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聲革命》 — 極權體制中,連兩分鐘的沉默也沒有

2020/5/7 — 15:51

《無聲革命》電影海報

《無聲革命》電影海報

疫病期間,在家看了不少電視劇和電影,其中2018年上映的德國電影《無聲革命》(The Silent Revolution)最令我印象深刻,也非常適合在當下的政治環境中觀看。

《無聲革命》改編自真人真事,發生在1956年的東德Stalinstadt,當時還未有柏林圍牆,東德被視為蘇聯的一個衛星國。故事講述一班就讀高中畢業班的學生,有一天其中兩人Theo和Kurt在西柏林的電影院中看到匈牙利革命的片段,二人深受感動,他們之後伙大部分同學往一位同學的爺爺的家,收聽被禁的西德廣播電台,從而得知更多情況,包括匈牙利球王Puskás的死訊,令他們激動不已。翌日,Kurt在班上提議全班默哀兩分鐘,紀念匈牙利革命中的死難者。面對學生的沉默,老師十分憤怒,並向上級匯報。默哀後,一眾學生覺得十分好玩,但想不到兩分鐘的沉默竟然成為一場風暴,因為這件事竟驚動了教育部長,並將事件定性為「反革命事件」,誓要找出發起人。

要知道這群學生是將來的社會精英,畢業在即,本來有大好前程,但忽然間隨時因一件「小事」前程盡毀,他們的抉擇成為電影主軸,特別是當中有些人本不認同默哀,只是因為在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下被逼參與,令局勢更具張力。

廣告

電影揭露了當權者卑鄙的調查方式,雖然沒有使用暴力,但刻意說謊,嘗試離間學生,甚至以家人的黑歷史來威脅他們,要他們「督灰」。

電影至此拉出另一個維度:家長。故事圍繞了三個家庭,Theo、Kurt與反對者Edgar的家庭。三個家庭的父親代表了不同的價值感,成為推動劇情的力量。當中以Edgar最為悲情,他先已多次做「二五仔」,但從高層口中得知自己一直敬慕,已經死去的軍人父親,原來是被視為出賣黨員的叛徒而被問吊,使他瞬間崩潰,特別是他竟重覆了生父的所作所為,他因此失去理性,槍傷了學校的教師而被捕。

廣告

事件的發起人Kurt的父親是人民議會主席,做事政治正確先行,平時在家中以強權示人。當Edgar被捕後,本來可以將所有事都推卸往他身上,但富正義感的Kurt堅決不從,不想自己活在謊言中,陷Edgar於不義,恰巧他父親當年就是有份問吊Edgar的父親。最終他母親提議Kurt當晚出逃西德,才可脫離困境。

至於Theo的父親又是另一種人。原來他在1953年參與過動亂,但現在接受了命運,安份地在煉鋼廠工作,亦因此不希望Theo重蹈覆轍。雖然Theo提議全家出逃,卻被拒絕了,母親的解釋是父親是一個生於斯,長於斯,並且想終於斯的人,所以不可能離開家鄉。

電影的高潮位當然是(幾乎)全班群起反抗高官。當時Kurt已逃脫,高官跟全班說把罪名全放在Kurt身上,但要學生作證,Theo第一個反抗,說自己才是發起人,那位高官於是立即開除他的學籍,並指他將不能在東德任何一間高中畢業。此舉令大部分學生群起反抗,與Theo站在第一陣線。結果全班都被開除。

不過電影的感動位卻不止於此,而是Kurt與Theo分別跟家人道別的一刻。特別是前者,當時他在火車上被截下來,父親趕至,正當以為會被帶回去時,怎料父親竟配合他,向官員說謊,甚至簽字擔保。他們還在官員面前說類似「媽媽煮定飯等你」、「我會盡早返」的說話,表面上閒話家常,實際是最後的道別,然後還握手,看似沒甚麼,但那一握的份量是何其重啊。

電影從多方面(學生、官方和家長)切入事件,較弱的是校方的角度。戲中校長最初想息事寧人,不了了之,皆因他知道事情可以發展到想像不到的程度,可惜老師已通知了當局,事件已經不在他控制之中。話雖如此,這不能表示他想保護學生,也不清楚他要面對甚麼後果和壓力。

戲中爺爺的一句說話道出電影的重點。他跟學生說當他們選擇默哀時,自由的概念已經在他們的腦中,因此他們成為國家的敵人,會受到逼害,可見極權政府是多麼害怕自由。不過電影沒一味吹捧西方和自由抗爭者,當Kurt父親將匈牙利革命人民對別人進行私刑的照片交給Kurt看,或是高官指出Puskás的死訊其實是假新聞,是西方志在煽動群眾,這些都令滿腔熱血的學生無言以對。

更值得觀眾深思的是校長的一番話。在全班被開除後,校長對學生說「這算是對匈牙利的支持嗎?沒有,根本沒有給予他們任何支持。」的而且確匈牙利人永遠不會知道有群東德學生因為他們而付出代價,那麼學生的行為有何意義?是否只不過是他們自我感覺良好的行為?作為旁觀者,我認為其意義在於他們認清了極權政府的真面目,出逃才是最佳的選擇。不過,對於當事人來說這個選擇意味著永久跟家人別離,家人也可能要承受他們離開的後果,這真的是他們能承受的後果嗎?事實上,在史實中並非所有學生都逃離東德,最後有四位學生選擇留下來。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想自由的意義和代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人覺得「不自由,毋寧死」,有人覺得一錢不值。而在當刻的香港,這個問題很值得每位香港人深思,特別是現在連去心儀的商店消費也成為政權攻擊的目標時,也許終究有一天,我們會跟戲中的學生一樣,要作出痛苦的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