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故事」精華展入口。 資料來源:實地拍攝

    淺評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故事」精華展

    香港歷史博物館由五個部分組成的「香港故事」濃縮版「經典再現-香港故事精華展」由 2020 年 12 月 14 日公開展覽。 [1] 早前因基於疫情關係而關閉,並於 2021 年 2 月 19 日重開。本文以香港歷史博物館為中心,並以香港海事博物館、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和英國約克城堡博物館 (York Castle Museum) 在構思、對文物認識和空間設計三方面來比較和評述香港歷史博物館濃縮版「香港故事」的史前香港、香港割佔與早年發展和現代都市三個焦點部份。

    加入水下考古

    「香港故事」展覽的構思,是一個跨越四億年時間和空間的探索之旅,目的是引領參觀者深入認識香港歷史與文化,引起大眾興趣和反思。 [2] 濃縮版「香港故事」的入口處是石器時代至青銅時代展區,除了陳列了多年在香港發現的出土文物,該展區還在中央當眼位置展示了一艘以前「香港故事」展覽在史前沿海聚落沙灘上的那一首獨木舟。該艘木舟為「香港故事」提供了一個極佳的意象—— [3] 香港向來出土的考古文物大部分都是沿海發現的, [4] 由此可以證實香港先民的史前生活向來主要是臨海而立,與海的關係由來以久。以此為出發點,連接到英國登陸香港前後,香港島以海為家的人口佔當時全島人口接近一半,因此那一艘獨木舟在整個展覽框架上構成為了一道穿越時空的橋樑,將古今香港歷史和「香港故事」的主題串連起來。

    關於史前香港與歷代發展的展品,展區主要展示和說明陸地上的考古文物,不過對於水下考古例如 1974 年萬宜水庫發現明代沉船遺骸、 2016 年在貢糧船洲發現的宋代沉船碇石、兩台同年由香港水下文化遺產小組在西貢海底打撈到的十九世紀商船大炮等都沒有提及,只有在展區電視屏幕上簡單顯示 1970 年於西貢沙咀發現明代沉船的資料。雖然水下考古主要由香港海事博物館主理,不過香港水下歷史亦是屬於香港歷史進程的一部分,特別是西貢糧船灣官門水道,反映香港歷史文化、人口遷移和海上貿易航道的實際情況,如果將水下考古加進陸上考古,將更加可以突顯香港在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角色,令史前香港與歷代發展部份更全面。

    然而,由於水下考古未必能夠引起參觀者很大興趣,因此展示手法相對來說顯得非常重要。例如在歷史博物館重開之後,可以參考海事博物館透過大型屏幕以動畫展示《靖海全圖》, [5] 又或以較細的平板電子儀器展示油畫《上海外灘美國租界遠景》的方式,以動畫形式模擬香港陸上和海下考古出土文物在各區域的生活狀況,既可以配合今天電子世代的生活趨勢,又可以更有效傳遞息。

    在香港割佔中加入香港在鴉片戰爭前後的角色

    在史前香港展區之後就是香港的民族,選色上用了熱情的紅色,燈光顯得柔和。不過在介紹完原住民族和進入香港割佔展區前,展區內的的展板轉換了深綠色,燈光亦頓時顯得灰暗,營造了一種暗淡、不明朗的氣氛。在香港近代史中,香港割佔是香港由未發展進入文明的分水嶺,佔據著香港甚至近代中國歷史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在「香港故事」中關於鴉片戰爭香港割佔的故事大綱,簡要地表示英國通過三條不平等條約實現了對香港地區的佔領,其所表述的是香港在鴉片戰爭的經過和結果,不過卻沒有從當時香港的定位和角色出發。關於內地鴉片戰爭展覽,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對中國在戰爭中定位和角色的訊息就相對顯得非常強烈。博物館先找出一個定位,然後以一個核心貫穿整個展覽 – 英國殖民者不顧道德法則,以武裝走私的形式向中國傾銷罪惡的鴉片商品,以扭轉貿易順差和謀取暴利。在這場主權爭奪戰中,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把中國定位成受害者,而林則徐就是拯救受害者和對抗侵略者的民族英雄,參觀者可以從博物館內的展板描述、博物館廣場上和主館大堂內居高臨下的林則徐像清晰感受到他的角色如何被凸顯。  

