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製圖

【港式風物】念念不忘 必有《迴響》:莫非你就係粵文新潮流?

讀日文嗰時,總係覺得日本文化入面嘅「內」同「外」好煩好難分,但後來細心諗,香港人都係非常擅長公私分明嘅民族,至少在「書寫」呢件事上面一定係。唔係咩?
我哋會分得好清楚咩係口語,咩係書面語,講嗰時用咩,寫嗰時又用咩。

除咗一般同朋友傾歇、Whatsapp 傾公務等情況以外,我哋幾乎好少會將粵語、白話寫出來。

寫文、創作唔再講,一般情況下嘅落紙落筆,都會自動波粵轉中,因為怕用得唔夠啱,唔夠得體,中文硬係高雅一等。呢個概念,會唔會係由於細細個老師就同我哋講:寫口語就係「錯」,要扣分,要改正?

即使係咁,但香港都有一班人想復興番「粵語行文」,亦即係「粵文」。舊年眾籌成功,推出咗一本叫《迴響》嘅本地文學誌,依家出到第六期,期期都有唔同嘅本地薑獻稿。大家唔好以為搞親「文學」嘅都係文壇元老、大作家,呢本誌搵嚟嘅作者 Range 好闊,我買嗰期就有盧覓雪寫鬼節散文,又有呢期好紅嘅女 Rapper "Luna is a bep" 寫下人生點滴。

上週《迴響》搞咗場讀者會,會上總編山城豬伯分享好多編撰一本粵文誌嘅心路歷程,我本身唔算係長期讀者,即席買咗一本新書,坐係角落睇到開場。

其實粵文大家平時都睇唔少,只不過大多都剩係喺網上呢啲普遍主流認為係通俗啲嘅平台,例如網絡作家定期出嘅 status 社論、散文,又或者係網絡章回小說等等,特點都係通順、快,兼且擲地有聲,曝光率勁高嘅「是咁的」「無人講」「又唔叫」之類嘅潮語抵食又入屋,傳播速度快過俾錢落ad,正因為粵語本身就係大家日常溝通嘅語言,於是就同網絡急速又碎片化嘅資訊交流一拍即合。

有時 Social media 同時彈兩篇文出嚟,一篇用口語寫,另一篇用書面語寫到文縐縐,可能大部份人都會揀咗最容上手(入口)嗰篇望下,睇下係咩料先。

另一個成日都見到粵文嘅地方,就係舊港產片嘅字幕喇。周星馳大家都滾瓜爛熟啦?其實入面嘅字幕都盡量用返最貼近原句嘅粵文,可以話係我哋由細到大最潛移默化噉學啲廣東話 slang 點寫嘅地方。

不過可能呢啲粵文,都未去到最精煉,甚或有時都唔肯定粵文噉寫啱唔啱?《迴響》呢本粵文誌,就有專責編輯去審稿,Fact check / Format check 返粵文嘅規範,有通用字表統一返常用字詞,亦會以香港日常語境嚟做重心(廣東話都地域性差異)。簡單啲講,就係一本香港人一定噏得出,但就未必個個都一下子睇得明嘅粵語文學誌。

讀者會上,好大嘅篇幅都落咗係到底粵文有咩規範,點分對與錯?總編指出,其實坊間都有愈來愈有人重視正寫粵文,所以先會有「吾你老母」「笑左,咁有無笑埋右?」之類的猛力矯正,正正係因為大家都重視粵文嘅正統性,正音正字,用啱同用錯,仿佛就係MK同PK嘅分別。

至於港人極為 Common 嘅中英夾雜現象,總編覺得都係粵文嘅一部份嚟,尤其係因為佢留意到好多粵語入面夾雜嘅英文單詞,都唔係真係英文,而係挪用咗一個用字母構成嘅字,脫離英語文法咁樣塞落去粵語入面當外來語咁用。

例如佢話好多人都會講「呢個人好 Charm.」嗱就咁嘅,Charm字本來係Noun名詞,但在粵語入面就當咗係一個 Adj 形容詞咁用;之前港台節目中有個女仔話「劉鳴煒個 Package 好好」,總編就笑指, Package 呢個英文單詞,若然用在男性身上,主要係用嚟講佢嘅性器官。稽查返劍橋字典,原來更帶有 offensive 意味,鬼佬聽到可能真係一舊雲。

但 Package 放在香港話(粵語)入面,唔單止廣泛被大眾所理解同接受,依家更近乎成為咗一個 Social norm:用 Package 嚟概括一個人嘅整體經濟條件,加上媒體、影視作品日用夜用,大家已經一講就明。

另外,同場《迴響》作者之一的陳美濤就提出一個幾有趣嘅個案,佢過往寫粵文一直都係用個「咁」字,但《迴響》嘅 House Style 就統一寫成「噉」,若果單講香港語境的流通度,「咁」幾乎大熱跑出,唔通我哋一路都搭錯線?

之但係總編就話,「噉」(gam2)同「咁」(gam3)分別係兩隻字嚟,發音唔同,無論係文法、使用方式同意思都大不同。唔明?總編就用日常例句嚟解釋兩者差異:「叻?你指幾叻?」「咪好似隔離屋個女噉咁叻囉!」OK,即刻明曬。

類似嘅個案不計其數,有時又唔洗點樣去專登去學,事關大家識中文,睇得多就會明。就好似席間有觀眾問,怕唔怕台灣讀者睇唔明,得香港人孤芳自賞。

呢個亦都係筆者我嘅顧慮之一,尤其係社運爆發期間,好多文宣都有加入國際戰線通用性嘅考量,盡量用返曬書面語,等台灣朋友都睇得明,即時緊貼最新形勢,無疑是個 Marketing 手段,推動文學都係咁話。

不過,總編自己就覺得大家唔好睇小華語圈用家嘅理解能力,佢認為只要嗰個人識中文,你俾足夠嘅時間佢睇,就算成篇都係粵文,佢都一定會明到八、九成。

佢甚至覺得《迴響》日後可能打嘅唔單止係香港市場,更會吸納埋海外粵語圈用家,射到去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美國同加拿大等地,某程度上,都可以話係一種文化的跨區連結,唔同地方用法又香港人有乜唔同呢?其實又可以進一步交流切磋,做到嘅話都咪話唔好玩。

講咗咁多,其實都係想將呢個小眾讀者會嘅精華內容寫出嚟,順便推廣下呢本係紙媒寒冬下出世的《迴響》粵語文學誌。其實粵文唔係啲咩新潮嘢,真係「自古而來」就有,中意考究嘅不妨睇下香港人編制嘅《粵典》,呢本 Crowdsource 而生嘅粵語辭典可以教曉大家口語點寫之外,更重要嘅係佢個 data base 會 Keep 住更新,而且唔講唯一、唔講權威,反而好貼地噉從社會中真實嘅語言現狀中著手研究。

有人用,多人用,依家都仲有人用,曾幾何時好多人用,都會記錄在案,方便大家搞清楚自己語言同文化嘅來龍去脈,日後亂噏都有個譜。

唔想太學術嘅,咪即管試下自己支筆,睇下自己有無辦法一股作氣寫成篇粵文出嚟?呢樣嘢對於寫慣寫熟嘅人嚟講,可能有啲似反手打波噉,要重新適應下喇。

之不過學總編山城豬伯話齋,歷來用到白話文(又或係其他新興語系)寫字嘅人,文筆同語言能力都比較好,唔係點我手寫我心又寫得靚先?你估真係成篇啲「的」轉「嘅」、「他」轉「佢」就收工咩?哈。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