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痛斷捨離》:只是丟物,不會扭轉你的人生

2020/5/12 — 21:21

(《無痛斷捨離》劇照)

(《無痛斷捨離》劇照)

「斷捨離」原是佛理,多年前因日本作家山下英子引用至整理而爆紅,後來再獲「整理女皇」近藤麻理惠的Netflix真人騷加持,令這三個字的影響無遠弗屆。極簡主義不是新鮮事,可是物極必反是真理,極簡也自然招風(尤其是近藤麻理惠本人),開始有人質疑將擁有物全然去蕪存菁是否矯枉過正,一件物件不再「spark joy」又是否等於沒有價值,甚至物件本身的意義,其實應該是甚麼。

泰國最近也有電影《無痛斷捨離》探討這個主題。女主角靜由瑞典學成歸來,希望將老家改造成極簡風的工作室,因此需要清理大量由出生到現在所囤積的雜物,過程中不免勾起前塵往事,亦驚動了母女間、情人間、朋友間尚待清理的千絲萬縷。電影一開始就交代靜清理成功,可是導演本身支持還是反「斷捨離」?靜環視新環境時的一絲複雜笑容,早已暗示一切。

(下含劇透)

廣告

導演始終是反「斷捨離」的(甚至於電影中開名批評近藤麻理惠是女魔頭)。導演的道理很簡單:只是丟物,是不會扭轉你的人生;與其整理物件,不如整理人生。女主角的問題,是將物件的意義貶抑,覺得清空一屋潔淨無瑕,就可和過往說再見;覺得將物件掉進黑色垃圾袋,「今天丟了、明天看不到」,就是成功處理掉;覺得一件物件不合時代,就等於沒有人想要。

由物看人,物件其實是人的投影。惹塵埃的不是物,是感情。女主角到最後也不願意面對人的問題,最後看著清空的老家,既笑且哭。將感情從物件割開去,讓自己成為一個無情的人,這樣的「斷捨離」,斷了捨了,其實逃離不了。這才恍然明白香港片商為何取「無痛」二字:將感情剝離,看似無痛,其實很痛,就像《無痛失戀》。

廣告

那麼「斷捨離」是否如導演所說的那麼邪惡?平心而言,導演是把女主角的清理行為推向了極端(例如不願買書而於書店拍下書本內頁,這是不對的~),而「斷捨離」本身所含的中庸、合適,其實更貼合這個整理理念的精神。一開始檢討自己的物質需要,反思甚麼才是值得留下,比起事後狠心丟物,才是真正的「斷捨離」;定期回顧及整理人生,不要囤積,才更有走下去的力量。

無獨有偶,近日推出的書籍《輕物質生活》也在探討「斷捨離」的真義和整理收納的態度。作者明言自己是受到近藤麻理惠影響才從事整理收納的諮詢工作,甚至完成了近藤麻理惠的整理課程,現屬其培訓顧問級別;但同一時間,她也自問:丟是為了甚麼?追求完美主義的「斷捨離」會否反而增加生活的壓力?

從「斷捨離」到「守破離」,她沒有全部接收別人的一套,反而在工作的過程中體悟新的哲理——人生最重要不是丟棄甚麼,而是留下甚麼。再進一步思考:如果明天將會死亡,對於今天的我而言還有甚麼值得擁有?她留下開放式的問題給讀者自行解答。

蜂鳥六月新書推介:

《輕物質生活——只丟物不會扭轉你的人生,有意識地選擇才是理想生活的原點》

作者:陳杰屏

出版社:蜂鳥出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