    我們知道,不同博物館有自己不同的定位,在定位框架下所表達訊息當然亦有所不同。儘管在這個前提之下,香港在鴉片戰爭期間同樣有自己的定位和角色,而且亦不斷隨形勢而改變,例如鴉片戰爭前香港的角色是清朝和英國鴉片商的走私中心,鴉片戰爭中香港的角色由在義律時期作為一個被勒索沙角和大角的籌碼,到砵甸乍時期轉為一個在遠東地區具有鴉片貿易跳板和軍事戰略條件的特殊角色; 直至鴉片戰爭完結後,香港的角色又再轉變為貿易港。因此,晚生建議在香港割佔展區中加入香港的定位和角色,以香港的角度出發。在鎖定目標後,蒐集和整理與兩者有關而獨具意義的展品, [6] 例如可以在博物館重開後,以動畫模擬在戰前英國商船或水兵在維多利亞水域及尖沙嘴地區的走私和活動情況、 1840–1841 年琦善和義律多次談判的照會和模擬情況、在 1843 年換約之後模擬耆英與砵甸乍和戴維斯在香港會面的情景、香港與五口的通商情況等。

    詳述早年郵政服務和教育發展

    在香港割佔之後,展線就伸延至於香港早年發展。由鴉片戰爭完結,直至香港早期發展,香港走進另一個新紀元,這個新紀元對香港無論在民生、政制、經濟、教育、基礎建設等等都有很大的衝擊和提升,這一點與在暗淡的香港割佔與早年發展展區入口的那一盞明亮的煤氣燈製造了一個首尾呼應的作用。然而,在早期交通郵政與教育發展展板的論述和展品相對較少,例如在交通方面只提到有 1888 年以後的交通發展,不過就沒有談及由 1841–1887 年早期香港的交通運輸,即皇后大道和貫穿香港全島的三條主要環島道路的發展背景,以及維多利亞港往石排灣、赤柱、西灣等的海上交通﹔郵政方面,在 1862 年之前香港來往以上三地的郵遞派送是如何透過交通運輸操作、郵政服務對於香港政府各部門和五口通訊的重要性等﹔教育方面,展區所展示的學校是由 150 年成立的聖保羅書院開始,至於在 1842 年在香港成立的第一所教會學校,即為香港與中國在十九世紀無論在語言、文化、經濟、政治等上的跨語際發展都帶來無可估量成就的英華書院,也沒有談及。因此晚生建議以專題式補充說明這些早期的發展史,不但可以連接鴉片戰爭之後的香港歷史,亦能夠充實這個展區和配合「香港故事」通史式的故事大綱。

    加強認同感

    最後,關於香港早期發展橫跨至現代都市的展區,首先是經過一條二戰前的香港模擬街道,接著就重溫二戰後香港的民生剪影。展區的藍色展板舒適親切,燈光明亮柔和,營造了一股充滿凝聚力和相對煥然一新的感覺。這種氛圍是博物館在設計上非常著重一個方向, [7] 可以加強歷史博物館希望以展覽帶出香港人自豪感和歸屬感之目的,讓經歷過這個年代的參觀者能夠回味過去,產生共鳴﹔未經歷過這段期間的參觀者,亦可以透過實際展品將上一代口述歷史的概念具體化。

