當然更可能只是一連串隨性的舉動)。

.

重點不在好壞,重點在於我們生活中都總有一些人很單純地希望運用自己深信的方式做好一件事,他們出奇地經得起所有人的挑戰,對於所行之時有著背水一戰的意志,一意孤行去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別人看似荒謬的事於他們而言是那麼的正常,証明自己的能力或是正確又是那麼的重要。

.

當這兩種人在同一套電影當中交匯上

.

這一套The Disaster Artist(荷里活爛片王)之所以令我希望書一篇,不因著好看不好看,而是當中所描繪的世界,就像活在同一時間線上的平行時空。

當整個世界都在說,

要做真心真摰的作品,卻又有一些真心真意被標誌成次貨真心;

當整個世界都說,

有夢想就值得不惜一切去努力,我們卻又不會尊重某一類人的不惜一切;

當整個世界都說業界標準,

但有一些高於業界標準的標準又會成為一件怪事(例如菲林同HD一齊拍)。The Disaster Artist導演James Franco 運用了這些有趣的平衡時空去弄出一杯味道獨特的雞尾酒。

.

似乎沒有太多人會很羨慕主角Tommy Wiseau的處事方式,但他的財力難免令人心動,反觀,Tommy Wiseau 本尊希望透過拍電影而得到的回應,我敢斷言不是The Room於現世到最後得到很多人窮一生都渴望的「空前成功」。我也不知道他滿不滿足快不快樂,但幾可肯定他想到達的地方他到不了,卻又置身於一些人眼中的烏托邦之中,

.

情況就好如周博賢在3/8中所言

「好比揀選歌舞的路線,但拍了一齣打鬥片」。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