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帶雨》 — 說穿了,其實是渴望被需要

2020/6/8 — 13:04

《熱帶雨》劇照

《熱帶雨》劇照

(劇透注意)

被壓抑的慾望,有如在潮濕天氣被藏在床下底深處的物件般濕濕漉漉,想去觸碰時,卻又怕上面佈滿的霉菌會一發不可收拾。

《熱帶雨》(Wet Season)的女主角玲(楊雁雁)是一位由馬來西亞移居星加坡的中年女性,她在當地生活上各方面都著面對著外來沉重的期望,這些期望有如框架限制著她一言一語,一舉一動。

廣告

玲是一名中文老師,星加坡雖然是華人社會但以英文為主要語言,以致學校及學生亦漠視中文教育,作為中文老師也被視為次一等。

在家中,玲亦有她既定的「職務」,除了照顧中風的家翁外,繼後香燈都是玲的「工作」。可是,玲已婚十年,但仍無所出,丈夫開始嫌棄她,更發展外遇。種種掣肘逐漸令玲的人生變得孤單,說穿了,她其實是渴望被需要,被重視。

廣告

在事業與家庭波折下,玲與她的其中一位學生偉倫(許傢樂)因為經常接觸(補課、車送回家)而產生了特殊的關係。偉倫的父母長期因工事不在家,遇上一直膝下無兒的玲,兩個渴望被關顧的靈魂,碰在一起時就一觸即發。

導演陳哲藝很擅長描寫女性,觀察入微,將女性各方面的渴望淋漓地呈現。全片的電影語言冷靜克制,電影亦沒有多餘的配樂(僅有手術房內播放的歌劇),以上營造出的疏離感,與玲受盡抑壓的生活如出一轍。

在玲與偉倫發生關係的那一場戲,百感交集。這場禁忌之戀有著各種道德限制,不只是局限於師生之間,更在暗地裡有著戀母/戀子情意結。孽戀本應就不該發生,不過,觀眾看著道德淪亡之際,同時又會同情玲的遭遇。看著她不能從一剎那慰藉中自拔的一刻,擁有矛盾的心情的又豈止玲?

電影利用大雨貫穿整個故事。每逢滂沱大雨就是人生遇到挫折之時 ,不論是玲在車廂中為自己注射人工受孕的針藥,抑或是家翁去世之時,外邊總是傾盆大雨。《熱》最尾一場的雨景發生在玲與偉倫分手的時候。別離當然是心痛,但這場雨好像不再是憂愁的化身。二人相擁在大雨之下,苦中帶甜,他們不再被困,能夠坦誠面對自己。玲最後回到馬來西亞老家,在暖暖陽光之下,從新出發。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