    關於模擬街景和民生部份,兩年前晚生曾經到過英國約克城堡博物館 (York Castle Museum) 。博物館內同樣亦有一條模擬街景,背景是維多利亞時期 (1870-1902) 的街道 (Victoria Street,下稱「維多利亞街」) 。九年前維多利亞街在更新後重新開放,展覽場地燈光陰暗和色彩單調,刻意營造一種貧窮與灰暗的感覺,以配合當時在人口增長下的生活環境和衛生水平,[8]這與「香港故事」的耀眼燈光及和諧藍色卻成反比, [9] 可見「香港故事」的設計明顯是要配合披荊斬棘的奮鬥故事主題。另外,與香港歷史博物館一樣,街道上的商店全部都是根據當時實際存在的商店而仿製﹔不過不同的是,維多利亞街上的商店是有掌櫃在店內工作和講解。參觀者除了可以遊覽和觀摩十九至二十世紀初英國約克街道的面貌,亦可以透過店員穿越時空的模擬工作和詳細講解親身體驗當年的實際情況,加深認識。 [10] 這種互動的方式老少咸宜,並且更加能夠切合香港故事所表達的訊息 – 在展覽最後部分的短片總結了由各位館長和工作人員構思「香港故事」之目的,就是以雅俗共賞的展示方式,希望每位參觀者均能夠感受到自己是香港故事的一份子,找到屬於自己的部份,並引以為傲。 [11]

    約克城堡博物館的維多利亞街 資料來源:約克城堡博物館網頁

    約克城堡博物館內的商店有店員講解 資料來源:約克城堡博物館網頁

    約克城堡博物館關於現代生活的展品 資料來源:實地拍攝

    總結

    在離開「香港故事」的總結部份後,旋即發現另一角度的獨木舟。人生旅程胡越同舟,香港故事延綿不休,下船者將故事轉交啟航者,把同舟共濟的香港故事承傳下去。

    參考資料:

    1. 香港歷史博物館,糧船灣志.「活」地方志。擷取日期: 2021 年 03 月 07 日, Google 藝術與文化:糧船灣志.「活」地方志 – 香港海事博物館 — Google Arts & Culture
    2. 香港歷史博物館, 2020 年 12 月 14 日。擷取日期: 2021 年 03 月 07 日,展區 2 — 史前時期的香港。YouTube。香港 Gallery 2: Prehistoric Hong Kong – YouTube
    3. KnowledgeAtWharton. (2018, September 5). Reinventing Museum for the digital Generation. Youtube

    4. York Castle Museum. (n. d.). Kirkgate: The Victorian Street. https://www.yorkcastlemuseum.org.uk/exhibition/kirkgate-the-victorian-street/

    註:

    1. 五個部分分別為史前香港與歷代發展、香港的民族、香港割佔與早年發展、日戰時期、現代都市和97回歸。
    2. <經典再現 ── 香港故事精華展>,香港歷史博物館。擷取日期:2021年03月07日,https://hk.history.museum/zh_TW/web/mh/exhibition/hkstory.html
    3. Bogle, E (2013). Museum exhibition planning and design. AltaMira Press. 306.
    4. 龍鼓灘、馬灣、白芒、深灣村、二浪、蝦螺灣、食邑稅山、竹篙灣、碗窰、萬宜水庫沉船。<經典再現 ─ 香港故事精華展>,香港歷史博物館。擷取日期: 2021 年 03 月 07 日,https://hk.history.museum/zh_TW/web/mh/exhibition/hkstory.html
    5. 本來的設計是 360 度螢幕,但後來更改為現時的180度平面螢幕。TEDx Talks. (2014, April 11). How will museums of the future look? | Sarah Kenderdine | TEDxGateway 2013.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XhtwFCA_Kc
    6. Hatton, A. Museum planning and museum plans. Moore, K. (1994). Management in museums. Routledge. 141-142.
    7. Bogle, E (2013). Museum exhibition planning and design. AltaMira Press. 26.
    8. York Castle Museum. (n. d.). York Castle Museum Kirkgate. The Victorian Streethttps://www.yorkcastlemuseum.org.uk/exhibition/kirkgate-the-victorian-street/
      Lanbert, T. (n. d.). The History, Englandhttp://www.localhistories.org/york.html
    9. Bogle, E. (2013). Museum exhibition planning and design. AltaMira Press. 211.
    10. Lord, B, Lord, G. D., Martin, L. (2013). Manual of museum planning: sustainable space, facilities, and operations. Third edition. AltaMira Press. 86-87, 117.
    11. Lord, B, Lord, G. D., Martin, L. (2013). Manual of museum planning: sustainable space, facilities, and operations. Third edition. AltaMira Press. 83, 104, 113.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