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情花招》:從少女漫畫到電影

2020/1/15 — 11:18

最初我以為自己進入不了少女漫畫特有的情節和設定,今天讀到台灣作家黃麗群的FB貼文,才明白,我一直都了解主角初(堀未央奈飾)那片雲朵般的少女世界,只是沒有承認吧。

黃麗群的文章提到,不是每一個家庭都有愛,不是每一位父母都真心愛小孩。社經、文化等因素,讓人成婚,讓人生下孩子,「能延長出愛是意外,延長出控制與仇恨則是當然」。她針對台灣總統大選後,生於「韓粉父母」下的孩子(也是成年人)有冤無路訴的苦況,然而,放到《熱情花招》那條略為狗血的劇情主線,卻是一理通百理明。

《熱情花招》的少女世界,藏著連繫四位青梅竹馬主角的家族秘密。上一代不堪,少女也許不自知,但從三男環伺一女的格局中,少女其實在父親缺席、母親近乎隱形的家庭長大。少女總對愛情有幻想,有希冀,乃是出於那一抹家族的無愛的陰影。當原生家庭沒有愛,愛會在哪裡?以試探趨近吧,以口不對心的言辭尋找吧。心意曖昧,動機不純,不就是少女世界的雲朵,驟來驟去,似將有一場雨到來,最後又沒有發生。愛有很多皺摺,翻開最淺薄的那層,你以為那就是愛;往往最後才發現,愛是空心的。少女漫畫歷久不衰,就如同普天下的家庭,往往無能於愛,無能於延長親密關係。

廣告

少女的愛是一場經典的冒險,遇上誰,有好有壞,無愛的陰影籠罩著一顆純情的心,如是遇合,用身體見證。電影裡的對白如「我想看你的身體」、「當我的奴隸」,或命令初吻他的那個高材生亮輝,或欺騙了初的感情的俊男模特小田切梓,與其是尷尬,不如說成是不忍看到他們本就不懂愛,而為了追求愛,顯得如此駑鈍。

導演山戶結希才31歲,她忠實地把少女漫畫原著的世界影像化,並非從故事改編著手,而是極為原創的玩味剪接,在商業片格局(全片都是俊男美女賣點)看來幾乎像是實驗性質的影像敘事。貝多芬的《給愛麗絲》反覆在需要狗血劇情處出現,一再rearrange成不同感覺的版本,是導演的自覺,對少女漫畫經典設定作出的挑釁。更別提那令人驚喜連連的剪接與鏡頭調度。

廣告

handheld鏡頭下山戶結希計算好月台空間,初抱著亮輝的書包邊走邊談,一鏡到底拍了亮輝命令初親吻他,還設計了小動作,初夠不著亮輝的嘴,微微一躍才吻得到。此時列車剛好駛入月台,車門打開。不可不謂之高難度。

而又有別於許多電影,《熱情花招》的剪接自有一種韻律,相當古怪,卻看得過癮。空鏡幾乎亂入,公寓社區的大樓空鏡不時闖進主角四人的交談場景。一般而言,空鏡是用來建立一個場景的時空,而不斷亂入的空鏡,甚至是應該正反打的對話鏡頭,會亂入兩人眉頭眼額的特寫,讓人物的交談聲音繼續,都見到導演刻意為之,打斷本應連續發生的時間,又不斷強調四人活在一個很無趣,很單調的社區。不似目下藝術片常常見到的固定鏡頭、推拉等抽離觀眾視點的做法,鏡頭相當集中人物的上半身,甚至是臉,甚至再細緻到拍初的髮絲,外部世界的呆滯,與我們不得不集中看四位主角的特寫,形成相當有趣的對比。

山戶結希是何許人?這是看完《熱情花招》後我最感興趣的。有自覺的導演,拍少女漫畫也是不容小覷。

(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