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能翁的紙賓舟

2020/6/1 — 11:16

( * 港人所謂「賓舟」者,乃北方話之「陽具」也,猶如的士之於計程車,無雅俗之分,只是本土語與外來語之別而已。)

整體而言,建制派的的設計品味,向與政府部門同樣核突,除因缺修養、慣搵老友做嘢等問題外,後者還有迂腐官僚機制的局限。

任何運動,其標誌設計極為重要,因圖像比文字更能迅速簡單表達訊息,勾劃其背後精神理想,為組織/運動定形。惟「香港再出發」的標誌設計,唔單止未能扮演這角色,還反映出深層的虛弱單薄。一個運動連似樣點的設計也做不出來,重要靠你設計帶領香港再出發?

廣告

這裡且不談政治,作為評論人,筆者會純從造形分析,根據其造型設計,展示其創作動機及衰咗喺邊。

廣告

「香港再出發」標誌以倒轉V形為主,V字常用作勝利手勢,把它倒轉當然大吉利是,不過也得理解設計者的思維並非在此,而是要製造由下向上的起動效果,因為要出發吖嘛!這也解釋了何以此倒轉V字雙腳不是踏水平線平放,而是似跳芭蕾舞者般雙腳傾斜而上,追求的不是踏實穩定,而是向上扯動的感覺。這上小下闊尖形狀物近似紙摺飛機,這我們童年都玩過的手作玩具,不單感覺親和,也暗示出起飛的活力,本來最合適不過,何以未能產生效果?首先,紙飛機是單薄沒實際力量、短暫飛行的兒童玩意,用嚟比喻社會重建運動有點兒戲。如果這倒轉V字平地平線橫放,沒人會知道這倒轉V字有多厚,但偏偏為咗製造動感,把腳部斜了起來,更凸顯這是薄紙一張。這裡比較一下同樣使用倒轉V字作標誌的美國太空部隊,它所用的飛天符號也是雙腳斜上,但因為有陰影顯示它是有立體感有厚度的硬物,這飛天符號才顯出實質力量。另一也是用斜腳的紙飛機的網上免費標誌,因為展示了背脊主軸,飛機顯得扎實得多,而多加背脊位,底部多了個尖位,為起飛再多推動力。

「香港再出發」標誌那淺藍色紙飛機中央,再放上另一倒轉V字的白飛機,配合那飛完再飛再出發的意思,原本再起飛是此運動精神所在,點知依度又再撞板!那白飛機並真飛機,只是從淺藍紙飛機中剪出來的形狀,因為背景白色,便走出隻白紙飛機形狀,此形象的締造,英文藝術史術語謂negative space,反面空間也,指並非真實存在虛擬形狀。為香港復航架飛機,原來係架不存在嘅假嘢!

此外標誌還有些設計常見問題,例如標誌下端一行文字體積太大,形象與文字互相競爭互相抵消,乃標誌設計之大忌。另外標誌一般而言要強而有力,能馬上吸引視線,特別是這類呼籲重振威力的標誌。點知採用的是淺藍色,可能想與蔚藍天空連繫,但放在白色背景,特別顯得貧弱。美國太空部隊的標誌顏色也是淺淡灰白色,但黑色背景把標誌強化起來。看來品味上想超英趕美,還有好一段時間,不過這都是設計小問題,最惹人注目的是那條賓舟。

當這標誌走出來,坊間已有不少反應謂它中間展示的是條賓舟。那白色飛機和中間的白位,確似條賓舟。人類學、藝術史研究中有一詞叫phallic symbol,意指以賓舟作符號標誌。自古以來,賓舟標誌於不同文化屢屢出現,由古埃及方尖碑Obelisk、美國華盛頓紀念碑,到更似賓舟的灣仔會展中心回歸紀念柱,均是擎天一柱的冲天直豎。父權社會挺立賓舟是權力能力的表現,特別是紀念碑更常用上這符號。這裡得解釋,弗洛伊德指出,男性迷戀賓舟、借用近似賓舟符號,往往出於嚮往賓舟權力的不自覺下意識行為。相信設計者及其委托人未必意識上夠膽公開展示賓舟,可能只是下意識把對權力的愛戀滲透出來。

但看上去這賓舟卻不單未能令人興奮,賓舟頭像箭頭般尖銳,全無肌肉感,依條賓舟不是用作交歡而是去傷害。矛盾的是,這脆弱紙飛機剪出來的虛擬賓舟,卻又呈現危險性,究竟是什麼人會有既無能又危險的賓舟?最初想應該是有性病的虧佬,但虧佬不能成事,何來危險?參考歷史再三思量,復看「香港再出發」記招會,突然想起歷史中危險至能禍國殃民又無賓舟者,唯太監也!

香港再出發 Facebook 直播截圖

香港再出發 Facebook 直播截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