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關痛癢的信仰:《法官大人》後記

2021/2/16 — 10:42

《法官大人》(Your Honor)劇照

《法官大人》(Your Honor)劇照

「只要我們擁有一份狂熱,生活中的大小事情都可以是一種信仰。」

「如果上帝讓你殺了我,你會否聽從祂的指引?」在剛播映的美劇《法官大人》(Your Honor)的第九集中,黑幫領袖吉米的女兒菲婭質問著父母這一句彷如現代亞伯拉罕弒子的話。由之前以《絕命毒師》(Breaking Bad)聞名的布萊恩·克蘭斯頓(Bryan Cranston)所主演的《法官大人》,敘述了一場由交通肇事逃逸而演變為法官與黑幫之間斡旋的案件。菲婭在劇情的發展中愛上了法官米高的兒子亞當,在吉米得知到他們的戀情以後,他嘗試讓牧師去勸導菲婭應該要為著家族的聲譽而放棄她與亞當的感情。菲婭與她的父母爭辯,並引用了牧師在課上論述上帝為了磨練亞伯拉罕的信仰,而讓他獻上自己的兒子以撒的聖經故事。

亞伯拉罕的恐懼與戰慄

廣告

在《創世記》中,上帝要求亞伯拉罕殺掉自己的兒子以撒作為祭品,以示他對神的絕對服從和對於信仰的堅定。亞伯拉罕雖然曾經為此而掙扎,但是最後亦決定服從神的指引,把以撒帶到摩利亞山上獻作祭品。就在亞伯拉罕要下手弒子的時候,一位天使出現告訴他:「不可在這孩子身上下手!一點也不可傷害他!現在我知道你是敬畏上帝的人了,因為你沒有把你的兒子,就是你的獨子,留下不給我。」(創世記22:12)亞伯拉罕的犧牲證明了他對神的忠貞,就如上帝為世人奉獻了耶穌的生命一般。首位提倡存在主義的丹麥哲學家齊克果(Søren Kierkegaard)在《恐懼與戰慄》(Fear and Trembling)中,以亞伯拉罕在面對考驗時的猶豫和掙扎,來重新審視人生的價值和意義上的絕對性。對於亞伯拉罕而言,上帝的考驗衍生了信仰和倫理上的爭執,而齊克果想像亞伯拉罕在作出抉擇時的心情就是「恐懼」和「戰慄」。

我們永遠都知道自己因為甚麼而恐懼,它總是存在著一個對象的。亞伯拉罕的恐懼就是來自於上帝的考驗,但是戰慄卻沒有任何方向性,它並不需要依賴對象的存在。就如法國解構主義哲學家雅克·德希達(Jacques Derrida)在《死亡的禮物》(The Gift of Death)裏形容齊克果所表達的戰慄為:「我因為一些不可見且不可知的事物而戰慄,即使那些是屬於自己最縈魂徹骨的一部分。」亞伯拉罕或許從來都深信上帝不會輕易奪去他兒子的生命,但是他不知道那是否祂的真正想法。

廣告

正常與不正常之間

齊克果在《恐懼與戰慄》裏曾述:「如果一個人沒有永恆意識;如果一切歸根結底只是狂熱的騷動,一種能產生一切偉大或渺小之物、在黑暗的激情中扭動的力量;如果藏匿於一切事物之下是深不可測的無盡空虛,那麼生活除了絕望以外還能是甚麼?」他形容亞伯拉罕為一個「信仰騎士」,亞伯拉罕為了自己所相信的上帝而隔絕了一切信仰以外的概念。這一種趨於狂熱,甚或是不理性的追求,在社會的價值觀上都會被區別為「不正常」,但是於「信仰騎士」的眼中──那一種「不正常」就是他所認知的「正常」。相比起戰慄,菲婭更能感受到的是恐懼,因為擁有以撒形象的她,早已被父親告知她應該要承受的犧牲。以致讓吉米在那一刻成為不了一位「信仰騎士」,因為他的價值需要依賴別人的存在和肯定而確立──那是一份可被動搖的狂熱。

面對人生中的種種抉擇,我們都習慣以周遭的既定概念去引導自己做每一件事情。從小到大所聽著的「你應該這樣做」,讓我們在做每一個決定的時候,都在心裏提醒著自己:「我應該這樣做。」我們卻沒有意會到那一個「我」,只是別人所賦予的既定印象。道聽塗說是輕而易舉的,只要跟隨著眼前那黑色的箭標一直往前走就不會遇上存在危機。人生的過程就像那電流迷宮遊戲一樣,我們前後徘徊於被別人責備的危險之間。當我們一不小心想要依據自己的行徑而走,一聲淒厲的呼喊就會讓我們「走回正途」。

無關痛癢的選擇

我們從來都有著跟隨自己意願的權利,即使警號在我們的耳邊迴盪,只要我們認為是正確的事情、正確的信念,就應當奮不顧身地去實行。我們都因為別人的意見而顧慮太多,我們一直都在抑壓自己的想法,為著就是符合別人無關痛癢的期待。人生從來都是一段無關痛癢的過程,我們亦應該做著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對於上帝、亞伯拉罕、以撒,甚或是吉米和菲婭也好,都有著權利去做他們所認為是正確的事情,而他們在決定的一刻亦毋須別人的認同和支持──因為我們永遠都有著無關痛癢的選擇。只要我們擁有一份狂熱,生活中的大小事情都可以是一種信仰。

 

參考文獻:

張卓娟(譯)(2017)。《恐懼與戰慄》(頁12)(原作者:Søren Kierkegaard)。香港:商務印書館。(原作出版年:1843)
Derrida, J. (2008). The Gift of Death. (D. Wills, Trans.) (2nd ed., p. 55).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