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情、尊重、文字:《三島由紀夫:最後思辨》觀後感

2020/11/18 — 14:00

《三島由紀夫:最後思辨》(Mashima: The Last Debate)

《三島由紀夫:最後思辨》(Mashima: The Last Debate)

上世紀六十年代,是一個我很嚮往的時代。由美國民權和反越戰運動至捷克布拉格之春,全球不同地方的年青人發起一浪接一浪的自由化思潮,原來除了西方國家,當年的日本也是個火紅時代。週末在香港亞洲電影節觀看了紀錄片《三島由紀夫:最後思辨》(Mashima: The Last Debate),重溫這段歷史的終章。

三島由紀夫所代表的,當然不是當年學生運動推崇的左翼思想,相反,二戰後日本雖然重整工業和發展經濟,但在戰勝國美國指揮下,戰敗國日本放棄軍國主義,日皇發表《人間宣言》,放棄天皇被賦予的神性。當年已經在文壇享負勝名的三島,相信的卻是極端武士道精神和愛國主義。

三島這人,本身也極具傳奇。除年輕時已經出版多本小說和其他著作,被稱為「日本海明威」,三度獲提名諾貝爾文學獎,還參與電影製作,甚至粉墨登場客串參演電影。本身俊朗英氣的他,更練得一身健肌,又親身體驗參與日本自衛隊空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在日本風頭一時無兩,型男榜排行超越三船敏郎,排名第一。

廣告

不過,政治上他不是主流,而日本年輕學生追求的,卻是另一個極端的左翼共產主義革命思潮。多間大學成立學運組織「全共鬥」發起罷課、佔領甚至焚燒東京大學等校園的行動。

在這個大時代思想衝擊背景下,於 1969 年 5 月,在東京大學舉行了一場有三島由紀夫以一敵千,單人匹馬面對一千名學運和社運分子的大辯論。本紀錄片是日本 TBS 電視台尋獲五十多年前拍攝的片段,再作剪輯,並加入當年參與辯論的學運領袖們的訪問片段而成。原本辯論片段中的年輕學生們,今天已是七十幾歲的老人,他們又會怎樣回首當年?

廣告

這場當年日本文化、社運界的大辯論,戰前火藥味十足,結果卻是個理性但激烈的「口水戰」。台上辯論者表現出奇的互相尊重,互陳哲學理念,台下觀眾如痴如醉。當中一些令人回味的場面,例如三島與學生辯論員互相點煙,甚是有趣,反映彼此的尊重。還有當時一位台下觀眾叫囂,大嗌要打三島,台上辯論員卻對他說,怎麼得把口,上來台上打他吧,結果學生真的上了台,卻加入了辯論,仍是動口不動手。

記錄片總結,這場辯論顯現的是激情、尊重和說話(Passion, respect, words),有理性還要有互動、溝通、交流。辯論沒有誰勝誰負,沒有一方完全說服對方,換來的雖然未必是理解,但至少是尊重。相比今日世界的不少爭論,激情還在,有說話沒對話,自然更談不上互相尊重了。

這日本一個大時代的最後一幕,終結於辯論結束的年半後,三島由紀夫佔領日本陸上自衛隊總部,挾持一名總監,要求軍人加入政變,但卻無人響應,結果他切腹自盡,終年四十五歲。三島的政治觀念亞洲人雖難以接受,但他在文化成就無可置疑,英年早逝令人婉惜。

轉眼五十多年,有些日本人也慨嘆,怎麼又由當年一個火紅年代,跌進一個長久 apolitical、apathetic 的政治冷感世代,一直至今。我對日本政治、社會了解不深,不敢評論,但回看當年的「最後思辯」,還是感動於當年的年青人,沒有手機互聯網,仍是手執一本書、一支筆,曾經激情對話,以理服人。

《三島由紀夫:最後思辨》預告片:

 

原文刊於莫乃光 Facebook

發表意見