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爭氣」可以「繼續」?

2020/12/23 — 13:00

《繼續爭氣》海報

《繼續爭氣》海報

【文:徐文超助理副校長】

原來《爭氣》已是2014年上映的了。看到《繼續爭氣》開首剪輯昔日《爭氣》的片段,仿如昨天,又似看著片中各位青少年成長。

廣告

還記得當年,全校師生都到葵芳新都會百老匯戲院欣賞《爭氣》,之後我們請來《震動心弦》舞台劇導演關頌陽先生到校分享;參與《震動心弦》的其中兩所學校是何明華會督中學和心光盲人院暨學校。我不認識阿博,不過後來有機會認識何明華會督中學前校長鄺秀芝女士,和該校一班有心的老師;我不認識小芬,但心光,以及啟聾是我畢業找教席時,第一時間寄自薦信的學校;《爭氣》過後,在文化中心曾遇見過肥然,原來他後來和我的舊生一起上學……

眼前的《繼續爭氣》,沒有煽情鼻酸,但有一份安慰。看見這班年青人在面對後來的生活和抉擇時,因為曾經的一個夏天,不但令他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也出現了令他們改變的人和事,影響至今。然而,任何一種教育方式都不是魔法,沒能將孩子一下子變改,也因此教育是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廣告

觀賞《繼續爭氣》當日,阿博在影後談親身分享。

欣賞《繼續爭氣》當天,大會請來雷武鐸先生與阿博對談,分享阿博的心路歷程和轉變。我們聽阿博娓娓道來,「如果沒有音樂劇,我絕對會變成另一個人。最起碼我將來不會想成為社工,這是其一。其二就是性格上也不會有所改變,會照樣差落去。因為沒有了很多人幫我。」然而,我們要問,從《震動心弦》排練至謝幕,參與者必定在經歷中有所得;可是如何令這股「震動」既深入又持續呢,以至參與者不單覺得自己要「爭氣」,甚至在六年後的今天,仍然「繼續」呢?這是教育工作者夢寐以求的教育效果,我們可以在學校日常教學中有類似的成效嗎?

戲劇不是魔法,但有魔力。現任培正中學何力高校長是《震動心弦》的監製,他曾提到:「戲劇是一個讓你自我認識的過程。」教育工作者何嘗不是希望在教學情境中令同學自我認識呢?不過,戲劇的魔力在於,因為你在排練及演出中付出,通過完善自己而提升表演能力,因此你會更了解自己;而你的進步,是與整體有關的,參與的台前幕後都明白自己的位置,自己的重要性。在排練或演出過程中,任何一員有一點差池,都會影響演出效果,而且那是很即時的呈現。戲中 Coby (黃希靖)曾提過在排練《震動心弦》時,被何力高批評沒有在劇本上下功夫。Coby 多年後找出當時的劇本,透過在對白旁的評註,為自己平反,自己有進步過。這個改變,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對手的表現。阿博在《爭氣》中,經過監製何力高的嚴正要求後,投入排練,精神面貌有所改善,對身邊的演員也加以協助;從何力高的一次當面評價,阿博靦腆一笑,可見阿博的付出獲得肯定,對他有多重要。這份改變的動力和影響,我們如何引導同學從自己出發──過程中,我們只能在旁加以引導,找錯、提醒、肯定……最終只有參與同學自己面對自己,在一次又一次的排練中,改變、提升自己,從不夠好,改善至更好。戲劇提供了令人投入的情境,和不斷改善的機會。

戲劇排練是群體生活,參與其中,無可避免需要溝通;甚至要主動溝通,而且學習與不同的人溝通。而這些溝通積累下來,會成為這班人一起追逐目標時穩固的支持。同學在校園生活中,自也會溝通;學習的過程中,教師也會創造情境,或者運用合作學習、小組學習等方式促進同學溝通。可是戲劇訓練中的溝通,看似沒有目的,卻對訓練成果有很深遠的作用。由於排練時間長,頻次密,因此參與排練的台前幕後,「日見夜見」,自然容易熟落;而這份「熟落」,除了是關係上的密切,也建立默契,更是他們在群體中共同追尋目標的根基。在這幾個月中經歷的美好,雖然不代表關係必然延續,但體會過當中的美好、存在感、幸福感,是人生很重要的歷練。這份歷練甚至延展至戲劇以外,如果能像小芬、肥然般和家人的關係得以改善;子諾家人接受他視障的現實,就是錦上添花了。
紐約的教育之旅給予小芬和Coby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欣賞百老匯著名音樂劇An American in Paris。 (相片及描述來自http://myvoicemylifemovie.com/)

在看《繼續爭氣》的時候,很好奇 Coby 和小芬竟然要好到一起去外國旅行?原來那是贊助電影拍攝的基金會對這班年青人在《震動心弘》和《爭氣》後的「繼續」支持。這是很好的提醒。我們常鼓勵同學多參與,不論課堂學習,還是活動經歷。然而,不少活動是單一事件,哪怕過程中有多好的效果,如果只是曇花一現,殊甚可惜。在幕下的一刻,掌聲過後,卸下角色的皮囊,始終要回歸現實。如果運用在戲劇經歷所得的,遷移到現實生活呢?Coby 在演出過後,培養了自信,她說:「這份自信,令我有勇氣面對未來。」從參演學校音樂劇,到在紐約的特殊旅行中登上百老匯舞台,小芬說她明白到有些路她可能要做第一個人去走的。如果能將那個美好夏天所經歷的,融入到生活之中,成為人生的態度,這不是我們教育工作者夢寐以求的嗎?劇始終有落幕的時候;相反,學校的課堂雖然也有完結的時候,但學生在學期間,學習卻可謂循環不息。我們在不同的課程和課堂之間,做了怎樣的銜接和扣連,令學生學習上的積累得以「繼續」延伸呢?學習環境有很多單一次的活動,如何協助同學將當中的體會內化,以至應對未來,也是值得思考的教學部份。很感恩《爭氣》並不只是在舞台及電影院落幕後便終止;而是在我們這些從黑漆漆的劇院走出來面對刺眼陽光的觀眾散場後,基金會仍「繼續」為這幫台前幕後的同學提供延伸的經歷,讓他們進一步鞏固自己,回應未來。

小芬在大學裏認識的同學,待她如普通人,讀書和討論時令她較開心和投入。(相片及描述來自http://myvoicemylifemovie.com/)

戲劇不是魔法,但卻有魔力。教師各有招數,或一字,或一語,或一個情節,同樣有影響同學一生的魔力。戲劇本來只是一個表演形式,只是原來參與者也在戲劇過程中有成長,成為一個教育的歷程。戲劇除了是品德教育的平台,也可以是教學手法;也許戲劇不是一個最普及的教育方式,甚至有說它勞而少功,然而它卻可能是震動靈魂深處的一個成長歷程。

爭氣難,繼續爭氣更難;我們呢?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